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贞昌律师忘了法律人的誓言吗?

亲爱的苏律师,为了让我可以好好的写这一封信,首先容我“对号入座”一下,如果,你所谓的“马英九的律师密友”是陈长文。那么,我可以先告诉您,你说这位“律师密友”“早在几个月前,已经到香港为港府反送中解套、擘画。”先别说无官无职的长文,没有“能力”去为港府反送中解套。事实上,过去一年,我根本没去过香港。

然而,有些政治人物的说谎已是常态,所以,我也不意外“苏院长”的栽赃抹黑。只是有些感慨,为了政治,人性竟是如此廉价。

Read more

反思年改政策、弭平世代伤口才是首务

大法官终于在今年8月对军公教年改释宪案做出解释(大法官解释781、782、783号),除军公教退休人员不得转任私校规定违反宪法平等原则外,其余涉及“不溯及既往原则”、“信赖保护原则”、“比例原则”之争议,均属合宪。惟大法官史无前例做出28份协同以及不同意见书,足见本案之争议。

笔者过去曾投书〈年改上路最谦卑底线:大法官宣告合宪〉,强调政府不应背信于民,应将预算花在刀口上。纵此3件解释结果不如笔者预期,然笔者不禁好奇,面对被剥夺未来生活依靠的人民,大法官们即使做出合宪解释,心里曾否有过挣扎,又是否愿意将这般两难写于意见书之中,让人民理解大法官虽贵为法律解释权威,却也是本于同理心万分不得已才做出决定。

Read more

《病主法》上路后,好还能更好

《病人自主权利法》(下称病主法)是亚洲首部保障病人医疗自主权的法律,经过3年预备期,自108年1月6日正式上路。

《病主法》首次将“医病共享决策权”明文规范,让病人对病情及医疗照护选项有知情、选择、决定权。另外更明定“拒绝医疗权”,在5种法定临床条件下(末期病人、不可逆转之昏迷、永久植物人、极重度失智、政府机关公告重症),病人可借由“预立医疗决定”(AD),拒绝违反意愿的生命延长治疗,改施以缓和医疗,以达善终。

笔者关心《病主法》,并曾投书〈人生期末考,准备好了吗?〉、〈团圆饭谈生死─预立医疗决定,你做了吗?〉等文,鼓励各年龄民众都应为自己预做安排。然至今年8月13日签署“预立医疗决定”人次仅6092人,由低签署人数可见《病主法》仍有问题待解。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