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官小官都可是政府律師

據報載,我國時隔二五三天出現本土新冠病毒確診案例。這起「打破紀錄」的案例使全國再次提升疫情管控,也引發社會對中央疫情指揮中心數月以來檢疫裁罰的討論。

廿四日筆者於聯合報民意論壇讀到一位法務部行政執行署胡執行官的投書,認為指揮中心僅對紐籍機師(此次本土案例之感染源)依《傳染病防治法》課以三十萬罰鍰顯有怠惰;該機師刻意隱匿疫調,致檢疫單位險未匡列本土案例,應優先適用特別法《制定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防治及紓困振興特別條例》(下稱《特別條例》),在行政罰鍰之外為其嚴重違紀行為負二十萬以上二百萬元以下罰金的刑事責任。

筆者認同胡執行官所言,也欣賞其敢言、積極敦促政府的態度!既然其行為符合《特別條例》第十三條刑事責任要件,衛福部貴為《特別條例》主管機關並專責防疫,即有積極向地檢署告發的責任。 Read more

行政法院—法治國穹頂上搖搖欲墜的「拱心石」

據報載,以疫情為背景的大陸兒童繪本《等爸爸回家》,因書中提及「武漢加油」、「中國加油」等字樣,遭民進黨立委指為美化大陸疫情的大外宣。文化部隨後發函代理的出版社,以違反《兩岸人民關係條例》規定為由「即刻起不得發行該書」,並要求各級圖書館下架。這樣的新聞最近已「見怪不怪」。先不論《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第37條及相關辦法以宣揚「共產主義」或「從事統戰者」作為「許可」出版之規定已是違憲惡法,更甚,中華民國從1987年解嚴迄今,已從「法制」昇華至「法治」,文化部卻仍抱著解嚴前的思維不放、逃不出鳥籠的桎梏,著實可悲。

不論是號稱獨立機關的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用粗暴的方式不予中天續照;疫情嚴峻時阻撓陸生、小明、陸配回台的行政院、衛福部;又或是在去年底會期結束前強行通過《反滲透法》惡法的立法院,已讓我們來之不易的法治天空烏雲密布,而這在在都是蔡政府欲以「有力量人的法律」凌駕「法律的力量」的蠻橫行為。當中華民國在台灣已連續歷經3位、6屆法律人總統之際,法律人有機會將公平正義、保障人權付諸實踐,但倘若身為總統、行政院長未能帶頭奉行「法律人良心」,法律人治國或是誤國僅在一念之間。 Read more

良制一國可兼得RCEP、CPTPP

《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日前簽署完成,台灣卻被排除在這經濟規模最大、涵蓋人口最多的區域自由貿易協定之外。經濟部長王美花表示:「要加入RCEP要所有成員國同意,中國一定會要台灣遵守『九二共識 』、『一國兩制』,大家可以接受嗎?」另外對於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王部長樂觀表示:「我們是有很好的準備。」近期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亞太經濟合作會議(APEC)上鄭重表示:「積極考慮加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筆者認為,為經貿發展造福人民,不論RCEP或CPTPP(一是魚,另一是熊掌),對台灣同樣重要,缺一不可。

而「無故」不加入RCEP、CPTPP將重挫台灣發展!RCEP涵蓋中、日、韓、紐、澳、東協等15國,達全球GDP29%(25.6兆美元),更占我貿易總值58%,對比CPTPP由日、加、澳、紐等11國所簽署,達全球GDP13.1%(11兆美元),占我貿易總值逾24%。顯見缺少RCEP的優惠措施,對我經貿發展將是一大損傷。研究顯示,RCEP最快在2021年下半年生效,對我每年GDP的損失高達0.4%,勢必造成產業M型化、企業出走、產業空洞化等危機。 Read more

拜登兩岸政策 從歐巴馬路線看起

即將卸任川普政府的國務卿龐培歐,語焉不詳又突兀的公開宣稱「台灣不屬於中國」,牴觸了美國半世紀以來的「一個中國」政策,民進黨沒有接這個球,以「中華民國從來不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回應。其實,川普怎麼想已不重要,重點是拜登會如何而為?拜登曾是歐巴馬的副手,歐巴馬政府的路線,會是很好的參考座標。最後六十幾天的川普時代,就讓兩岸和平度過吧!

