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有心无力的蔡总统

许玉秀前大法官投书,指蔡总统于今年3月接见司改倡议团体时,因沟通不良把现任大法官、司法院前祕书长吕太郎找来“喝斥”,引发各界议论,法界譁然。许前大法官对此诧异,没有办法想像如此场景会发生在包括她在内的任何一位前任和现任大法官身上,认为此举显已逾越总统该遵守的“宪政分际”。当天与会的民间司改会董事长林永颂亦表示,“我不是没有看她那么凶过,但当天口气真的很不好”。

笔者拜读投书,内心百感交集,一则对许前大法官的一语中的深表赞同;另一方面纳闷蔡英文身为法律人总统,不可能不知道宪法下总统职权与宪政分际的要求,竟对“现任”大法官呼来唤去、喝斥责备,不难想像近期蔡英文对于国家治理“有心无力”的那分着急。笔者想藉箸代筹提醒总统,您是以817万高票当选的总统,选举的桂冠已经拿到,现阶段最重要的是即刻调整心态、做出成绩,才能不辜负全国无论是否投票给您的人民之期待。

1997年第4次修宪后,行政院长已非实质意义的最高行政长官,缺乏立法院同意任命的结果,宪法本文之内阁制的宪政精神不复存在。因此总统一职在我国可谓权力无限大、制衡超级小,除了每4年1次人民看似有机会选出理想人选的选举外,在总统任期内几乎无置喙余地。因此蔡英文身为实权总统,理当要有实力与“能力”让国家治理顺利、人民幸福才是。

然而,蔡总统连任后立即兼任执政党党魁,集国政与党务于一身是自陷“无力”的第一步!身为总统要能礼贤下士、用人唯才是最基本,若上至总统府、五院,下至各部会人事安排都受限于非民进党内各派系亲信不用,“任人为亲”而非“任人为贤”,则国家失灵便不难想见。近日爆出的“苏嘉全外甥之唐荣弊案”、“陈菊出任监察院长案”、“苏贞昌院长暴走、失言”等等,都是蔡英文与民进党“过度纠缠”的结果,现在更想透过“文官进用双轨制”大开任用“自己人”的大门,令人不安。由总统领衔的治理国家队,绝对不该是政治酬庸、包庇亲信、分赃利益的舞台。

4年过去,蔡总统在许多议题上显得捉襟见肘,笔者感叹这未必是蔡英文“无心”,但确实是“无力”、缺乏“本事”。对于解决持续崩颓中的人事、内政、两岸、外交问题,蔡总统首须辞去民进党党主席一职,全心全意处理政府事务。由于修宪后行政院长直接对总统负责,其角色贵在分总统之忧、解总统之劳,但真正能一锤定音的仍是握有实权的蔡总统。蔡英文需扮演好总统最高领导人的角色,发挥真正治理本事并确实赏功罚罪。兼任党魁将持续深陷党国不分之泥淖,则当党意一再凌驾民意,总统将不适合担任全民的代理人矣!

蔡总统另一个无力是两岸问题,两岸关系好台湾才会好是显而易见的真理,与其说出不适当的“打仗会让大陆付出代价”,应该正视两岸本质上剪不断、理还乱的历史与血缘。无论是文化、乃至地缘,面对经贸如此密切的两岸,“和平发展”是唯一选项与目标。可惜的是,蔡总统一面糊弄人民其反中立场,一面又从大陆套取执政利益,不仅有失诚信,更彰显其没有足够智慧与能力以小事大、维护两岸的和平与繁荣。蔡总统的两岸政策已经将两岸推向史无前例的开战边缘,若不幸真的打仗将是蔡总统的千古罪过。

试图切断两岸得来不易的成果花费了蔡政府不少心力,也因此忘记还有许多沉疴许久的内政、民生及重要的经济问题,在在均有赖蔡英文拿出“本事”去解决。倘执政团队始终走不出在野时期的习惯,把党内派系斗争搬进衙门之内,则今天喝斥大法官,明天又不知道换成哪个部门首长遭殃。届时已非蔡总统个人的有心无力,而是全民得共同面对民主倒退、法治不彰的无能为力。

时间宝贵,国家前途要紧,希望蔡总统即刻易辙改弦,把精力放在对的地方。历史学家汤恩比(Arnold Joseph Toynbee, 1889~1975)曾言,文明得以崛起在于少数领导人成功应对了环境挑战。盼望总统能在治国和两岸关系上做到和平发展、富裕民生,带领人民克服困难与挑战。总之,还请蔡总统别画错重点!

(作者为法学教授、律师)

20200713中国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