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事,就是我們中國人的事!

據報載,人民代表大會於5月28日在北京通過關於制定「港版國安法」的決定,未來預計最快6月將正式通過立法,並納入香港《基本法》附件三之中。2003年,港府曾欲依《基本法》第23條制定國安法,引發港人抗議而未果,此時人大直接制定國安法的決定再次令爭議浮上檯面。此外,由於《基本法》第39條規定,對香港居民權利與自由之限制,不得違反《聯合國兩公約》(特別是《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這也使外界擔憂人大通過國安法會否影響公約所保障之言論、集會與新聞自由等權利,逐漸改變鄧小平上世紀對「一國兩制」的承諾。

香港1997年脫離英國統治、主權移交北京時,鄧小平曾於《中英聯合聲明》承諾: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現有資本主義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作為與香港比鄰、血脈相連的台灣,我們該對此事件高度關注的立場有二:一是基於維護法治與人權的角度,假若人大未來立法確定有侵害法治與人權之虞,則我們應當仁不讓與港人站在一起;再者,更重要的是基於同為「中國人」的這層歷史、政治甚至情懷因素,使我們比起世上其他國家更該加倍關注港人的福祉問題:香港的事就是台灣的事、更是全中國人的事! Read more

政治,需要什麼樣的法律人?

中華民國在台灣,由法律人擔任總統,即將邁入第6個4年,也就是,蔡總統即將開始她的第2個4年連任任期。

歷經解嚴、終止戡亂、政黨輪替,民主法治時代的來臨,也適時給了法律人投身政治的舞台,包括出任國家總統。基此,法律人某程度也在人民心中獲得了肯定。但是,20年的「法律人執政」,是否彰顯了法律人為政應有的正面價值?頗令身為法律人的筆者惶恐。亟望,往者已矣,來者可追。

政治,是管理眾人,為人民服務之事。成熟的民主使任何人都有機會獲得人民支持而登上政治舞台。法學教育培養法律人的邏輯思辨,因此面對問題時能快速掌握並提出合宜解方,較容易獲得人民的支持。或許人民普遍認為「優秀的法律人」就會是「優秀的政治家」,但回首過往似乎不然,也因此筆者希望520即將連任總統的蔡英文,能展現爭氣法律人的特質,令人刮目相看。 Read more

多元一體 歐盟經驗反思兩岸未來

每年五月八日和九日是個特別的日子。

五月八日是「世界紅十字日」,為的是紀念紅十字運動發起人亨利.杜南先生(Henry Dunant 1828-1910)終其一生致力於消弭戰爭與人道救援的志業。

五月九日則是「歐洲日」,紀念二戰後一九五○年五月九日法國外長舒曼(Robert Schuman)向西德總理阿登諾提議:因煤鋼是製造武器關鍵資源,為遠離戰爭,追求永久和平,兩國應成立煤鋼共同體。共同體即為今日歐盟前身。

此外,五月八日與九日還是二戰歐洲戰區終戰日(因德國投降生效日是歐洲中部時區八日,對俄國與東歐國家是九日)。這個關於「戰爭與和平」的巧合關聯著實特別。 Read more

「加零」中斷,法治仍要100分!

新冠肺炎(COVID-19)肆虐全球,面對疫情帶來的恐慌,各國使出渾身解數抗疫,只盼疫情能儘早落幕。由於病毒「無差別式」攻擊,無論是生活在民主或專制之下,各國人民均無法脫免被感染的危險。疫情已然是全球社會的共同挑戰,需要人類齊心尋找解決方案。

我國當前疫情治理固已有高分,但法治層面仍有達到滿分的進步空間。我國憲法開宗明義宣示的「民主共和」精神非透過成熟法治不為功。中華民國自1987年解嚴並歷經三次政黨輪替民主化已有可觀進展,法治也漸有「以法主治」(rule of law)的雛型,但行政機關因主客觀因素仍有「藉法專制」(to rule by law)的弊病存在,如不戒慎恐懼,來之不易民主的成果將前功盡棄。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