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有心无力的蔡总统

许玉秀前大法官投书,指蔡总统于今年3月接见司改倡议团体时,因沟通不良把现任大法官、司法院前祕书长吕太郎找来“喝斥”,引发各界议论,法界譁然。许前大法官对此诧异,没有办法想像如此场景会发生在包括她在内的任何一位前任和现任大法官身上,认为此举显已逾越总统该遵守的“宪政分际”。当天与会的民间司改会董事长林永颂亦表示,“我不是没有看她那么凶过,但当天口气真的很不好”。

笔者拜读投书,内心百感交集,一则对许前大法官的一语中的深表赞同;另一方面纳闷蔡英文身为法律人总统,不可能不知道宪法下总统职权与宪政分际的要求,竟对“现任”大法官呼来唤去、喝斥责备,不难想像近期蔡英文对于国家治理“有心无力”的那分着急。笔者想藉箸代筹提醒总统,您是以817万高票当选的总统,选举的桂冠已经拿到,现阶段最重要的是即刻调整心态、做出成绩,才能不辜负全国无论是否投票给您的人民之期待。 Read more

小花花与阿鸿 平凡的故事,不凡的爱

在报纸上看到一则温馨的新闻:今年二月,一只疑似受人类虐待、而在海拔三千多公尺的南湖圈谷一带流浪的比特犬,出没在附近山庄而被山友们注意,并被取名“小花花”。牠的故事在登山社团里传开,众人也盼牠能下山获得治疗照顾。高山协作员张永鸿(阿鸿)开始在上山时照料他、建立信任,并多次尝试带牠下山。但或许是先前对人类社会的阴影,小花花最终都在走至登山口时受惊跑走。七月初,在山友协助安排下,阿鸿和友人再次展开救援行动。在几经波折的第六十小时,一路跟着下山的小花花再次来到登山口。这次阿鸿选择强忍手部骨折的疼痛,一把将廿公斤重的小花花抱上车辆—在全程没有牵绳和麻醉下—终于顺利引领小花花走出迷路的山林,下山接受治疗和照料。

在数百则快讯报导和流言蜚语充斥的每天,报纸上不起眼的一则小新闻,却抓住了笔者的心。读著这样的故事,心中一股暖流流过。 Read more

于情、于理、于法都应让小明回家!

自2月(农历新年假期)至今,部分具中华民国血缘的学童仍滞留大陆无法回台,也就是陆委会主委陈明通口中的“小明”。这些“小明”是台湾地区人民与陆籍配偶在大陆所生的小孩,他们在台设有学籍、加入健保,以居留方式在台湾生活。他们只是在年假期间到大陆探亲,却因为疫情爆发已长达半年无法回台团聚。无论各界如何声援,仍唤醒不了陈部长、苏院长、蔡总统的同理心。日前多位小明的父母至疾管署陈情,看着这些为人父、母的在大热天里高举“防疫不断亲情、两地相思好无情”、“总统部长解禁令、孩子平安回家聚”,让笔者感叹疫情已趋缓到部分地区商务客都能在近期解禁,近日更已开放2238名境外生返台,台湾地区人民的骨肉回台团聚为何仍遥遥无期? Read more

唐奖法治奖 实践法治宣言的公民力量

二○二○年第四届唐奖法治奖出炉,由哥伦比亚、黎巴嫩及孟加拉的三个非政府组织获奖。超越个人、肯定团体力量的授奖,别具意义。法治进程因身处不同困境而有相异的发展轨迹、推动力道及方向。三个得奖组织面对自身特殊自然、历史人文环境,分别藉实践法治以精进和平、人权及环境,集结智勇双全的民间有志之士、由下而上挑战沉疴的文化及政府结构,不仅身体力行二○一二年联合国法治宣言:“联合国三大支柱(和平、人权和永续发展),非法治无以为功”精神,更体现“公民力量”在法治改革的不同视角及典范。 Read more

要把陆生lock down到什么时候?

