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不要數典忘祖嗎?

細雨紛紛,每逢清明時節,華人多前往祭祖掃墓,並利用與家族難得的團聚時間,互相分享往生親人的溫馨點滴。傳說清明是古代民間仿效帝王將相的「墓祭」之禮,逐漸使慎終追遠、敦親睦族的清明祭祖觀念發展為中華民族的文化。儘管今年清明受到新冠肺炎疫情波及,使兩岸祭祖活動或多或少受到影響,但無論如何,清明所承載中華民族敬天懷祖、緬懷親人的傳統文化和歷史意義,始終不變。

慎終追遠,不單為紀念祖先,更有緬懷先人立言作德、展望未來之意。但從近年歷史教育課綱調降「中國史」比重、人民對過去的史事逐漸淡忘觀之,構築「中華民國」的歷史根基正面臨嚴峻挑戰。正如清明是「中華」文化重要內涵,中華民族歷史記憶的「中國」元素能否如此輕易割捨?筆者對此持高度保留態度。另外對於課綱的調整,乃至社會上每個人應如何看待「歷史」,筆者有幾點想法和讀者分享。 Read more

九二共識 應該「截彎取直」

據報,國民黨新任主席江啟臣認為要先贏得人民的信任,才有意義去談拉近兩岸的共識。但有人,特別是林火旺教授,認為不談九二共識如何去贏得社會的信任呢?筆者體會他倆的看法,也想說幾句話。筆者認為,國民黨應該將九二共識「截彎取直」定調。

九二共識,大家朗朗上口,「兩岸同屬一個中國,而我方所指的中國,就是中華民國」,其實濃縮一下,就是「兩岸同屬中華民國」八個字。

過去要繞一圈講這八個字,是因為直接說「兩岸同屬中華民國」,那麼對岸必然回以「兩岸同屬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之亦然,那就不可能有共識,也就無從交流合作。

而既然國民黨現在在野,無需跟對岸洽談協議,「兩岸同屬中華民國」這個基調,對岸就算口頭上不能接受,至少「應該」忍受,這也讓國民黨可以確立「和中」的立場。 Read more

當防疫成了一場馬拉松

新冠病毒已進入全球大流行,我國確診個案每日以兩位數攀升、至今累計169例,其中多是境外移入個案。回首這3個月,社會認為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抗疫初步成功,指揮官陳時中部長可圈可點。然而此時給予陳部長更多的讚美對疫情並無幫助,無論初期抗疫成果如何,政府應即刻盤點第一階段防疫的缺失及未解決的難題。畢竟對抗疫情,不是短跑衝刺的競賽,而是一場考驗耐力和智慧的馬拉松,穩健的開始並不當然為長程達標背書。指揮中心無論在資源、人力與法治層級早已捉襟見肘,蔡總統身為國家領導人,在此危急之際,應挺身而出為艱困疫情做出安定民心的全方位計畫,讓台灣順利完成防疫馬拉松! Read more

站在「無知之幕」後,部長應該能看得更遠

據報導,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要求從湖北返台者一律集中隔離檢疫,此外,移民署也對1690名滯留湖北的國人註記,並由民航局發函要求各航空公司除專案包機及經核准者,不得搭載管制名單人員返台。這些滯留湖北的台胞因等不到包機回家,據報近日擬委請律師控訴蔡政府違憲限制人身自由、剝奪國民返鄉權。但內政部長徐國勇則表示,台灣同胞沒注意到憲法第23條,「人民的自由權利,除為防止妨礙他人自由、避免緊急危難、維持社會秩序,或增進公共利益所必要者外,不得以法律限制。」故徐部長回應,基於疫情防治的理由,當然可以限制人民的權利,徐部長更稱我國與日本、美國或法國的做法相同,他們若要告政府,「站在長期從事法律工作的立場,我認為他們不會贏。」

筆者身為法律人,知道徐部長所言或許不虛,然而憲法是國家的根本大法、人民權利的保障書,縱使有憲法第23條規定,亦僅能在合乎該條所列情形下,始可依法限制人民權利,且其限制程度更必須合乎「比例原則」而不能超過「必要範圍」。因此憲法是「原則禁止」限制與干預人民自由權,即便「例外允許」限制基本權,亦應從嚴認定、非到最後手段不得妄圖犧牲人民權利。 Read more

是誰害了陳時中部長?

