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国界法小教室〉请为“尊严死”多留一个选项

对历经两次死亡天使敲门、年近80的笔者而言,“生死”一词挑起的大小记忆,其中有笑有泪,更有不少遗憾悔悟。现代医疗技术快速进步,延命医疗却未必能让病人“活着之外也活的尊严”。正因如此,当你我遇上难愈疾病又痛苦不堪时,拥有自主选择何时、以何种模样从容离世的“选项”便更显重要。我国病人自主法制虽已耕耘多年有成,现行制度却仍有诸多限制而使许多病人徘徊于病痛与生死边缘,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笔者急切呼吁,继2000年《安宁缓和医疗条例》及2019年《病人自主权利法》(下称《病主法》),我国应尽速通过《尊严善终法》,为病人“尊严死”多留一个选项! Read more

近悦远来,北京与王道的距离

随着美国大选时程的逼近,美中的对立越来越显性化,台湾也必然涉入其中。美中不仅是经济与科技的竞争,也是双方“制度”的角力。北京当局是让大陆人民的平均生活水准,达到史上的新高点,但与王道,始终尚有一段距离。

人民日报拒绝美国驻中大使的投书,是双方制度差异的一个缩影。我们可以理解人民日报的苦衷,作为中共的官方媒体,无法刊登与政府立场不同的文章。但拒绝刊登,也有另一个角度的说不过去,毕竟任何人,包括中共驻美大使在内,都可以自由在美国发表文章,论述与美国政府不同的意见,那为什么北京无法给予他国外交官同等的空间呢?

言论自由是个表征,这个表征反映着许多本质上的差异。值得庆幸的是,今日的北京当局,并不仅以“大国”、“强国”为满足,而希望成为一个近悦远来的“王道之国”,笔者期待在不久的将来,北京当局会将这个差异补足。 Read more

〈超国界法小教室〉索马利兰“建交”事件:从承认到认清自己

9月9日,索马利兰共和国(下称索国)驻台代表穆姆德大使(Amb. Mohamed Omar Hagi Mohamoud)在台北揭牌“索马利兰共和国驻台湾代表处”,继中华民国驻索国代表罗震华公使8月17日在索国首都哈尔格萨揭牌“台湾驻索马利兰共和国代表处”后,启动双边关系。

回顾事件始于7月1日,外交部长吴钊燮于记者会宣布我国早于2月26日(4个多月前)与索国外长签署“议定书”,双方互设代表处并将依1961年《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处理外交人员礼遇等。记者提问时,吴部长答复与索国“不是正式邦交,没有使用中华民国”、“代表处方式最符合彼此利益”、“高度官方性质代表处关系”。而外交部脸书贴文揭牌台湾代表处无“中华民国”,认为少了“赘字”、感到“酥胡”之舆论风波,让关心超国界法问题(transnational law)、国家定位及两岸关系的笔者关注此事,爰分享浅见。 Read more

一中原则才是活舞台

近日捷克议长率团来访中华民国,更在立法院里发表演说,演说的最后仿效当年美国前总统甘迺迪于1963年访问西德时,为表示对柏林人的支持所言“我是一个柏林人”,因此自称“我是台湾人”。然而,演讲完毕捷克议长也不忘特别强调虽自称台湾人,却不认为违反“一中原则”。另外,上月底所举行的美台经济合作展望线上研讨会,与会的美国国务院亚太助理国务卿史达伟在演说中强调,美国长久以来的“一中政策”并无改变,美国对台湾的主权问题也不会表示立场,会持续与台湾保持友好的“非官方关系”。

两件事情对于中华民国能见度提升或有帮助,但值得关注的是这两位“客人”都比“主人”来得清楚,一切的交流与前提仍是建构在“一中原则”之下。不是友邦、也无邦交,严格来说依旧是“非官方”的互动与交流。这些交流有总比没有好,“官方”与“非官方”也不是那么重要,重要的是交流了什么;做人也是如此,不是吗?但假如执政党借此误认互动的本质而“借机谋独”,以为外国人们的所作所为均是对“台独”背书,不仅是对于自我价值与中华民国国家认同之背叛,更把台湾推向战争的危险边缘,领导人该戒慎恐惧而非醉梦于自我想像的“外交泡泡”之中,甚至把歪脑筋动到在国际上作为代表中华民国子民的“护照”之上。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