根据教育部最新资料统计显示,2018年大专院校境外学生仍以来自大陆地区计2万9,960人(占23.6%)最多,两岸学生得齐聚于台湾高校、一同学习,乃前总统马英九于2011年开放陆生来台之成果,透过持续深化与交流,从象征“陆生元年”至今,已将届满十年。

但自疫情爆发之初,政府暂缓回乡过农历年的陆生返台上学,不仅大大影响“陆生”受教权,更使应届毕业生生涯规划面临诸多不确定。一个学期已过,新学期将至,据报载目前仍有2.6万名境外学生无法来台(陆生7463人)。

其中更有8000名毕业生(陆港澳生约2500人),加上9月分即将来台的1.6万名新生,则有将近4.2万名学生等待教育部与指挥中心的“明确”指示。 Read more

港版国安法 能符基本法初衷?

对北京全国人大通过制定港版国安法之决定,近期已有诸多讨论与政治联想,笔者想从法律角度分析此举是否与基本法初衷相符,以及台湾民众应如何看待此次事件。

首先须强调,对香港回归而言,“一国两制”是细致的制度安排。邓小平先生早已认识到香港对中国现代化扮演重要角色,而当年中国尚缺乏治理香港这样现代化资本主义城市的经验,故在与英方进行长达廿二轮谈判后,一九八四年双方以《中英联合声明》确立以“一国两制”治港,至于“五十年不变”具体安排,正是体现于一九九○年人大所通过的基本法。

依基本法第十八条,人大制定法律原则不适用香港,唯一例外是将其所制订全国性法律列入基本法附件三后才能在港实施,但亦仅限于“有关国防、外交和其他按基本法规定不属于香港特别行政区自治范围的法律”(如国旗、国籍法等)。而基本法第廿三条既已明文制定国安法乃香港责任,则其应属香港自治范围。的确,香港政府“尚未”落实第廿三条立法义务,但基本法也未授权人大代为立法,否则第廿三条岂非形同虚设? Read more

与未知共处,成为无限可能的自己

又到一年一度毕业季,恭喜各位同学完成人生阶段性目标!因为新冠病毒的侵袭,不只毕业典礼有别于以往,校园外的世界也格外动荡不安。全球近八百万人确诊、四十余万人丧命,封境更使经济停滞、企业停业或破产,衍生劳工失业等问题。严峻就业环境、计划被打乱或许令毕业生们焦虑沮丧,但笔者却要鼓励大家:在展开人生新阶段之际,将这份未知及挑战,视为人生的一份礼物!因为身处逆境更可能激发潜力,认真思索人生方向。往年常寄语毕业生,谈到抱持热情、好奇心以及慎始慎终的重要。今年除了鼓励同学积极向上,老师有另外两点期许和祝福,希望与即将踏入社会、面对更多未知和变量的各位共勉。 Read more

下一步武统?民进党在想什么?

在两岸民粹对撞,仇恨循环一触即发的时刻,据报导“中国鹰派第一人”解放军退役少将乔良,日前发表文章表示“台湾问题的本质是美中问题”,“一切事业都必须给实现民族复兴让路,包括台湾问题的解决。”乔良的论述,与北京过去的立场有显著的不同,软中有硬,对台湾来说,是一则以喜,一则以忧。

乔良的文章,若得到北京当局“默许”,那么台湾值得称喜的是,至少北京当局是理性的,尚分得清轻重缓急。虽然“武统”仍是两手政策的大筹码,但乔良所述体现出对大陆而言,“武统”不是做不做得到的问题,重点是划不划得来、综效高不高。至少目前为止,北京当局清楚认知到,“武统”未必划得来。

为什么划不来?因为乔良正确指出对北京而言“十四亿人的幸福生活”(民生主义)凌驾任何目标之上,甚至也考虑到武统之后,如何管理台湾,“难道一直军管下去不成”(民权主义)?若北京当局真有“民生、民权优先”思维,那么全中国整体的繁荣与兴盛,将不再只是空谈。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