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國者治港,適足以害之

兩岸在民主制度的回頭路上,可謂亦步亦趨。民進黨政府規定高階官員、將領退休後,「不可參與中國大陸相關政治活動,而有妨害國家尊嚴行為」,北京當局修法「愛國者治港」,如此把忠誠當作一種義務,實在讓人感慨。

中國積弱百餘年,今日終於可以「平視」他國,如何不讓人振奮?大陸內部的「戰狼」風潮,與好萊塢的「美國拯救世界」,台灣人民為中華隊加油打氣,出發點是一樣的,都是「民族主義」。

民族主義,代表著對「生命共同體」的認同,但民族主義,也應該要容忍個體價值觀的存在。行為上,公民不能傷害國家利益的事情,但要用法律來要求言論、思想上的「愛國」,這樣的愛,就未免有些流於形式了,愛之也適足以害之。

未來香港的參選者,必須經過特區政府「資格審查委員會」的篩選,不需交代理由,也沒有救濟管道;立法會職責在監督政府,政府卻可審查立法議員的資格,那麼議會「制衡」的能力,也就被大幅限縮了。

「愛之適足以害之」,這是筆者的第一反應。一個「不愛國」的候選人,卻能在選舉中出線,那是否表示選他的人,也同樣的「不愛國」?而如果有許多香港市民不愛國,那麼原因出在那裡?有沒有原因是值得以服務人民而存在的政府檢討改進的空間?

筆者也不願為了批評而批評。從香港到新疆,民進黨政府不放過每個撿到槍的機會,國民黨也學乖,黨主席參選人紛紛表示意見,呼籲北京這個,呼籲北京那個。但台灣也應該要反省,為什麼民進黨越撐,香港的處境卻越是倒退?

舉馬英九總統,作為對比。馬總統對六四的關懷,是從台北市長到卸任總統,一以貫之;他對大陸民主的期待,是發自內心,真的希望大陸好,中國人民好。

民進黨批評大陸人權,北京可以用「追求台獨的障眼法」打發過去,大陸人民也不會埋單;但馬總統期待中國的民主,筆者認為對岸人民,是聽得進去,北京當局,也不至於認為有什麼惡意。

可惜,台灣政壇,已再無馬英九,不說民進黨,國民黨內的天王大老,他們對大陸民主、人權的關切,也沒有「同舟共濟」的情感。

「六四不平反,統一不能談」(馬英九擔任台北市市長、國民黨主席、總統任內的話),還有那位國民黨人,能講出這樣的話?講不出來,那對大陸的再多批評,也是假的,只是為了證明自己敢唱中共的反調。

現在大陸民主真正的瓶頸,是大陸人民對於民主,或者說西方式民主,已經不感興趣了。香港的普選也好,新疆的再教育營也好,歐美越關注,反而越凝聚大陸人民的反抗意識。

「愛之適足以害之」!古有明訓,這既是說北京對香港的「愛國」,也是台灣對香港的「撐民主」。覺醒吧!

(作者為首任海峽交流基金會秘書長)

20210405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