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因一党独大让民主法治成了脱缰野马

近日接连两周立法院临时会热闹非凡,前有监察委员人事审议,后有《国民法官法》漏夜表决,虽然讨论的内容不同,痛心的是这会期立法院一贯的态度可谓“使命必达”!然而,此现象让笔者细思极恐,难道在一党独大后的民主进步党许多该有的程序正义已沦为不必要的坚持?哪怕只是过场、走个形式都嫌多余,程序正义不复存在,民主已成为名存实亡的口号,我们离独裁还有多远? Read more

两岸重开机只需要一个小朋友

民进党籍的考试委员提名人吴新兴,在立法院接受询答时,坦承“民进党不是台独党”,这可以说是公开戳破了民进党的国王新衣,接下来考验的反而是国民党该如何应对。

一直以来,民进党的两难困境是:推动台独,国际框架不允许;不推动台独,又会引来基本教义派“背叛”的质疑。蔡英文总统上台后,终于找到解决的方法,她一方面维持“终极统一”、“两岸一中”的宪政体制;一方面找到机会,就与北京当局互呛,来让青年族群觉得民进党是站在北京的对立面。

除了转移独派压力外,“仇中”对于民进党,还有两大好处: Read more

致有心无力的蔡总统

许玉秀前大法官投书,指蔡总统于今年3月接见司改倡议团体时,因沟通不良把现任大法官、司法院前祕书长吕太郎找来“喝斥”,引发各界议论,法界譁然。许前大法官对此诧异,没有办法想像如此场景会发生在包括她在内的任何一位前任和现任大法官身上,认为此举显已逾越总统该遵守的“宪政分际”。当天与会的民间司改会董事长林永颂亦表示,“我不是没有看她那么凶过,但当天口气真的很不好”。

笔者拜读投书,内心百感交集,一则对许前大法官的一语中的深表赞同;另一方面纳闷蔡英文身为法律人总统,不可能不知道宪法下总统职权与宪政分际的要求,竟对“现任”大法官呼来唤去、喝斥责备,不难想像近期蔡英文对于国家治理“有心无力”的那分着急。笔者想藉箸代筹提醒总统,您是以817万高票当选的总统,选举的桂冠已经拿到,现阶段最重要的是即刻调整心态、做出成绩,才能不辜负全国无论是否投票给您的人民之期待。 Read more

小花花与阿鸿 平凡的故事,不凡的爱

在报纸上看到一则温馨的新闻:今年二月,一只疑似受人类虐待、而在海拔三千多公尺的南湖圈谷一带流浪的比特犬,出没在附近山庄而被山友们注意,并被取名“小花花”。牠的故事在登山社团里传开,众人也盼牠能下山获得治疗照顾。高山协作员张永鸿(阿鸿)开始在上山时照料他、建立信任,并多次尝试带牠下山。但或许是先前对人类社会的阴影,小花花最终都在走至登山口时受惊跑走。七月初,在山友协助安排下,阿鸿和友人再次展开救援行动。在几经波折的第六十小时,一路跟着下山的小花花再次来到登山口。这次阿鸿选择强忍手部骨折的疼痛,一把将廿公斤重的小花花抱上车辆—在全程没有牵绳和麻醉下—终于顺利引领小花花走出迷路的山林,下山接受治疗和照料。

在数百则快讯报导和流言蜚语充斥的每天,报纸上不起眼的一则小新闻,却抓住了笔者的心。读著这样的故事,心中一股暖流流过。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