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莱猪 为政者勿视人民为无物

民国一一○年元月一日,喧嚣数月的莱猪政策过五关斩六将“如期”实施。回顾自去年八月底蔡总统突袭“告知”开放莱猪、修改“莱剂”数值、卫福部告发苏医师散播谣言、立院“顺利”备查莱猪命令,到地方“包围中央”修法零检出随遭函告无效,人民呐喊声隆隆,身坐龙椅的蔡总统却是气定神闲。军令一下,全朝动员。一声“恳请体谅”也宣示莱猪误民之战“暂时”告捷!

观之莱猪进城前夕最后神来一笔—行政院十二月卅一日函告地方自治条例无效召开之记者会—习法出身的罗秉成政务委员善尽其为中央辩护及解释义务,从引据宪法与《地方制度法》分析中央函告无效权限,到阐释大法官第七三八号解释不得比附援引支持自治条例有效性,笔者肯认其法学才识之余,却也为罗委员的“宪政高度”感到惋惜。 Read more

民进党中没有半个罗姆尼

今年2月,针对美国总统川普“滥权”与“妨碍国会”的两项弹劾控诉,虽然最终均被宣告“无罪”,但在参议院审判过程中,曾在2012年总统大选败给欧巴马的共和党大老——犹他州参议员罗姆尼(Mitt Romney)尽管深知“说实话”将招致同党支持者毫不留情的攻击,出于“良知”,罗姆尼选择当美国史上第一位对同党总统投下“有罪”票的参议员,也是共和党唯一跑票者,这一幕令电视机前的笔者印象极为深刻。

罗姆尼此举是深思熟虑、几经挣扎后,仍选择知难而进的结果。依据美国宪法,参议院拥有弹劾总统的最终审判权,在众议院院长认定罪证充分的同时,由参议院多数之共和党领袖麦康诺(Mitch McConnell)所率领的审判,却未能如麦康诺所宣誓自己将“公正”审判、“我们保证超越狭隘的党派主义,为制度、为国家,伸张正义。”

只有罗姆尼依据宪法,认为众议院提出的证据,足以证明川普为了自身利益滥用职权,强迫乌克兰调查对手拜登(Biden)阵营。对绝大多数的共和党参议员来说,所谓“公正”,是捍卫川普免于遭受他认为出自“政治”动机的弹劾,除了罗姆尼之外,都对川普、宪法、良心“投降”了! Read more

大官小官都可是政府律师

据报载,我国时隔二五三天出现本土新冠病毒确诊案例。这起“打破纪录”的案例使全国再次提升疫情管控,也引发社会对中央疫情指挥中心数月以来检疫裁罚的讨论。

廿四日笔者于联合报民意论坛读到一位法务部行政执行署胡执行官的投书,认为指挥中心仅对纽籍机师(此次本土案例之感染源)依《传染病防治法》课以三十万罚锾显有怠惰;该机师刻意隐匿疫调,致检疫单位险未匡列本土案例,应优先适用特别法《制定严重特殊传染性肺炎防治及纾困振兴特别条例》(下称《特别条例》),在行政罚锾之外为其严重违纪行为负二十万以上二百万元以下罚金的刑事责任。

笔者认同胡执行官所言,也欣赏其敢言、积极敦促政府的态度!既然其行为符合《特别条例》第十三条刑事责任要件,卫福部贵为《特别条例》主管机关并专责防疫,即有积极向地检署告发的责任。 Read more

有蔡习会,两岸就搞定了

陆委会老调重谈,把中共举办的马习会研讨会,定义成“对台统战”,一概否定。希求统一,这是北京的“阳谋”,但最后还是要看台湾人民接不接受。值得注意的,是陆委会说对岸主张的九二共识是“两岸一中、共谋统一”,已经没有包括“一国两制”,这是一个进步;但真正完整的九二共识内容,连国台办也承认,还要再加上“各自表述”四字。

 