二○一六年底,川普在當選後,質疑一中政策的必要性,當時歐巴馬總統罕見的公開表示:「美、中、台長久的共識就是保持現狀。大陸承認台灣的『實體』地位,而台灣也同意只要能維持自治的權力,並不會朝向要宣布獨立。或許『維持現狀』無法滿足所有涉事者,但這的確保住了和平,也允許台灣包括在經濟上的更成功,而台灣人也享有高度自治。」 Read more

<超國界法小教室>外籍漁工是勞工不是商品

「勞工不是商品」(Labor is Not a Commodity)。國際勞工組織(ILO)於1944年《費城宣言》即立此核心願景。回顧中華民國勞權演進,從1929年公布《工廠法》;戒嚴時期禁止組織工會及罷工,乃至經濟奇蹟背後廉價勞工;自1984年公布《勞動基準法》逐年擴增適用職業別;1987年解嚴後民運捍衛權益,至今勞權發展之路堪稱成熟。隨經貿發展,我國遠洋漁業聞名全球,除平衡漁獲經濟及兼顧生態外,漁船上更考驗完善外籍漁工福祉之道。 Read more

有蔡習會,兩岸就搞定了

陸委會老調重談,把中共舉辦的馬習會研討會,定義成「對台統戰」,一概否定。希求統一,這是北京的「陽謀」,但最後還是要看台灣人民接不接受。值得注意的,是陸委會說對岸主張的九二共識是「兩岸一中、共謀統一」,已經沒有包括「一國兩制」,這是一個進步;但真正完整的九二共識內容,連國台辦也承認,還要再加上「各自表述」四字。

 

至於北京當局另一個訴求「一國兩制」,這的確是台灣多數人民無法接受。但一國兩制指的是未來,而非現在;是談判的議題,而非前提,這是一國兩制、九二共識重要的差別所在。不接受一國兩制,台灣大可以在兩岸對話時表達這個立場,這與九二共識,一點牴觸都沒有。 Read more

握遙控器的是人民非政府

網路資訊發達的今日,筆者仍保有讀報看電視的習慣,出於求知若渴的心,數十年如一日。相較紙本,電視帶來更多聲光效果。可惜面對數以百計的台數卻總讓筆者不免覺得內容貧乏、粗糙,特別是本土的頻道。好在這就是媒體市場本質,即便筆者對於電視節目品質不佳有些失望,然而新聞媒體與新聞自由正是維繫民主的基石,大法官釋字第六八九號解釋已宣示「新聞自由」是憲法言論自由之保障範圍,因此不喜歡就關掉或轉台吧! Read more

超低錄取率乃法學教育恥辱

109年度律師高考甫畢,呼籲檢討律師考試制度之改革聲浪又起。「考選制度」對專業人才養成舉足輕重,其中律師考試更是培養法律人才、推動司法改革與法治社會之重點。筆者擔任律師與法律系教師近50年,見證社會解嚴前後致力從「法制」邁向「法治」之改革進程;也目睹我國律師考制自甫解嚴時每年數十餘人考取律師(約1%錄取率),其後長年6%超低錄取率(相較美國各州均逾4成、日本3成、德國與南韓7成等),筆者亦有感而於19年前撰文《超低錄取率,邁向法治社會之桎梏》呼籲改革,直至民國99年考選部方修正相關規則,暫且確立10.58%法定錄取門檻。

然而,就在1成低錄取率尚待繼續改善提升之際,前(107)年考選部卻「突襲」改制,在原先「依比例錄取」(即通過一試前33%,再取二試前33%者錄取)外,以「律師素質不佳」、「分數門檻較客觀」為由要求數項「核心科目」總分另需達400分方屬合格。此制一出,當年錄取率即降至8.58%,去年再遇司法官與律師合一試卷的高標準閱卷衝擊下,降至民國77年來新低(6.12%)。而今筆者再談此題著實感慨:30餘年前若已成功翻轉考制觀念,為大破大立之革新,今天的社會必能別有另一番法治風景;然錯誤考制至今又走回「超低錄取率」桎梏,果真是對法治推動的一大傷害!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