政治,需要什么样的法律人?

中华民国在台湾,由法律人担任总统,即将迈入第6个4年,也就是,蔡总统即将开始她的第2个4年连任任期。

历经解严、终止戡乱、政党轮替,民主法治时代的来临,也适时给了法律人投身政治的舞台,包括出任国家总统。基此,法律人某程度也在人民心中获得了肯定。但是,20年的“法律人执政”,是否彰显了法律人为政应有的正面价值?颇令身为法律人的笔者惶恐。亟望,往者已矣,来者可追。

政治,是管理众人,为人民服务之事。成熟的民主使任何人都有机会获得人民支持而登上政治舞台。法学教育培养法律人的逻辑思辨,因此面对问题时能快速掌握并提出合宜解方,较容易获得人民的支持。或许人民普遍认为“优秀的法律人”就会是“优秀的政治家”,但回首过往似乎不然,也因此笔者希望520即将连任总统的蔡英文,能展现争气法律人的特质,令人刮目相看。

陈水扁执政时代的民进党,并没有掌握国会的多数,仅能担任法律执行者的角色。对陈水扁来说,法律(包括宪法)是一种限制、包袱,因此尽可能的忽视法治以完成自己的政治目的。撇开陈水扁个人的贪渎案件,其任内“TVBS关台”也好、“防卫性公投”也罢,他基本均以自己的利益,而非法治的价值为导向。法律成了服膺其个人需求之“政治工具”矣!

马政府时期,马英九希望立下“制度的典范”,建立双首长制的宪政惯例,保障基本权利、权力制衡。在他执政下,司法院、监察院的独立性来到历史高点。马英九无愧于法律人应有的“正直”素养,对法律及其信念有超乎常人的坚持。只能感叹,因为拘谨的性格又缺乏必备的政治艺术,使他在内政上常有“令不出总统府”的困境。马英九作为法律人的典范,却未能在政治场域发挥加乘效果,实在是可惜了!

蔡总统上台后,民进党第一次“完全执政”。遗憾的是,绝对的权力却是绝对的滥权。蔡总统虽向人民展示对司法改革的决心、高呼“民主进步”,却屡在政府治理(包括两岸关系)上,放任“玩法”、“弄法”、“毁法”,无视对法治该有的坚持。

九合一选举大败后,蔡英文任命多位未得民心,而在地方选举败北之士为中央首长、监督地方。固然任命行政官员是总统职权,结果却是实质毁弃民主宪政价值、无视民意,是谓“玩法”。

内政上,以“暴走”政治形象博取版面、律师出身的苏贞昌就任行政院长后,更是可叹。在反送中事件,无端污蔑律师为被告辩护是“魔鬼中的魔鬼”,扭曲了律师最根本的志业价值;在铁路杀警案件,贵为行政院长,第一时间不是向全民道歉,谦虚检讨社会安全网与精神卫生照护等缺失,却胆敢义正辞严地指导无罪判决“应该上诉”。敢问苏院长,还记得自己是掌管各行政部会的院长吗?何以“事主变公亲”,以旁观之姿高呼正义不彰?屡屡扭曲法律和价值真意,用强烈的政治语言操作舆论、消费社会事件,是谓“弄法”。

台湾无论在血源、历史、文化及经贸上与大陆紧密相关,然而蔡总统面对两岸问题不只强行通过堪比戡乱戒严时期规定的《反渗透法》,更引用过时之行政命令不当诠释《两岸人民关系条例》,使“国家认同或基本忠诚度”可以作为惩罚国人之依据。笔者实难想像在全球化的今日,面对在国内或异地打拼的国民,“这个国家”不仅未伸援手,相反地,用“国家认同”、“忠诚度”入人于罪或剥夺财产。如此大开法治倒车,使人民活在动辄得咎的恐惧里,是谓“毁法”。

以上所提是爱深责切,笔者提醒蔡总统,人民将国家托付于您,应特别谨记以下两点。其一,诚实告知国民,地理位置不会改变的台湾有什么筹码面对大陆?又该如何依照宪法,提出务实可行的国家统一的纲领,摆脱过去4年“左思右想”、退步的两岸政策。其二,以全体人民的最佳福祉为计,做效益最大的政治抉择,往经济繁荣、民主法治、两岸和平的目标迈进。

政治若秉持良知奉行,是最困难的艺术,也是最尊贵的志业。还盼蔡总统能谨记法治满分、民主不倒退,才能傲言法律人的优良风范,在政治舞台上发挥正面、积极价值!

(作者为法学教授、律师)

20200518中国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