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悦远来,北京与王道的距离

随着美国大选时程的逼近,美中的对立越来越显性化,台湾也必然涉入其中。美中不仅是经济与科技的竞争,也是双方“制度”的角力。北京当局是让大陆人民的平均生活水准,达到史上的新高点,但与王道,始终尚有一段距离。

人民日报拒绝美国驻中大使的投书,是双方制度差异的一个缩影。我们可以理解人民日报的苦衷,作为中共的官方媒体,无法刊登与政府立场不同的文章。但拒绝刊登,也有另一个角度的说不过去,毕竟任何人,包括中共驻美大使在内,都可以自由在美国发表文章,论述与美国政府不同的意见,那为什么北京无法给予他国外交官同等的空间呢?

言论自由是个表征,这个表征反映着许多本质上的差异。值得庆幸的是,今日的北京当局,并不仅以“大国”、“强国”为满足,而希望成为一个近悦远来的“王道之国”,笔者期待在不久的将来,北京当局会将这个差异补足。

但是另一方面,美国虽然是个民主国家,一旦牴触国家利益,他的翻脸与无情,也有太多历史的教训。现在美国利用台湾作为反中的工具,乃至于川普作为竞选的议题,已是公开的秘密,我们担心的是,一旦台湾这个功能性消失了,或者中共忍无可忍,决定施压台湾时,美国愿意为台湾付出多少代价?

所有的谈判,都需要黑脸跟白脸。现在既然民进党已经完全选边美国,国民党责无旁贷,也必须对中共伸出橄榄枝,让台湾还是有一个避免冲突的选项。

但当国民党顶住台湾的内部压力,决定出席海峡论坛的时候,大陆部分人士的调侃,就实在不够漂亮了。中华文化的基石,是“礼”,北京不能把国民党的出席,当作小弟对大哥的讨好。“小事大以智,大事小以仁”,如果海峡论坛不能以“仁”为本位,那就会完全地失去意义。

将心比心,江启臣主席现在的处境,的确难为,可以说是“三面不是人”。既然亲美,又要“和共”,还必须适当的表达立场,不能被视作“亲共”、“舔共”,这样的处境,国民党至今都还没有找到太好的答案。

代表出席海峡论坛的人士,应该要完全服从台湾的利益、国民党的立场,不能有个人私心的算计。团结的国民党,都不见得能应付如此艰困的局面,更何况是号令不一,内部掣肘?

既然北京当局的目标是“和平统一”,那么就必须与台湾作制度的竞争,才能让台湾人民心悦诚服的选择统一于“良制一国”。笔者可以感受到中共的努力,但大陆人民一天不能自由地批评政府,就表示连北京当局自己都还没有底气。

(作者为法学教授、律师)

20200914联合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