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把陸生lock down到什麼時候?

根據教育部最新資料統計顯示,2018年大專院校境外學生仍以來自大陸地區計2萬9,960人(占23.6%)最多,兩岸學生得齊聚於台灣高校、一同學習,乃前總統馬英九於2011年開放陸生來台之成果,透過持續深化與交流,從象徵「陸生元年」至今,已將屆滿十年。

但自疫情爆發之初,政府暫緩回鄉過農曆年的陸生返台上學,不僅大大影響「陸生」受教權,更使應屆畢業生生涯規劃面臨諸多不確定。一個學期已過,新學期將至,據報載目前仍有2.6萬名境外學生無法來台(陸生7463人)。

其中更有8000名畢業生(陸港澳生約2500人),加上9月分即將來台的1.6萬名新生,則有將近4.2萬名學生等待教育部與指揮中心的「明確」指示。 Read more

港版國安法 能符基本法初衷?

對北京全國人大通過制定港版國安法之決定,近期已有諸多討論與政治聯想,筆者想從法律角度分析此舉是否與基本法初衷相符,以及台灣民眾應如何看待此次事件。

首先須強調,對香港回歸而言,「一國兩制」是細緻的制度安排。鄧小平先生早已認識到香港對中國現代化扮演重要角色,而當年中國尚缺乏治理香港這樣現代化資本主義城市的經驗,故在與英方進行長達廿二輪談判後,一九八四年雙方以《中英聯合聲明》確立以「一國兩制」治港,至於「五十年不變」具體安排,正是體現於一九九○年人大所通過的基本法。

依基本法第十八條,人大制定法律原則不適用香港,唯一例外是將其所制訂全國性法律列入基本法附件三後才能在港實施,但亦僅限於「有關國防、外交和其他按基本法規定不屬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的法律」(如國旗、國籍法等)。而基本法第廿三條既已明文制定國安法乃香港責任,則其應屬香港自治範圍。的確,香港政府「尚未」落實第廿三條立法義務,但基本法也未授權人大代為立法,否則第廿三條豈非形同虛設?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