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總統,請將顢頇失能的蘇揆撤職!

走出戒嚴、戡亂的中華民國,在總統直選、政黨輪替及連續3位法律人總統主政後,想像上早該脫離戰亂時代,朝向自由、民主、均富的制度摸索之中。這1年我們本可透過進口適格疫苗,提早為全民注射,避免這場疫情天災,只因政府無能,竟演變成一發不可收拾的人禍!可悲的人民還要容忍可恥的官僚多久!?

蔡政府防疫荒腔走板,如今染疫死亡總人數已近500人,迄今蔡總統仍未對救命疫苗給出明確的答案讓國民安心,對此筆者有感而發,借題發揮如下:一、國產疫苗遠水難救近火,備足國際認證疫苗是政府的「責任」。常以「人權」為傲的蔡政府卻連最基本保護「生命權」的能力都沒有,相比同屬小而美的新加坡、以色列,這兩國真正做到了防疫視同作戰,超前部署使得疫苗的高接種率(33%及56%)已有效確保極低的死亡率(0.05%及0.07%),但至今台灣疫苗接種率僅3%,死亡率更高達3%!(全球平均2%;老人高占比的日本也僅1.78%)難怪《時代》雜誌日前便為文諷刺蔡政府「防疫成功的牛皮」,不攻自破!

循規蹈矩的國人本有機會可以像以色列、新加坡一樣,提早達到大規模接種,控制疫情,只是蔡政府自恃防疫無虞,並在毫無優勢條件下發展國產疫苗,最終搞到無疫苗可用的窘境!同樣可悲的是,近日3位美國聯邦參議員搭乘軍機訪台,象徵拜登政府「對台灣的承諾是堅若磐石」,但偌大的軍機卻沒「專程又快速」地送來答應援助我們的75萬劑疫苗,難道這也是政府提早告訴美國,國產疫苗「6月將解盲」、「7月將施打」?

同樣地,蔡政府對「日本」、台灣民間等熱心奧援,也一副政府不需要幫忙的高姿態,深怕別人捐得太多,阻撓了當時尚未「解盲」的國產疫苗讓人民施打。一再錯誤傳達Taiwan does not need to be Helped,蔡政府心裡還有沒有人民的健康!難怪陳部長會說:「並非台灣不想代工AZ疫苗,而是有人不太喜歡這樣子。」難道對蔡總統來說,疫苗最重要的不是拿來救人,而是達到她念茲在茲的「戰略」目標?蔡總統,此時拿到國際認證疫苗(當然包括大陸疫苗),並盡快施打才是緩解疫情唯一重要的「戰略」!把備用國產錯當主力的後果由誰負責?

二、罔顧人命的官僚早該下台!猶記馬總統任內的劉兆玄內閣,因自認於八八水災救災不利,於災後不久即斷然提出內閣總辭以示負責,而今蘇院長不僅戀棧,其捨我其誰的態度,對比當年劉兆玄謙卑反省的態度簡直天壤之別。陳建仁前副總統之口談疫情應最公允,近日他說:「確診數突然升高時,我國健康系統並未就定位」、「這波疫情的最初2周真的是場災難」。雖陳前副總統也要負責任,但仍在位的蘇院長難道不用一肩扛?

人民等到的卻是,陳部長、蘇院長「心不甘」地被迫道歉。蘇院長說:「政府沒有百分之百把民眾照顧好,深感抱歉。」陳時中說:「深感歉意,希望這個事情不要再發生,會盡最大的努力。」但蘇院長即刻表示:「疫苗什麼時候能來,就像雞蛋還沒孵出不能算幾隻」、「這就好像去訂冷凍雞腿,訂了之後對方說什麼時候送到,送的人沒送,那你罵自己嗎?」像蘇院長這種油腔滑調的講話,令國人納悶,難道人民選出執政的民進黨官僚,真是如此的顢頇可恥?

蔡總統接連三次談話,只顧解釋炒股疑雲及強調國產疫苗的戰略價值,對認證疫苗遲到怎麼辦絕口不提,最近一次發言僅淡淡表示:「每位遭受感染,甚至因此失去生命的國人都是台灣大家庭的一分子,身為總統我要表達最深切的不捨與歉意。」、「會不斷調整出最適合的戰鬥隊形」。既然如此,蔡總統此時不將失職的蘇揆撤換,尚待何時?

(作者為納稅人)

20210614中國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