孺慕與感恩─講於前行政院長郝柏村追思會

主持人少康先生,龍斌、還有海雯、海晏、海玲、海琪,郝家的家人,馬前總統、各位貴賓,大家好。

首先,我要謝謝龍斌以及家人邀請我,在郝總長、郝院長的追思會上致辭。

溫暖而富同理心

令人敬愛的郝總長、郝院長離開了,長文心中固然萬般不捨,但郝先生出將入相、並以一百零一歲嵩壽安詳辭世,為他波瀾壯闊的一生劃下圓滿的句點,我其實是替他和家人高興的。

接下來的幾分鐘,請容我跟大家分享我所認識「溫暖而富同理心」的郝先生,此外,我也感謝郝先生撰寫的回憶錄和他對《蔣公日記》摘註草稿本中精實的分析,讓我數十年來關於家父陣亡的困惑獲,得了智慧的開示。

註定失敗的戰役

民國38年4月,身為軍人的父親,原已帶著母親和四個兒女隨政府播遷到台,卻在還未安頓妥當時,又奉命在10月中旬兼程從台北經香港轉機成都回到戰區。

其實,當時國民政府在大陸的作戰早已潰敗底定,而在那場顯然註定失敗的戰役中,父親於12月26日在四川邛崍陣亡,享年39歲,在台北家中等候父親回家的家母35歲,長文才5歲。

為何當年父親仍要趕往大勢已去的戰場?難道那就只是「軍人以服從為天命」可以一語道盡?我和兄姐數十年來都不忍跟母親問起父親的故事,免得母親傷心,而我們(包括往生前的家母)也一直無法解開對父親陣亡的諸多困惑。

初見郝總長

中美斷交後,長文因承辦國軍涉外案件而獲時任參謀總長的郝先生約見嘉勉。初次見面,郝總長對我說的第一句話卻是「我曉得令尊大人為國捐軀的事蹟」。這句體恤(或今天看來盡在不言中)的問候,長文仍然銘記在心。

他對家母隻身撫育年幼子女長大成人,也表達了尊敬和關懷。母親90歲往生時,84歲的郝先生親臨追思,在在讓長文感動,也感受到郝先生對軍人袍澤特殊的感情。或許我潛意識已將郝總長(較家父年輕9歳),與我的父親的形象投射在一起,有種如家人般的親切感。他或許也是用相同的心情,看待我和家人。

為家父陣亡解惑

最近長文反覆閱讀郝先生為《蔣公日記》摘註(1945-1949)的稿本,以及他親撰去年出版的回憶錄(特別是第六章「大陸失敗的原因」),在書中,他直言不諱的分析了政府領導人(包括蔣公)所犯錯誤、大陸失敗的原因等…對我而言,它還原了家父當年所遭遇難以言喻的困境,也讓數十年來我們對家父陣亡的困惑得到了解答。

也因此,我想郝先生當年對我說出「我曉得令尊大人為國捐軀的事蹟」那句話時,那並非單純的問候,而是因為郝先生已經通盤瞭解了當年家父奉命返回大陸戰區時國民政府的困境,而郝先生在同理後,選擇用他最懇切,卻勝過千言萬語,的一句話,道出了他的真誠及關懷。

他避戰不畏戰

雖然做一輩子的軍人保家衛國,但郝先生也一輩子在避戰而不畏戰。「一將功成萬骨枯」,郝先生知道國家領導人要做的是和平發展,視民命如己命,絕不可把國家推到戰爭邊緣。而他「棄獨、保臺、緩統」的立場也睿智的反應了他對和平發展和戰爭的立場;在「良制統一的憲法目標」達成前,長文認為我們的國家領導人應銘記在心。

「哲人日已遠,典型在夙昔。」郝院長一生自惕自勵,留下的功勳—特別是「中華民國萬歲」的堅持,令長文動容及景仰;而他在我這個軍人遺孤的人生當中,留下的同理情懐,更將永生難忘。

20200824臺灣醒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