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步武統?民進黨在想什麼?

在兩岸民粹對撞,仇恨循環一觸即發的時刻,據報導「中國鷹派第一人」解放軍退役少將喬良,日前發表文章表示「台灣問題的本質是美中問題」,「一切事業都必須給實現民族復興讓路,包括台灣問題的解決。」喬良的論述,與北京過去的立場有顯著的不同,軟中有硬,對台灣來說,是一則以喜,一則以憂。

喬良的文章,若得到北京當局「默許」,那麼台灣值得稱喜的是,至少北京當局是理性的,尚分得清輕重緩急。雖然「武統」仍是兩手政策的大籌碼,但喬良所述體現出對大陸而言,「武統」不是做不做得到的問題,重點是划不划得來、綜效高不高。至少目前為止,北京當局清楚認知到,「武統」未必划得來。

為什麼划不來?因為喬良正確指出對北京而言「十四億人的幸福生活」(民生主義)凌駕任何目標之上,甚至也考慮到武統之後,如何管理台灣,「難道一直軍管下去不成」(民權主義)?若北京當局真有「民生、民權優先」思維,那麼全中國整體的繁榮與興盛,將不再只是空談。

一則以憂者,喬良的論述,軟中卻帶硬。喬良認為,兩岸全面戰爭雖不必要,但不開戰也能「適度動武」。喬良以美國狙殺伊朗聖城旅指揮官為例,表示「中國只需要用一次實際行動,不僅向台灣民眾、同時也向世界做一次鄭重宣示…台獨之心必須死掉」。

另外,近日日本媒體報導,共軍以奪取東沙島作為演習假想,忠實呈現自疫情以來,民進黨持續的「仇中」作為已把北京當局逼到了牆腳,不得不考慮以「有限度」的動武作為回應。

對比喬良文章,當今民進黨思維恰好相反。正當北京已表示慎重考慮「有限度動武」時,民進黨不僅沒有審時度勢思維,更訴諸國際繼續逼迫對方,把「仇中」置於最優先順位。身為領導人理當盡全力避戰,但年初蔡總統接受BBC訪問被問到兩岸戰爭風險時卻回答:「不能排除戰爭的可能性…對中國來說,入侵台灣的代價將非常巨大。」而外交部長吳釗燮日前亦主動對媒體表示「北京下一步可能是武統」。從蔡總統和她閣員談話中,看不到絲毫「避戰」努力。

果如此,筆者難以理解,為什麼蔡總統要把台灣人民的幸福生活,放到賭桌上當籌碼?兩岸對抗衝突,到底對誰有利?難道和平對民進黨來說,真的這麼沒有價值、這麼困難嗎?

如今,選舉已經結束、蔡總統如願連任成功,選前仇中戰術應見好就收,回歸理性務實給兩岸人民一個「和平」紅包。否則,中華民國雖稱民主燈塔,但民選總統卻不將「長治久安」作為執政理念,不願以和平、安定、繁榮作為兩岸關係發展的最高指導原則,將是台灣施行民主制度迄今最大諷刺。

(作者為海基會首任祕書長)

20200601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