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事,就是我们中国人的事!

据报载,人民代表大会于5月28日在北京通过关于制定“港版国安法”的决定,未来预计最快6月将正式通过立法,并纳入香港《基本法》附件三之中。2003年,港府曾欲依《基本法》第23条制定国安法,引发港人抗议而未果,此时人大直接制定国安法的决定再次令争议浮上台面。此外,由于《基本法》第39条规定,对香港居民权利与自由之限制,不得违反《联合国两公约》(特别是《公民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这也使外界担忧人大通过国安法会否影响公约所保障之言论、集会与新闻自由等权利,逐渐改变邓小平上世纪对“一国两制”的承诺。

香港1997年脱离英国统治、主权移交北京时,邓小平曾于《中英联合声明》承诺: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现有资本主义生活方式五十年不变。作为与香港比邻、血脉相连的台湾,我们该对此事件高度关注的立场有二:一是基于维护法治与人权的角度,假若人大未来立法确定有侵害法治与人权之虞,则我们应当仁不让与港人站在一起;再者,更重要的是基于同为“中国人”的这层历史、政治甚至情怀因素,使我们比起世上其他国家更该加倍关注港人的福祉问题:香港的事就是台湾的事、更是全中国人的事!

然而,从不愿明讲自己也是中国人的民进党,要将香港的事当作自己的事恐怕错失了正当性与可信度,更丧失要求北京当局履行对香港“五十年不变”承诺的立场。近日整理书房,笔者无意间翻找出海峡交流基金会(海基会)成立初期相关年报资料。近30年前海基会响亮的愿景再度萦绕笔者脑海中,“中国的(for Chinese)、善意的(of Goodwill)、服务的(for Service)”是两岸隔绝、只有冲突没有对话近40年后,共同踏出的第一步基石。一句“中国的”道出了笔者及海内外华人关心两岸四地的初衷。作为海基会首任秘书长,于1991年4月28日,在政府授权、海基会同仁陪同下赴北京访问,开启两岸关系的新页与契机,努力促进两岸统一在“自由”、“民主”、“均富”之下。

笔者生于昆明,在1991年再度回到大陆时,看到的是尚在发展中、经济相对落后的北京,但心中丝毫没有一点嫌弃大陆的感受。因为笔者清楚知道,身为中国人,能尽一己微薄之力让中国更好不仅是责任,更是一生持续奉行的使命。

笔者提醒蔡总统,若真有心和香港人民站在一起,则要修正过去4年针对大陆的小动作,诸如《反渗透法》制定与接受BBC专访时不惜一战的狂语,而能有认同自己同属“中国人”的勇气,用表里合一的行动向两岸人民展现气度和决心。虽然当前大陆一党专政有我们不能接受之处,但这正是我们的机会,将台湾法治文化推向香港、大陆,让广大中国人都能知悉并认同除了“共产党”之外还可以有不同声音、不同的选择。在民主道路上我们或许走得比较快、看得比较远,但不能因此遗忘本是同根、生于同源的大陆同胞、海外华侨、港澳人民。两岸四地共同的使命是用良好的“制度”营造中国礼运大同的世界。

诚如蔡总统针对香港问题所说,“要与香港人民站在一起”以及在520就职演说里表示,未来两岸关系应是:“和平、对等、民主、对话”。笔者认为蔡总统只讲对了一半,那就是这些事都与我们有关,基于法治与民主共同价值,我们当然与香港站在一起。但蔡英文没说的是,身为中华民国总统、认同并依循宪法的一中框架,自幼学习中国五千年孔孟思想与经典,不仅是“台湾人”,更应骄傲说出自己是“中国人”,这才是我们与大陆对话的“正当基础”!

犹记当年会晤中共国务院副总理吴学谦时,笔者曾言:“人多地大或人少地小,并不代表谁是中央、谁是地方,而是体制问题,需让全体‘中国人’有机会来选择。”至今,笔者始终认为两岸领导人应认知,台湾与大陆同属“中国”,而我们都是中国人!笔者心里所思、所想的“中国”,是当“自由”、“民主”、“均富”来临的一天,无论香港的“一国两制”、台湾岛内的“统独问题”、还是大陆坚持的“一党领导”,都将因“良制”出现而不再是问题,这才是“挺香港”的根本之道!否则,一个国家,怎么可能长期地维持两种不一样的制度呢?

(作者为海基会首任祕书长)

20200601中国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