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解送中争议,关键在法治不在两制

 

香港修订《逃犯条例》引发的诸多争议,大致可分为两类:一、对港府仓促修法的不满;二、对大陆人权法治的不信任。就仓促修法,港府已宣布无限期暂缓修订条例;但港人对大陆长期不信任的主因,其实并非两制本身,而是大陆在实行两制下是否有追求法治的坚定决心。

《逃犯条例》修订争议起因于港人在台涉犯杀人罪,犯后潜逃回港。但香港法院碍于管辖权限制,无法审理境外发生之杀人罪,又因现行条例禁止香港将犯罪嫌疑人移交至“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任何其他部分”,故无法将嫌疑人交由台湾审理。此次修订的草案拟使香港得个案将犯罪嫌疑人移送至大陆、台湾、澳门。综观条例本身,问题或许不大,然为何会引起港人如此激烈反应,其症结与香港、大陆之间的时代背景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Read more

拒领没有国旗的身分证

据报,内政部宣布新版身分证预计于明年10月发行,其中除电子化后的隐私问题外,最具争议的不外乎就是身分证上“去国旗之争”。

5月16日内政部长徐国勇于受访时表示,多数人民都赞成保留国旗,他自己也是赞成,然最后的决定权仍在苏贞昌院长手上。但回顾2个月前,徐部长方才提出拟取消身分证上国旗的想法,造成舆论譁然。他当时曾言:“过去两蒋时代的身分证都没有国旗,大部分国家的身分证也没有国旗,不希望国旗问题变成政治议题。”不到2个月,徐部长翻脸如翻书,在得知民调后才态度大转弯,可见当初无疑是无端挑起争议,徒增内部对立。 Read more

美陆台三角 台不当马前卒

川普与蔡英文上任迄今,北京─台北─华盛顿的三角关系变化,令人目不暇给,但关心台海安全、两岸人民福祉者,看到民进党的政策路线,奠基在毫无保证的川普“善意”上,不得不忧心忡忡。

蔡英文上任后,先是偏离“遵守中华民国宪政体制”的宪政承诺,让两岸关系陷入僵局;去年选举大败后,蔡英文又激化“辣台妹”路线,以冲撞两岸关系,挽救自己的民调。

其实依两岸宪法,现状就是“一国(中国)两制(民主政治vs.一党专政)”,虽香港过去廿二年的经验,让北京“以共产党为首的一国两制”立场,对台湾人民毫无说服力。然另一方面,民进党明知无法更改“两岸同属中华民国”的宪法框架,却又在不同场合一再明示台独意图。如:在外交部五月六日批评大陆阻我参与世卫大会的新闻稿中,甚至出现“台湾就是台湾,具有完整的国格,不是中国的一部分”之字眼。民进党的举措,也让台湾处在一种自我否定的矛盾困境。

Read more

请问李进勇主委:印尼能,为何台湾不能?

 

月前,印尼政府在台湾及海外多处设下为数众多的投票所,方便海外印尼人参与印尼大选。印尼,让国人普遍认为仍是“发展中”的国家,却有比我们更前瞻的选举方式─不在籍投票。相比台湾,之前的中选会代理主委陈朝建针对不在籍投票却言:“明年总统选举与立委选举合并举行,应该是没有办法,有困难度。”究竟中华民国的选举制度还要落后到何时?

试想每次投票:户籍设于高雄、北漂的大学生要返家投票,首先他必须提早抢购往返北高的车票;接着他必须承受舟车劳顿,还必须在法定投票时间赶至投票所投票。而上述情境若是在行动不便的长者身上,想必又更加艰困不便。 Read more

民进党谁在乎“民主进步”?

 

民进党初选僵持不下,赖清德提出新方案,就算自己民调领先,“如果赖也输韩”,或者“如果蔡也赢韩”,赖清德愿意主动退出,支持蔡英文竞选连任。

客观来看,这不叫“更改规则”。打个比方,蔡英文要的是跑一百公尺变成跑两百,直线变弯道,PU变红土;而赖清德则是不改变规则,只是如果跑到后段,发生某些情境,他愿意在终点线前停下来,礼让蔡英文。

 

当然,这样的“让”,阴谋论者会说不安好心,会说赖清德是要凸显蔡英文的“弱”,是要表示自己的胸怀大度、全力为党。那么蔡英文也可以不接受赖清德的“让”,正面对决。

现在民进党的初选情势,双方都做过私下民调,知道怎么样的规则对谁有利,于是落后一方想尽一切办法要重新修正。蔡英文是现任总统,掌握资源,自然可以影响中执委的意向,用台湾通俗的话讲,就是“博歹赌”。

Read more

阿扁保外就医是法律问题不是政治问题

 

前总统陈水扁(下称扁)在总统任内涉嫌贪污,除有5案停审外,已有3案有罪定谳,合并执行20年刑期。按理,扁既未经特赦,应在监服刑,纵使他曾贵为总统,但如今他的身分单纯就是受刑人,与其他受刑人所获待遇理应相同。然虽为受刑人,并不表示就不能获得适当的医疗照顾。依《两公约施行法》之意旨:自由被剥夺之人,仍应受合于人道及尊重其天赋人格尊严之处遇。故所有受刑人都有权利获得符合人权的医疗保障。

 

扁自2015年在马总统任内获准保外就医后,迄今已获第18次展延,理由是基于《监狱行刑法》第58条“在监内不能为适当之医治”。然究竟何谓保外就医,又扁保外就医究竟是法律问题或政治问题,都值得探究。

首先,由监所医疗制度谈起,再探讨扁保外就医争议。 Read more

摆荡在喜悦与绝望之间的早期疗育

奇奇是5岁的男孩,记得他第一次开口喊“妈妈”,已经4岁了。他被医生判定有肢体动作及语言表达上的发展迟缓,须在6岁前把握黄金期接受早期疗育。尔后在社工师协助下,奇奇虽按时进行医院的物理、语言治疗,但健保补助的早疗次数有限,妈妈深怕早疗未达预期,故还会带着奇奇四处请托,争取任何能接受治疗的机会。

到奇奇该上幼儿园的年纪,却都没有幼儿园有能力接收。最后经几番周折,奇奇才排入有早疗人力的托儿机构。不料,该机构却又因老师不足,停止早疗服务,奇奇又必须重新等待入学……

虽妈妈对付出无怨无悔,然庞大的经济压力也早已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早疗的路,到底要不要坚持下去?此般痛苦日复一日煎熬著妈妈及无数相同困境的家庭。 Read more

五四运动百年,究竟带给我们什么?

1919年,北大学生因“山东问题”而兴起“外争国权,内除国贼”的爱国运动,“德先生(democracy)、赛先生(science)”两大价值也被引进。今年,正逢五四运动100周年,海峡两岸举办各种回顾活动,也借此机会反思五四运动的价值。

迈向5G、AI世代的今日,赛先生已是全球盛行,全球人的生活都难以脱离科学。然观察世界与两岸,“德先生”与“爱国精神”的发展又是如何呢?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