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不要数典忘祖吗?

细雨纷纷,每逢清明时节,华人多前往祭祖扫墓,并利用与家族难得的团聚时间,互相分享往生亲人的温馨点滴。传说清明是古代民间仿效帝王将相的“墓祭”之礼,逐渐使慎终追远、敦亲睦族的清明祭祖观念发展为中华民族的文化。尽管今年清明受到新冠肺炎疫情波及,使两岸祭祖活动或多或少受到影响,但无论如何,清明所承载中华民族敬天怀祖、缅怀亲人的传统文化和历史意义,始终不变。

慎终追远,不单为纪念祖先,更有缅怀先人立言作德、展望未来之意。但从近年历史教育课纲调降“中国史”比重、人民对过去的史事逐渐淡忘观之,构筑“中华民国”的历史根基正面临严峻挑战。正如清明是“中华”文化重要内涵,中华民族历史记忆的“中国”元素能否如此轻易割舍?笔者对此持高度保留态度。另外对于课纲的调整,乃至社会上每个人应如何看待“历史”,笔者有几点想法和读者分享。 Read more

九二共识 应该“截弯取直”

据报,国民党新任主席江启臣认为要先赢得人民的信任,才有意义去谈拉近两岸的共识。但有人,特别是林火旺教授,认为不谈九二共识如何去赢得社会的信任呢?笔者体会他俩的看法,也想说几句话。笔者认为,国民党应该将九二共识“截弯取直”定调。

九二共识,大家朗朗上口,“两岸同属一个中国,而我方所指的中国,就是中华民国”,其实浓缩一下,就是“两岸同属中华民国”八个字。

过去要绕一圈讲这八个字,是因为直接说“两岸同属中华民国”,那么对岸必然回以“两岸同属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之亦然,那就不可能有共识,也就无从交流合作。

而既然国民党现在在野,无需跟对岸洽谈协议,“两岸同属中华民国”这个基调,对岸就算口头上不能接受,至少“应该”忍受,这也让国民党可以确立“和中”的立场。 Read more

当防疫成了一场马拉松

新冠病毒已进入全球大流行,我国确诊个案每日以两位数攀升、至今累计169例,其中多是境外移入个案。回首这3个月,社会认为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抗疫初步成功,指挥官陈时中部长可圈可点。然而此时给予陈部长更多的赞美对疫情并无帮助,无论初期抗疫成果如何,政府应即刻盘点第一阶段防疫的缺失及未解决的难题。毕竟对抗疫情,不是短跑冲刺的竞赛,而是一场考验耐力和智慧的马拉松,稳健的开始并不当然为长程达标背书。指挥中心无论在资源、人力与法治层级早已捉襟见肘,蔡总统身为国家领导人,在此危急之际,应挺身而出为艰困疫情做出安定民心的全方位计画,让台湾顺利完成防疫马拉松! Read more

站在“无知之幕”后,部长应该能看得更远

据报导,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要求从湖北返台者一律集中隔离检疫,此外,移民署也对1690名滞留湖北的国人注记,并由民航局发函要求各航空公司除专案包机及经核准者,不得搭载管制名单人员返台。这些滞留湖北的台胞因等不到包机回家,据报近日拟委请律师控诉蔡政府违宪限制人身自由、剥夺国民返乡权。但内政部长徐国勇则表示,台湾同胞没注意到宪法第23条,“人民的自由权利,除为防止妨碍他人自由、避免紧急危难、维持社会秩序,或增进公共利益所必要者外,不得以法律限制。”故徐部长回应,基于疫情防治的理由,当然可以限制人民的权利,徐部长更称我国与日本、美国或法国的做法相同,他们若要告政府,“站在长期从事法律工作的立场,我认为他们不会赢。”

笔者身为法律人,知道徐部长所言或许不虚,然而宪法是国家的根本大法、人民权利的保障书,纵使有宪法第23条规定,亦仅能在合乎该条所列情形下,始可依法限制人民权利,且其限制程度更必须合乎“比例原则”而不能超过“必要范围”。因此宪法是“原则禁止”限制与干预人民自由权,即便“例外允许”限制基本权,亦应从严认定、非到最后手段不得妄图牺牲人民权利。 Read more

是谁害了陈时中部长?

