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事,就是我们中国人的事!

据报载,人民代表大会于5月28日在北京通过关于制定“港版国安法”的决定,未来预计最快6月将正式通过立法,并纳入香港《基本法》附件三之中。2003年,港府曾欲依《基本法》第23条制定国安法,引发港人抗议而未果,此时人大直接制定国安法的决定再次令争议浮上台面。此外,由于《基本法》第39条规定,对香港居民权利与自由之限制,不得违反《联合国两公约》(特别是《公民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这也使外界担忧人大通过国安法会否影响公约所保障之言论、集会与新闻自由等权利,逐渐改变邓小平上世纪对“一国两制”的承诺。

香港1997年脱离英国统治、主权移交北京时,邓小平曾于《中英联合声明》承诺: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现有资本主义生活方式五十年不变。作为与香港比邻、血脉相连的台湾,我们该对此事件高度关注的立场有二:一是基于维护法治与人权的角度,假若人大未来立法确定有侵害法治与人权之虞,则我们应当仁不让与港人站在一起;再者,更重要的是基于同为“中国人”的这层历史、政治甚至情怀因素,使我们比起世上其他国家更该加倍关注港人的福祉问题:香港的事就是台湾的事、更是全中国人的事! Read more

政治,需要什么样的法律人?

中华民国在台湾,由法律人担任总统,即将迈入第6个4年,也就是,蔡总统即将开始她的第2个4年连任任期。

历经解严、终止戡乱、政党轮替,民主法治时代的来临,也适时给了法律人投身政治的舞台,包括出任国家总统。基此,法律人某程度也在人民心中获得了肯定。但是,20年的“法律人执政”,是否彰显了法律人为政应有的正面价值?颇令身为法律人的笔者惶恐。亟望,往者已矣,来者可追。

政治,是管理众人,为人民服务之事。成熟的民主使任何人都有机会获得人民支持而登上政治舞台。法学教育培养法律人的逻辑思辨,因此面对问题时能快速掌握并提出合宜解方,较容易获得人民的支持。或许人民普遍认为“优秀的法律人”就会是“优秀的政治家”,但回首过往似乎不然,也因此笔者希望520即将连任总统的蔡英文,能展现争气法律人的特质,令人刮目相看。 Read more

多元一体 欧盟经验反思两岸未来

每年五月八日和九日是个特别的日子。

五月八日是“世界红十字日”,为的是纪念红十字运动发起人亨利.杜南先生(Henry Dunant 1828-1910)终其一生致力于消弭战争与人道救援的志业。

五月九日则是“欧洲日”,纪念二战后一九五○年五月九日法国外长舒曼(Robert Schuman)向西德总理阿登诺提议:因煤钢是制造武器关键资源,为远离战争,追求永久和平,两国应成立煤钢共同体。共同体即为今日欧盟前身。

此外,五月八日与九日还是二战欧洲战区终战日(因德国投降生效日是欧洲中部时区八日,对俄国与东欧国家是九日)。这个关于“战争与和平”的巧合关联着实特别。 Read more

“加零”中断,法治仍要100分!

新冠肺炎(COVID-19)肆虐全球,面对疫情带来的恐慌,各国使出浑身解数抗疫,只盼疫情能尽早落幕。由于病毒“无差别式”攻击,无论是生活在民主或专制之下,各国人民均无法脱免被感染的危险。疫情已然是全球社会的共同挑战,需要人类齐心寻找解决方案。

我国当前疫情治理固已有高分,但法治层面仍有达到满分的进步空间。我国宪法开宗明义宣示的“民主共和”精神非透过成熟法治不为功。中华民国自1987年解严并历经三次政党轮替民主化已有可观进展,法治也渐有“以法主治”(rule of law)的雏型,但行政机关因主客观因素仍有“藉法专制”(to rule by law)的弊病存在,如不戒慎恐惧,来之不易民主的成果将前功尽弃。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