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国界法小教室〉索马利兰“建交”事件:从承认到认清自己

9月9日,索马利兰共和国(下称索国)驻台代表穆姆德大使(Amb. Mohamed Omar Hagi Mohamoud)在台北揭牌“索马利兰共和国驻台湾代表处”,继中华民国驻索国代表罗震华公使8月17日在索国首都哈尔格萨揭牌“台湾驻索马利兰共和国代表处”后,启动双边关系。

回顾事件始于7月1日,外交部长吴钊燮于记者会宣布我国早于2月26日(4个多月前)与索国外长签署“议定书”,双方互设代表处并将依1961年《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处理外交人员礼遇等。记者提问时,吴部长答复与索国“不是正式邦交,没有使用中华民国”、“代表处方式最符合彼此利益”、“高度官方性质代表处关系”。而外交部脸书贴文揭牌台湾代表处无“中华民国”,认为少了“赘字”、感到“酥胡”之舆论风波,让关心超国界法问题(transnational law)、国家定位及两岸关系的笔者关注此事,爰分享浅见。

位处非洲东北角的索国于1991年自索马里内战中独立。尽管对内稳定治权近30年,索国对外面临索马里打压,而列国因顾虑恐致非洲国家版图分裂等因素不予索国国家承认。亦即索国虽已成就国家主权(sovereignty)条件,“被国际社会承认”的期待却仍未定。http://worldpolicy.org/2017/02/21/somaliland-a-stable-and-independent-state-but-no-recognition/

承认制度在国际法略可分为国家承认与政府承认,前者为承认一国具国际法主体地位,后者为承认政府对该国之代表权。

两岸关系即属政府承认问题。中华民国乃1911年末推翻满清王朝并承继华夏数千年文明成立的共和国政府,于1949年12月7日宣布自成都迁都台北后成为中华民国政府治权在台湾地区,与同年10月1日在北京成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在大陆地区分治“中国”迄今逾70年。索国政府于1991年5月18日宣布独立建国,联合国、欧盟、加拿大等虽于索国设有代表处,惟据报载零国际承认、零邦交国,仍为索国亟待克服的难题。

依吴部长言,双方属“高度官方”却又“非正式邦交”关系、故代表处使用“台湾”名义非“中华民国”、“代表处最符合彼此利益”。令人困扰的是,平等互惠原则下何以索国能将国号作为其驻台北代表处名称,我方未能以“中华民国”命名驻索国代表处却仍符合国家利益?此外,基于互惠互利又理念相近,政府或应公开言明承认索国“主权”身分,除彰显索国“国家”地位,承认主权亦为承认其法律适格,也能稳固两国关系之法治基础。

与索国交友互设“官方”代表处令人喜,从索国案看国际关系中政府处理中华民国定位举棋不定则令人忧。而两岸政府分治至今,一中原则下台北和北京政府对等性备受考验;大陆政府少了“以大事小以仁”的王道器度,造成亲痛仇快的困境。如何运用蓄积70多年的从戒严到开放的能量,让两岸零和走向中华民族双赢局面也是台北政府“以小事大以智”的挑战。笔者期盼两岸互相尊重、和平对话并为追求人民美好生活共同努力,共创“良制一国”的有利条件。

(作者为法学教授、律师)

20200914中国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