据报导,陆委会主委陈明通以“小明的故事”,表达因为陆配子女滞留大陆无法回台“团聚”的困境,希望开放让小明们入境。正当笔者要肯定政府愿意亡羊补牢、正视陆配子女回台权益时,此政策竟遭逢云霄飞车式的1日4变,中央疫情指挥中心指挥官陈时中部长语出惊人表示“选了国籍自己承担”、“父母丢包小孩,国家没道理收”,拒绝了无我国(中华民国)籍陆配子女入境。虽有人称部长此举“以一挡百”、守护台湾底线,但陈部长的一席言论却让笔者诧异,不敢置信这是陈医师、陈部长会说的话。难道陈部长感染了“抗中、台独流感”?还是哪位精于政治操作、具法律背景的长官向陈部长耳语了未必正确的“法律”分析?究竟,是谁害了陈部长、让陈部长失格与失言了? Read more

访大槌町─拾回宁静和日常一隅

311日本大地震及其引发的海啸及核灾,距今将届满9年。笔者于该年5月以红十字会总会会长身分,与红十字会同仁前往重灾区的福岛、宫城及岩手县勘灾慰问。时至今日,当年受红十字会援助的岩手县大槌町,因逢町制130周年活动,透过日本赤十字社,邀请中华民国红十字会在今年2月初前往大槌町进行3天的访视行程。身为卸任前开启311赈灾专案的会长,笔者这些年来对于日本的灾后复原及重建念兹在兹,很高兴经王清峰会长邀请再访大槌町,有些见闻和心情想与读者分享。 Read more

是防“疫”,非防“陆”!

农历春节刚结束,为因应2019新型冠状病毒防疫与避免群聚感染,大专院校开学时间因此顺延至2月25日之后。防堵疫情乃当务之急,对“台生”而言尚可期待开学日终会到来,但正如笔者所任教大学,除台生外,尚有国际学生、大陆学生正等待返台开学。

此时在教育部未有完善配套下,仅一句“全面暂缓陆生来台”,使持有“入境许可证”之陆生返台开学遥遥无期。然而,持有“居留证”之外籍学生,纵然14日内曾入境大陆,依外交部领事事务局公告仍可返台隔离后上学。“入境许可证”与“居留证”效力相同,却形成14日内“曾入境大陆之外籍生可来”、“无论有无入境大陆之陆生不能来”之不合理待遇。

为人师者担心,在各大专院校、教育部与中央防疫中心忽视下,欲返台求学的陆生俨然成为被遗忘的一群。 Read more

是时候开启两岸关系的世代对话了

各位读者新春愉快!去年春节,笔者在专栏谈〈团圆饭谈生死预立医疗决定,你做了吗?〉。今年过年接在1月11日总统和立委大选后,选前对两岸的激辩似乎也延伸到家里。或许不妨趁过年和乐气氛,不同世代的长辈与年轻人,可以理性、心平气和聊聊这件攸关未来的大事。笔者愿先抛砖引玉,分享自己的想法。

两岸对笔者而言,既有国族历史情怀也有现实一面。笔者生于昆明,民国38年身为军人的父亲带着母亲、兄姊和5岁的笔者随政府“转进台湾”。但同年10月父亲又“奉命”经香港辗转回四川战区继续“剿匪”,不幸阵亡,享年38岁。尔后直到1991年,笔者以海基会首任祕书长身分受政府委托率团访问北京,才又再度踏上大陆,至今近30年,可说见证了两岸开放探亲后民间互动的起伏与深化。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