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台灣成為氣候變遷最危險的地區

最近《經濟學人》以雷達圖上的台灣為封面,左有大陸五星旗,右 是美國星條旗,以光點象徵軍機、軍艦,並指為「地球上最危險地區 」。兩岸關係近來確實兵凶戰危,原因複雜多變,不過筆者今天要談 的主題是氣候變遷的挑戰!

破冰兩岸其實比解決氣候困境要簡單得多,只要台灣能不挑釁(將 民進黨的台獨主張變成施政目標)、大陸當局能展現兄弟之情(如友 善台灣功能性參與國際組織活動等),即能確保和平且進一步共創兩 岸人民「美好生活的良制」。

然而,氣候問題就沒那麼簡單,即便據估計台灣碳排占比全球不到 1%,但這樣的統計其實忽略了台灣企業在海外(尤其是大陸地區)過 去30年來較無節制的「碳貢獻」。雖然聯合國在1970年代曾吹起「我 們只有一個地球」的環保運動,對於當時還在積極發展經濟的兩岸可 說是一種奢侈,也未能體會到地球暖化可能造成的災難。所幸近年全 世界已意識到氣候問題是全人類的責任且務必及早改善,但台灣仍只 是消極以對。

對此筆者特別擔心,當面對氣候變遷已沒有時間的我們,蔡政府自 2016上任至今對於是否落實2050淨零碳排、共同但有差別的減量責任 、實施碳交易、碳關稅等具體目標均付之闕如,少了目標,還能奢望 政府帶頭動手做嗎?

基上,筆者針對我國的現況提出以下觀察,提醒大家(政府、企業 及每一個人)正視問題並實踐改變的決心: Read more

個人主權優於國家主權

美日聯合聲明重提「台海和平與穩定的重要性」,雖然拜登上台後全力挺台,但「台獨」顯然不在選項之內。在安全與獨立,生活與主權之間,民進黨的朋友、台灣人民有拜登的智慧嗎?

長期以來,台灣地區人民在統獨之間打轉,獨派(特別是民進黨員)追求台灣主權「獨立」,大陸地區人民絕大多數是統派,捍衛中國主權「完整」。但有誰想過,誰說「主權」是這世界上唯一重要的事?是老天說的?還是放諸萬古而不易的真理?

「主權」這個名詞的出現,不過是最近幾百年的事情,但經歷了兩次世界大戰,我們知道與其追求國家主權的擴張,不如追求個人主權的實現。什麼是「個人主權」?就是可以為自己的生命做主,選擇過什麼樣的生活,實現什麼樣的人生。

「國家主權」就可以讓人民為自己生命做主嗎?過去的納粹德國、現在的緬甸都有國家主權,但他們的人民不能說是幸福;而波多黎各雖只是美國的自治邦,卻沒有選擇獨立,沒有國家主權並不影響波多黎各人民的生活福祉。

在全球化趨勢下,「國家主權」已經一次一次被「超國家」所削弱,聯合國、世界貿易組織、歐洲聯盟,這些被喻為世界進步的指標,都是各國對主權的部分讓與而組成運作的。

政治人物愛談統獨,是因為對自己的權力有幫助,小老百姓為什麼也要被統獨綁架呢?現在的台灣,群體防疫無法落實,邊境無法開放,政府(執政黨)濫權、媒體噤聲,這種種的問題,難道「主權」可以當作鴉片嗎啡,讓一切生活上的苦痛拋諸雲空?

國際法學家勞特派特曾說:「國家是為人類而設,而非人類為國家而設。」國家主權是追求個人主權的手段,如果台灣人民為了虛無縹緲的國家主權,而犧牲自己和家人的主權(更不用說充當霸權棋子),就未免本末倒置了。

國家主權不重要,什麼才重要?制度。制度才是真正可以決定人民幸福的關鍵因素。套進兩岸現狀來說,筆者不支持在兩岸制度還不相容的此刻貿然統一,但更反對急獨,為了「台灣共和國」的虛名,引發戰爭。

如果有一天,大陸和台灣一樣有競爭性的民主制度、有相同的經濟生活水平,這時大陸還會反對台灣獨立嗎?台灣還需要反對國家統一嗎?統不統,獨不獨,在那個時間點上,根本是不重要的。因為,不論統或獨,人民都是幸福的,這樣的想法是筆者近四十年來的立場—中國應該統一,但是不是現在;讓兩岸繼續交流互動,求同存異,追求良制的形成,屆時統一自然水到渠成。

時間,是統獨問題的「雙贏解」,讓時間提供大陸成長的機會,與美國並駕齊驅,讓他們擁有足夠的包容性,包容從統到獨的一切兩岸分合的可能;也讓時間提供台灣更精進於制度的機會,擦亮「民主」和「法治」的招牌。

 

而在那之前,兩岸應彼此尊重,務實交流、相互扶持;名義的部分能讓則讓,不能讓,就回到像九二年會談的智慧基調,給彼此各自表述的空間。

二○○四年,筆者提過類似的概念,不幸的是十七年後,依然適用。

(作者為海峽交流基金會首任秘書長)

20210503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