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民国 仅此一家、绝无分号、无须加注!

近日两件事都与“中华民国”有关。其一,外交部去“中华民国化”,在官方脸书轻率明示本月索马利兰台湾代表处揭牌因未有“中华民国”国号而认为少了不必要的赘字、感到“酥胡”;其二,笔者重读去年底清华大学教授杨儒宾所撰《正视国府渡海迁台的日子》一文。

对比之下,两者对于“中华民国”的解读与观感截然不同。在杨教授笔下是一个读书人对于中华民国近代史的忠实陈述并且替看似落难的“中华民国”打抱不平。

杨教授一针见血指出假如没有国府四度迁都,民国38年4月,南京迁广州;10月,广州迁重庆;11月,重庆迁成都,12月7日经行政院会决定从成都渡过大江大海到台北,历经比共军两万五千里长征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南渡至台北,便没有这部延续自民国35年起制定于南京、象征中国现代化的首部华人宪法;没有宪法便没有“政府组织”与“基本人权”,所有今日习以为常,宛如空气般的民主、自由、法治,将因中华民国之不存,而无以安傅。国府南渡代表中华民国得以永续,否则中华民国早已是历史名词,怎能不铭记在心? Read more

孺慕与感恩─讲于前行政院长郝柏村追思会

主持人少康先生,龙斌、还有海雯、海晏、海玲、海琪,郝家的家人,马前总统、各位贵宾,大家好。

首先,我要谢谢龙斌以及家人邀请我,在郝总长、郝院长的追思会上致辞。

温暖而富同理心

令人敬爱的郝总长、郝院长离开了,长文心中固然万般不舍,但郝先生出将入相、并以一百零一岁嵩寿安详辞世,为他波澜壮阔的一生划下圆满的句点,我其实是替他和家人高兴的。

接下来的几分钟,请容我跟大家分享我所认识“温暖而富同理心”的郝先生,此外,我也感谢郝先生撰写的回忆录和他对《蒋公日记》摘注草稿本中精实的分析,让我数十年来关于家父阵亡的困惑获,得了智慧的开示。 Read more

从法制到法治是两岸共同的难题

据报载,本月1日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机关报《法制日报》创刊届满40周年,为使报纸名称更能体现“中央精神”,就在这天《法制日报》经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司法部同意,并报新闻出版署批准更名为《法治日报》。自1980年1月1日创刊、深具党国色彩的报纸,在庆祝办报40年之际,将“法制”一词由“法治”取代,虽仅只是一字之别,却让30年来几度期望到失望的笔者,愿意再相信一次,毕竟两岸法治若能彼此借镜、互相砥砺,才是全体华人之福,国家之幸。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