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中原则才是活舞台

近日捷克议长率团来访中华民国,更在立法院里发表演说,演说的最后仿效当年美国前总统甘迺迪于1963年访问西德时,为表示对柏林人的支持所言“我是一个柏林人”,因此自称“我是台湾人”。然而,演讲完毕捷克议长也不忘特别强调虽自称台湾人,却不认为违反“一中原则”。另外,上月底所举行的美台经济合作展望线上研讨会,与会的美国国务院亚太助理国务卿史达伟在演说中强调,美国长久以来的“一中政策”并无改变,美国对台湾的主权问题也不会表示立场,会持续与台湾保持友好的“非官方关系”。

两件事情对于中华民国能见度提升或有帮助,但值得关注的是这两位“客人”都比“主人”来得清楚,一切的交流与前提仍是建构在“一中原则”之下。不是友邦、也无邦交,严格来说依旧是“非官方”的互动与交流。这些交流有总比没有好,“官方”与“非官方”也不是那么重要,重要的是交流了什么;做人也是如此,不是吗?但假如执政党借此误认互动的本质而“借机谋独”,以为外国人们的所作所为均是对“台独”背书,不仅是对于自我价值与中华民国国家认同之背叛,更把台湾推向战争的危险边缘,领导人该戒慎恐惧而非醉梦于自我想像的“外交泡泡”之中,甚至把歪脑筋动到在国际上作为代表中华民国子民的“护照”之上。

身为中华民国总统与文武百官,所服膺的正是这套自民国35年所订定的《中华民国宪法》,因为在中华民国之下,才有安身立命之栖所。效忠于中华民国不仅是口头上的宣誓,更应是打从心底去理解身处台湾的2300万人民所共同经历过的历史与事实。法治的建立使一块土地具有社会、法律上意义,无论台湾经历明郑、日据,更不论国民政府南渡来台70年,都是因为制度而使这块土地与依制度而创立的国家有了连结。

中华民国是堂堂正正由国父及烈士们在109年前推翻满清而建立的民主共和国。中华民国的国号不但迄今存在,不该自我淡化,应是一代代的华人该共同努力维系且不容混淆的招牌。《中华民国宪法》第4条明定:“中华民国领土,依其固有之疆域”。刻意只以台湾与中华民国画上等号是出于对宪法的践踏。大陆官方僵硬的坚持“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而无视“一中原则”内涵中“台湾和大陆对等并存”的必要元素,固然令笔者失望;身为中华民国领导人却伺机塑造“台独”的意象,罔顾其担负国家千秋万世的责任,斟酌不存在的国际筹码,不但失格,也是违反宪法的最坏示范,更是置人民于刀俎险境。

当年笔者以海基会首任祕书长身分与同仁赴北京拜会中共国务院副总理吴学谦时,吴副总理提到“一个中国”原则,笔者回应:“没有问题”(因为《中华民国宪法》、《国统纲领》均明示“一个中国”)。吴先生提出“一国两制”,笔者则以在两岸关系上“一国良制”或许是更好的选择作为回应。简言之,“一中”就是包含大陆与台湾,而非谁是谁的一部分,台湾与大陆加总才是“一个中国”。北京政府若都像大陆外交部长扭曲一中原则来给台湾地区穿小鞋,所带来的反而是台湾人民摸不著头绪的反抗与来自四面八方的齐声反对。当恫吓者不知为何而为,反抗者不明就里反抗,鹬蚌相争只是让“借口谋独”者找到淡化“中华民国”的机会,实在愚蠢之至。

一直以来两岸人民均肩负著身为中国人的使命,兢兢业业、夙夜匪懈地努力。外国人可以是我们的通商伙伴、外交盟友,但至少要让对方清楚自己的样貌、名号。虽然自1971年“中华民国”丧失联合国代表权后,这名字或许已非镁光灯下的焦点,但我们有能力且应诚实诏告全世界,在台澎金马仍有一群人民坚信有朝一日象征“一个中国”的“中华民国”必能重返国际舞台。此时,只要我们没有面临非得抉择的困境之前,不应自陷于困境、战争的危险之中。厚植国家实力,努力朝良制迈进才是现阶段的当务之急。一中原则是给了两岸舞台而非牵绊,只要能彼此尊重、互相提携,则当自由、民主、均富等人民向往的生活制度出现时,自然是国家实现统一的日子。

(作者为法学教授、律师)

20200907中国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