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把陆生lock down到什么时候?

根据教育部最新资料统计显示,2018年大专院校境外学生仍以来自大陆地区计2万9,960人(占23.6%)最多,两岸学生得齐聚于台湾高校、一同学习,乃前总统马英九于2011年开放陆生来台之成果,透过持续深化与交流,从象征“陆生元年”至今,已将届满十年。

但自疫情爆发之初,政府暂缓回乡过农历年的陆生返台上学,不仅大大影响“陆生”受教权,更使应届毕业生生涯规划面临诸多不确定。一个学期已过,新学期将至,据报载目前仍有2.6万名境外学生无法来台(陆生7463人)。

其中更有8000名毕业生(陆港澳生约2500人),加上9月分即将来台的1.6万名新生,则有将近4.2万名学生等待教育部与指挥中心的“明确”指示。

年初开学季适逢疫情爆发,当时笔者即主张“检疫”并非“阻绝”,能“隔离”(quarantine)就不该“封锁”(lockdown)。政府应让检疫后健康无虞之陆生如期开学、复学、毕业,倘未能积极确保境外生、陆生受教权即属失职!

令人遗憾的是,政府从未将境外学生视为自己人看待。即便近日蔡政府宣称将提案解决,然而早该做的决策至今仍未有确定的时程,政府应认知学生上课、毕业的权利,不能牺牲且一刻也不能等!

在笔者所讲授的“超国界法律”(Transnational Legal Problems)课程,从陆生元年起也不乏陆生身影,陆生代表着相同国家的不同法律体系与文化,台湾与大陆现阶段便存在着“准”超国界法律问题。透过陆生参与课堂讨论与学习,两岸交流分分秒秒都在进行当中,自然且自在地如空气一般。

由于来自多元的背景,使这门课不仅仅是研究解决跨境法律问题的知识,更成为同学们共同思辨、共商一个“民主”、“法治”、“自由”、“均富”制度的舞台。

这不正是两岸共寻“良制”最好的实验室吗?陆生将其出生至大学阶段在大陆的生活经验、累积的知识,带到台湾与台生们分享、激荡。少了陆生则教室里的主角之一不复存在,将是两岸学生的一大损失,笔者甚感惋惜!

陆生是两岸交流的起点,基于国际现实、地理位置乃至我国宪法增修条文规定,台湾与大陆的互动更应扩大而非减少。稳定的交流管道与美好的交流经验,将使未来广大的大陆同学在做生涯规划时,都能将来台学习列为人生必经的一趟旅程。

倘若因为政府不友善的政策而中断,则未来大陆新一代年轻人,对同属一个中国的台湾将“知其然,却不知其所以然。”陆生是知己更知彼的媒介,毕竟能多一个情同手足的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

其实,这些飘洋过海的“陆生”,若不是怀抱着对台湾这片土地、社会的好奇、兴趣,想了解台湾的历史与生活及同属中国人的亲切感,更甚者,内心若没有一丝丝憧憬这里的文化底蕴、对法律制度的钦羡感,怎会想在人生正青春、要飞扬时特别来台湾走一遭呢?

笔者呼吁政府应尽速解决境外学生返台问题,撇开国家统一不谈,政府有责任透过交流正常化而确保两岸和平发展。两岸学生自然、长期交流是过去国统纲领里“交流互惠”与“互信合作”最好的实践。切莫再有不必要的政治考量,否则究竟要lock“陆生”down到什么时候?

(作者为法学教授、律师)

20200617台湾醒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