蕃薯村管制陸書是低估人民!

據報載,文化部長李永得就現已存在的陸書事前審查規範表示:從童書《等爸爸回家》談起,大陸黨政軍出版品為文宣品,屬「認知作戰」一環;未來修法可能比照電影放映前之警語,於陸書加註其出版社性質屬解放軍、共產黨或社科院等讓民眾「識別」。對於文化部作法恐違憲之爭議,李部長不惜說出若違憲「下台負責也是天經地義」等語。

1990年代解嚴之初,戒嚴思維及防共意識猶存,故1991年戡亂終止後,1992年施行的《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第37條仍授權訂定陸書審查許可規範。實際上歷任近30位新聞局長、前兩任文化部長對此規皆「備而不用」,2018年鄭麗君部長任內則因發文提醒業者送審陸書惹議,最後認錯「欠周全」落幕。對於用不著又違憲的條文早該修法廢除,李部長堅持「依法處理」管制陸書堪稱30年來第一人。

1930年《出版法》公布時,國民政府對外面臨侵華勢力威脅、對內甫結束北伐,相關措施亦非針對共產黨專法專用。而後在內亂、外患紛擾下政府動員戡亂、戒嚴,也更有必要以《出版法》管理,出版品之發行皆需經事前許可。對於現已不合時宜的規範,理當如同1992年修正《刑法》第100條、1999年廢止《出版法》之作法隨時代跟進,而今政府力排眾議唯獨事前審查陸書,形同復辟《出版法》,令吾人有不知今夕是何夕之嘆。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