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元一体 欧盟经验反思两岸未来

每年五月八日和九日是个特别的日子。

五月八日是“世界红十字日”,为的是纪念红十字运动发起人亨利.杜南先生(Henry Dunant 1828-1910)终其一生致力于消弭战争与人道救援的志业。

五月九日则是“欧洲日”,纪念二战后一九五○年五月九日法国外长舒曼(Robert Schuman)向西德总理阿登诺提议:因煤钢是制造武器关键资源,为远离战争,追求永久和平,两国应成立煤钢共同体。共同体即为今日欧盟前身。

此外,五月八日与九日还是二战欧洲战区终战日(因德国投降生效日是欧洲中部时区八日,对俄国与东欧国家是九日)。这个关于“战争与和平”的巧合关联着实特别。 Read more

“加零”中断,法治仍要100分!

新冠肺炎(COVID-19)肆虐全球,面对疫情带来的恐慌,各国使出浑身解数抗疫,只盼疫情能尽早落幕。由于病毒“无差别式”攻击,无论是生活在民主或专制之下,各国人民均无法脱免被感染的危险。疫情已然是全球社会的共同挑战,需要人类齐心寻找解决方案。

我国当前疫情治理固已有高分,但法治层面仍有达到满分的进步空间。我国宪法开宗明义宣示的“民主共和”精神非透过成熟法治不为功。中华民国自1987年解严并历经三次政党轮替民主化已有可观进展,法治也渐有“以法主治”(rule of law)的雏型,但行政机关因主客观因素仍有“藉法专制”(to rule by law)的弊病存在,如不戒慎恐惧,来之不易民主的成果将前功尽弃。 Read more

见贤思齐 即刻停止污名化

以地名命名的例子,许多人并不陌生:美式民主、香槟酒、富士苹果…皆象征著当地人的骄傲。但如果拿地名命名病毒,对当地人可就是种侮辱了。

世界卫生组织(WHO)在今年二月十二日便将出现自武汉的新型冠状病毒命名为“COVID-19”,并建议各国正名以避免污名化效应。同日,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却表示“COVID-19”固是正式称呼,但为使民众方便理解,仍沿用“武汉肺炎”。

实际上,就在四月七日,权威国际科学期刊《自然》特别发表题为“即刻停止新型冠状病毒污名化”的社论,表示理解世卫组织将病毒命名的决定,并为该期刊先前在相关报导中错误将病毒和“武汉”及“中国”连结,郑重承担责任并表达歉意。

《自然》社论点醒我们:即便顶尖科学家也会犯下错误,但其经WHO提醒后立即勇于认错的态度,才是吾人学习榜样。反之,迄今疫情指挥中心、政府机关(如疾管署防疫广告)与政治人物(如苏贞昌院长)仍毫不介意使用“武汉肺炎”称呼。笔者建议所有投入防疫工作的公务员都该阅读这篇社论。 Read more

究竟谁误会了“中国”(China)之名?

据报载,我国政府于本(4)月初决定加强与各国的防疫合作,捐赠1000万片口罩支援疫情严重国家的医疗人员,本月9日再宣布第二波600万片口罩援外,给予国际社会更多支持。政府以中华航空货机运送防疫物资,配合挂上“Taiwan Can Help”等字样布条,推动国际防疫外交。近日却出现质疑声浪,表示“中华航空China Airlines”出现“China”字样,容易使外国民众误会援助物资是来自大陆而有更名的必要。

公司名称并非改不得,但改名既然如苏院长所说兹事体大,华航于本月17日开会后亦认为短期更名不易而列为长期规画。但笔者好奇,究竟是谁误会了“中华”与“China”,而使这几个字顿时成了过街老鼠、众矢之的,要除之而后快。 Read more

可以不要数典忘祖吗?

细雨纷纷,每逢清明时节,华人多前往祭祖扫墓,并利用与家族难得的团聚时间,互相分享往生亲人的温馨点滴。传说清明是古代民间仿效帝王将相的“墓祭”之礼,逐渐使慎终追远、敦亲睦族的清明祭祖观念发展为中华民族的文化。尽管今年清明受到新冠肺炎疫情波及,使两岸祭祖活动或多或少受到影响,但无论如何,清明所承载中华民族敬天怀祖、缅怀亲人的传统文化和历史意义,始终不变。

慎终追远,不单为纪念祖先,更有缅怀先人立言作德、展望未来之意。但从近年历史教育课纲调降“中国史”比重、人民对过去的史事逐渐淡忘观之,构筑“中华民国”的历史根基正面临严峻挑战。正如清明是“中华”文化重要内涵,中华民族历史记忆的“中国”元素能否如此轻易割舍?笔者对此持高度保留态度。另外对于课纲的调整,乃至社会上每个人应如何看待“历史”,笔者有几点想法和读者分享。 Read more

当防疫成了一场马拉松

新冠病毒已进入全球大流行,我国确诊个案每日以两位数攀升、至今累计169例,其中多是境外移入个案。回首这3个月,社会认为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抗疫初步成功,指挥官陈时中部长可圈可点。然而此时给予陈部长更多的赞美对疫情并无帮助,无论初期抗疫成果如何,政府应即刻盘点第一阶段防疫的缺失及未解决的难题。毕竟对抗疫情,不是短跑冲刺的竞赛,而是一场考验耐力和智慧的马拉松,稳健的开始并不当然为长程达标背书。指挥中心无论在资源、人力与法治层级早已捉襟见肘,蔡总统身为国家领导人,在此危急之际,应挺身而出为艰困疫情做出安定民心的全方位计画,让台湾顺利完成防疫马拉松! Read more

访大槌町─拾回宁静和日常一隅

311日本大地震及其引发的海啸及核灾,距今将届满9年。笔者于该年5月以红十字会总会会长身分,与红十字会同仁前往重灾区的福岛、宫城及岩手县勘灾慰问。时至今日,当年受红十字会援助的岩手县大槌町,因逢町制130周年活动,透过日本赤十字社,邀请中华民国红十字会在今年2月初前往大槌町进行3天的访视行程。身为卸任前开启311赈灾专案的会长,笔者这些年来对于日本的灾后复原及重建念兹在兹,很高兴经王清峰会长邀请再访大槌町,有些见闻和心情想与读者分享。 Read more

是防“疫”,非防“陆”!

农历春节刚结束,为因应2019新型冠状病毒防疫与避免群聚感染,大专院校开学时间因此顺延至2月25日之后。防堵疫情乃当务之急,对“台生”而言尚可期待开学日终会到来,但正如笔者所任教大学,除台生外,尚有国际学生、大陆学生正等待返台开学。

此时在教育部未有完善配套下,仅一句“全面暂缓陆生来台”,使持有“入境许可证”之陆生返台开学遥遥无期。然而,持有“居留证”之外籍学生,纵然14日内曾入境大陆,依外交部领事事务局公告仍可返台隔离后上学。“入境许可证”与“居留证”效力相同,却形成14日内“曾入境大陆之外籍生可来”、“无论有无入境大陆之陆生不能来”之不合理待遇。

为人师者担心,在各大专院校、教育部与中央防疫中心忽视下,欲返台求学的陆生俨然成为被遗忘的一群。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