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蔡政府「超前部署」的左支右絀

近日我國防疫亂象四起、人心惶惶,蔡政府除大撒幣投入8400億預算,不斷自誇「超前部署」、「Taiwan can help」外,現實是人民仍為高齡者、兒童是否超額死亡擔憂,家長疲於奔命搶疫苗,醫療量能瀕臨崩潰,更甚者因邊境持續關閉,還需延長紓困救經濟,我國疫情何時能撥雲見日遙遙無期!兩年多來除了「口罩外援」,防疫「超前部署」宛如海市蜃樓,蔡政府說到卻永遠辦不到。如今彭博社(Bloomberg)在本月26日公布全球防疫韌性排名,台灣地區5月在53個國家中淪落至倒數第3。

2020年疫情伊始,依《傳染病防治法》成立之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由毫無「公共衛生學養」出身的陳時中衛福部長擔任指揮官,而後《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防治及紓困振興特別條例》規定:「指揮官為防治控制疫情需要,得實施必要之應變處置或措施。」然而,究竟何謂「防治控制疫情需要」,什麼是「必要措施」均付之闕如,形同空白授權指揮官一把至高無上的尚方寶劍!倘有能力舞劍也罷,但指揮官多的是捉襟見肘之防疫表現。

固然是否頒布「緊急命令」因應嚴峻疫情是總統的權力,但過度膨風顯然是防疫失利的主因,蔡總統在2020年3月自信十足表示:「由於政府『超前部署』,已足夠因應防疫,目前尚無發布「緊急命令」的需求。」筆者隨即以〈當防疫成了一場馬拉松〉提醒蔡政府,防疫必須擬定一套近、中、遠程的完善藍圖,甚至發布「緊急命令」以為因應,尤其不該奢望指揮官萬能!如今事實證明,新冠肺炎實非《傳染病防治法》制定時所能想像,指揮官之高度與職能應涵蓋兩岸、外交、經濟、財政、民生問題,絕非衛福部長「應該」且「有能」一肩擔!

從遲未更正之「武漢肺炎」汙名化稱呼、陸生無法回台上學、「小明」回不了家、台胞受困湖北遲等無專機、持「團聚證」陸配無法回台團聚;而後在疫苗採購上更是從Taiwan can help淪落到Taiwan needs help!陳部長曾在2020年底疫情記者會拍胸脯掛保證:「指揮中心手上有把握的總共將近2千萬劑、總目標一定要超過3千萬劑」,竟在三級警戒時出現該到未到的險境。全民不解,「蔡總統,說好的疫苗呢?」

遺憾的是蔡總統始終不願意調整失靈的防疫隊形,相反地,2021年5月三級警戒、人民苦無國際認證疫苗可打之際,蔡總統竟在疫苗尚未解盲前夕,急著稱「擁有國產疫苗是國家戰略優先項目」,難以想像聽命於總統的衛福部能免於總統的「不當影響(undue influence)」,也難怪曾任審查委員的陳培哲院士直言:「審查最大的困難就是蔡總統」!筆者感嘆,究竟是百姓人命關天重要,還是虛幻的「戰略項目」重要,實在唏噓。

疫苗採購瑕疵不僅如此,當全民深陷疫苗荒危急之際,蔡政府竟是「防疫」不忘「防陸」,將同屬世衛組織認證之BNT疫苗排除在外!上海復星擁有BNT大中華地區代理權是不爭的事實,身為世貿組織WTO會員的我們理應遵守國際貿易基本採購規定,台灣要買BNT向代理商洽購理所當然。然而,蔡政府竟以簡體字包裝便拒絕BNT,最終還是得靠民間捐贈BNT疫苗救火,也讓蘇院長的「雞腿供貨不足說」不攻自破,可見疫苗短缺絕對是人禍並非供貨,連最簡單的疫苗也未能「超前部署」。

其實,不論是疫苗、快篩、防疫保單、學生停課政策反覆等,倘若上至總統、行政院,再到指揮中心、衛福部、內政部、經濟部等均能妥善「超前部署」,監察院、法務部廉政署善盡監督之責,則「防疫之亂」絕對能避免,也能保障國民安全、健康!基此,年底九合一選舉及2024年總統大選都是「政治產業」主人的人民,從防疫失敗檢討、反思的寶貴機會,倘欲鞏固民主法治,確保國泰民安,人民需要用雪亮的雙眼明辨能真正為民「超前部署」的政府。

(作者為納稅人)

20220530中國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