至于北京当局另一个诉求“一国两制”,这的确是台湾多数人民无法接受。但一国两制指的是未来,而非现在;是谈判的议题,而非前提,这是一国两制、九二共识重要的差别所在。不接受一国两制,台湾大可以在两岸对话时表达这个立场,这与九二共识,一点牴触都没有。 Read more

两岸重开机只需要一个小朋友

民进党籍的考试委员提名人吴新兴,在立法院接受询答时,坦承“民进党不是台独党”,这可以说是公开戳破了民进党的国王新衣,接下来考验的反而是国民党该如何应对。

一直以来,民进党的两难困境是:推动台独,国际框架不允许;不推动台独,又会引来基本教义派“背叛”的质疑。蔡英文总统上台后,终于找到解决的方法,她一方面维持“终极统一”、“两岸一中”的宪政体制;一方面找到机会,就与北京当局互呛,来让青年族群觉得民进党是站在北京的对立面。

除了转移独派压力外,“仇中”对于民进党,还有两大好处: Read more

小花花与阿鸿 平凡的故事,不凡的爱

在报纸上看到一则温馨的新闻:今年二月,一只疑似受人类虐待、而在海拔三千多公尺的南湖圈谷一带流浪的比特犬,出没在附近山庄而被山友们注意,并被取名“小花花”。牠的故事在登山社团里传开,众人也盼牠能下山获得治疗照顾。高山协作员张永鸿(阿鸿)开始在上山时照料他、建立信任,并多次尝试带牠下山。但或许是先前对人类社会的阴影,小花花最终都在走至登山口时受惊跑走。七月初,在山友协助安排下,阿鸿和友人再次展开救援行动。在几经波折的第六十小时,一路跟着下山的小花花再次来到登山口。这次阿鸿选择强忍手部骨折的疼痛,一把将廿公斤重的小花花抱上车辆—在全程没有牵绳和麻醉下—终于顺利引领小花花走出迷路的山林,下山接受治疗和照料。

在数百则快讯报导和流言蜚语充斥的每天,报纸上不起眼的一则小新闻,却抓住了笔者的心。读著这样的故事,心中一股暖流流过。 Read more

于情、于理、于法都应让小明回家!

自2月(农历新年假期)至今,部分具中华民国血缘的学童仍滞留大陆无法回台,也就是陆委会主委陈明通口中的“小明”。这些“小明”是台湾地区人民与陆籍配偶在大陆所生的小孩,他们在台设有学籍、加入健保,以居留方式在台湾生活。他们只是在年假期间到大陆探亲,却因为疫情爆发已长达半年无法回台团聚。无论各界如何声援,仍唤醒不了陈部长、苏院长、蔡总统的同理心。日前多位小明的父母至疾管署陈情,看着这些为人父、母的在大热天里高举“防疫不断亲情、两地相思好无情”、“总统部长解禁令、孩子平安回家聚”,让笔者感叹疫情已趋缓到部分地区商务客都能在近期解禁,近日更已开放2238名境外生返台,台湾地区人民的骨肉回台团聚为何仍遥遥无期? Read more

要把陆生lock down到什么时候?

根据教育部最新资料统计显示,2018年大专院校境外学生仍以来自大陆地区计2万9,960人(占23.6%)最多,两岸学生得齐聚于台湾高校、一同学习,乃前总统马英九于2011年开放陆生来台之成果,透过持续深化与交流,从象征“陆生元年”至今,已将届满十年。

但自疫情爆发之初,政府暂缓回乡过农历年的陆生返台上学,不仅大大影响“陆生”受教权,更使应届毕业生生涯规划面临诸多不确定。一个学期已过,新学期将至,据报载目前仍有2.6万名境外学生无法来台(陆生7463人)。

其中更有8000名毕业生(陆港澳生约2500人),加上9月分即将来台的1.6万名新生,则有将近4.2万名学生等待教育部与指挥中心的“明确”指示。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