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低錄取率乃法學教育恥辱

109年度律師高考甫畢,呼籲檢討律師考試制度之改革聲浪又起。「考選制度」對專業人才養成舉足輕重,其中律師考試更是培養法律人才、推動司法改革與法治社會之重點。筆者擔任律師與法律系教師近50年,見證社會解嚴前後致力從「法制」邁向「法治」之改革進程;也目睹我國律師考制自甫解嚴時每年數十餘人考取律師(約1%錄取率),其後長年6%超低錄取率(相較美國各州均逾4成、日本3成、德國與南韓7成等),筆者亦有感而於19年前撰文《超低錄取率,邁向法治社會之桎梏》呼籲改革,直至民國99年考選部方修正相關規則,暫且確立10.58%法定錄取門檻。

然而,就在1成低錄取率尚待繼續改善提升之際,前(107)年考選部卻「突襲」改制,在原先「依比例錄取」(即通過一試前33%,再取二試前33%者錄取)外,以「律師素質不佳」、「分數門檻較客觀」為由要求數項「核心科目」總分另需達400分方屬合格。此制一出,當年錄取率即降至8.58%,去年再遇司法官與律師合一試卷的高標準閱卷衝擊下,降至民國77年來新低(6.12%)。而今筆者再談此題著實感慨:30餘年前若已成功翻轉考制觀念,為大破大立之革新,今天的社會必能別有另一番法治風景;然錯誤考制至今又走回「超低錄取率」桎梏,果真是對法治推動的一大傷害!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