據報導,陸委會主委陳明通以「小明的故事」,表達因為陸配子女滯留大陸無法回台「團聚」的困境,希望開放讓小明們入境。正當筆者要肯定政府願意亡羊補牢、正視陸配子女回台權益時,此政策竟遭逢雲霄飛車式的1日4變,中央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部長語出驚人表示「選了國籍自己承擔」、「父母丟包小孩,國家沒道理收」,拒絕了無我國(中華民國)籍陸配子女入境。雖有人稱部長此舉「以一擋百」、守護台灣底線,但陳部長的一席言論卻讓筆者詫異,不敢置信這是陳醫師、陳部長會說的話。難道陳部長感染了「抗中、台獨流感」?還是哪位精於政治操作、具法律背景的長官向陳部長耳語了未必正確的「法律」分析?究竟,是誰害了陳部長、讓陳部長失格與失言了? Read more

訪大槌町─拾回寧靜和日常一隅

311日本大地震及其引發的海嘯及核災,距今將屆滿9年。筆者於該年5月以紅十字會總會會長身分,與紅十字會同仁前往重災區的福島、宮城及岩手縣勘災慰問。時至今日,當年受紅十字會援助的岩手縣大槌町,因逢町制130周年活動,透過日本赤十字社,邀請中華民國紅十字會在今年2月初前往大槌町進行3天的訪視行程。身為卸任前開啟311賑災專案的會長,筆者這些年來對於日本的災後復原及重建念茲在茲,很高興經王清峰會長邀請再訪大槌町,有些見聞和心情想與讀者分享。 Read more

是防「疫」,非防「陸」!

農曆春節剛結束,為因應2019新型冠狀病毒防疫與避免群聚感染,大專院校開學時間因此順延至2月25日之後。防堵疫情乃當務之急,對「台生」而言尚可期待開學日終會到來,但正如筆者所任教大學,除台生外,尚有國際學生、大陸學生正等待返台開學。

此時在教育部未有完善配套下,僅一句「全面暫緩陸生來台」,使持有「入境許可證」之陸生返台開學遙遙無期。然而,持有「居留證」之外籍學生,縱然14日內曾入境大陸,依外交部領事事務局公告仍可返台隔離後上學。「入境許可證」與「居留證」效力相同,卻形成14日內「曾入境大陸之外籍生可來」、「無論有無入境大陸之陸生不能來」之不合理待遇。

為人師者擔心,在各大專院校、教育部與中央防疫中心忽視下,欲返台求學的陸生儼然成為被遺忘的一群。 Read more

是時候開啟兩岸關係的世代對話了

各位讀者新春愉快!去年春節,筆者在專欄談〈團圓飯談生死預立醫療決定,你做了嗎?〉。今年過年接在1月11日總統和立委大選後,選前對兩岸的激辯似乎也延伸到家裡。或許不妨趁過年和樂氣氛,不同世代的長輩與年輕人,可以理性、心平氣和聊聊這件攸關未來的大事。筆者願先拋磚引玉,分享自己的想法。

兩岸對筆者而言,既有國族歷史情懷也有現實一面。筆者生於昆明,民國38年身為軍人的父親帶著母親、兄姊和5歲的筆者隨政府「轉進台灣」。但同年10月父親又「奉命」經香港輾轉回四川戰區繼續「剿匪」,不幸陣亡,享年38歲。爾後直到1991年,筆者以海基會首任祕書長身分受政府委託率團訪問北京,才又再度踏上大陸,至今近30年,可說見證了兩岸開放探親後民間互動的起伏與深化。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