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重开机只需要一个小朋友

民进党籍的考试委员提名人吴新兴,在立法院接受询答时,坦承“民进党不是台独党”,这可以说是公开戳破了民进党的国王新衣,接下来考验的反而是国民党该如何应对。

一直以来,民进党的两难困境是:推动台独,国际框架不允许;不推动台独,又会引来基本教义派“背叛”的质疑。蔡英文总统上台后,终于找到解决的方法,她一方面维持“终极统一”、“两岸一中”的宪政体制;一方面找到机会,就与北京当局互呛,来让青年族群觉得民进党是站在北京的对立面。

除了转移独派压力外,“仇中”对于民进党,还有两大好处:

第一,疫情期间,台湾越来越依赖中国大陆市场,出口占比节节升高,而能够加深依赖大陆却不引起社会的疑虑,就是因为民进党有着“仇中”的形象。

第二,青年先天上不喜欢“威权”,而倾向弱势,但因为北京当局是更大的威权,民进党只要站在北京的对立面,就能够一方面拥有执政者的资源,一方面维持“被打压”的弱者形象,这是在野党讨不到便宜的关键因素。

那么,对岸当局又为什么要继续维持两岸的经贸交流呢?那是因为民进党看的是下一次的选举,北京看的却是“50年后的统一”,既然民进党愿意加深倚赖大陆市场,“仇中”只是口头上的小打小闹,北京何乐而不为?

而民进党执政对北京当局的另一个好处是,纾缓了大陆内部要求民主的声音。原本马英九执政,台湾的民主可以说是华人社会的标竿,让大陆的人民也羡慕,但民进党上台之后,越来越倾向专制与独裁,反而让大陆人民觉得“原来民主也只是这样”。

这样的“民主幻灭”作用,在大陆内部稳定了共产党的统治,也让香港要求民主的声音,在大陆完全不起波澜,这是民进党帮北京当局的最大一个忙。

那么,既然民进党与共产党各取所需,国民党又该何去何从?从“小局”看,笔者认为,国民党再怎么辩论,也不会出现比“有一中各表才有九二共识”更好的论述。

简言之,如果北京当局同意“各表”,那么我方就可以承认“两岸同属一个中国”,而这个中国我们的表述是中华民国;如果北京不给予各表的空间,那么我们别无选择,只能依据宪法说“两岸同属中华民国”,或者是将来“良制”出现后两岸统一时的中国。

至于北京接不接受“同属中华民国”的论述,那是北京不接受“各表”之后,自己要去考量的事。

但真正的“大盘”,国民党真正的困境是:如何突破民进党所苦心营造的“仇中”氛围。

“仇中”让台湾,乃至于华人社会所付出的代价是,原本马政府所营造的两岸框架,一方面稳定两岸关系,一方面可以等距与其他国家交流,在贸易总额成长的同时,对陆出口占比却持续降低。马政府的框架,让台湾在持续繁荣的同时,也拥有“统一与否”的选择权,能够用中华民国在台湾逾70年发展出来的“良制”,去逼迫着中共改革自己的制度。

而现在,民进党的繁荣是“饮鸩止渴”式的,现在北京当局有借口去孤立台湾,邦交国越来越少,国际组织一个一个退出,当台湾无可奈何,把所有鸡蛋放在大陆市场这个篮子时,已经没有任何谈判的筹码,注定是“被统一”的命运。

这样的“被统一”路径,也是北京当局乐见的,这也就是为什么国民党的江启臣主席某次的感叹,“如果北京希望国民党胜选,为什么每次选举前,帮的都是民进党?”

而国民党要能扭转民进党的仇中骗局,只能寄希望于台湾人民。川普仇中,北京却希望川普连任,因为“川普对国际多边体制的破坏,更有利于中国大陆”;同样地,民进党仇中,但是对民主制度的破坏,对大陆市场的依赖,对大陆内部的“仇台”氛围的凝聚,在在都有助于台湾的“被统一”。

国民党必须相信台湾人民的智慧,一定能够拆穿民进党的仇中障眼法。有时候,一个谎言的被揭发,只是需要那第一个小朋友,“国王怎么没穿衣服?”那时候就是两岸重开机的时候。

(作者为法学教授、律师)

20200717中国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