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步武统?民进党在想什么?

在两岸民粹对撞,仇恨循环一触即发的时刻,据报导“中国鹰派第一人”解放军退役少将乔良,日前发表文章表示“台湾问题的本质是美中问题”,“一切事业都必须给实现民族复兴让路,包括台湾问题的解决。”乔良的论述,与北京过去的立场有显著的不同,软中有硬,对台湾来说,是一则以喜,一则以忧。

乔良的文章,若得到北京当局“默许”,那么台湾值得称喜的是,至少北京当局是理性的,尚分得清轻重缓急。虽然“武统”仍是两手政策的大筹码,但乔良所述体现出对大陆而言,“武统”不是做不做得到的问题,重点是划不划得来、综效高不高。至少目前为止,北京当局清楚认知到,“武统”未必划得来。

为什么划不来?因为乔良正确指出对北京而言“十四亿人的幸福生活”(民生主义)凌驾任何目标之上,甚至也考虑到武统之后,如何管理台湾,“难道一直军管下去不成”(民权主义)?若北京当局真有“民生、民权优先”思维,那么全中国整体的繁荣与兴盛,将不再只是空谈。

一则以忧者,乔良的论述,软中却带硬。乔良认为,两岸全面战争虽不必要,但不开战也能“适度动武”。乔良以美国狙杀伊朗圣城旅指挥官为例,表示“中国只需要用一次实际行动,不仅向台湾民众、同时也向世界做一次郑重宣示…台独之心必须死掉”。

另外,近日日本媒体报导,共军以夺取东沙岛作为演习假想,忠实呈现自疫情以来,民进党持续的“仇中”作为已把北京当局逼到了墙脚,不得不考虑以“有限度”的动武作为回应。

对比乔良文章,当今民进党思维恰好相反。正当北京已表示慎重考虑“有限度动武”时,民进党不仅没有审时度势思维,更诉诸国际继续逼迫对方,把“仇中”置于最优先顺位。身为领导人理当尽全力避战,但年初蔡总统接受BBC访问被问到两岸战争风险时却回答:“不能排除战争的可能性…对中国来说,入侵台湾的代价将非常巨大。”而外交部长吴钊燮日前亦主动对媒体表示“北京下一步可能是武统”。从蔡总统和她阁员谈话中,看不到丝毫“避战”努力。

果如此,笔者难以理解,为什么蔡总统要把台湾人民的幸福生活,放到赌桌上当筹码?两岸对抗冲突,到底对谁有利?难道和平对民进党来说,真的这么没有价值、这么困难吗?

如今,选举已经结束、蔡总统如愿连任成功,选前仇中战术应见好就收,回归理性务实给两岸人民一个“和平”红包。否则,中华民国虽称民主灯塔,但民选总统却不将“长治久安”作为执政理念,不愿以和平、安定、繁荣作为两岸关系发展的最高指导原则,将是台湾施行民主制度迄今最大讽刺。

(作者为海基会首任祕书长)

20200601联合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