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重开机只需要一个小朋友

民进党籍的考试委员提名人吴新兴,在立法院接受询答时,坦承“民进党不是台独党”,这可以说是公开戳破了民进党的国王新衣,接下来考验的反而是国民党该如何应对。

一直以来,民进党的两难困境是:推动台独,国际框架不允许;不推动台独,又会引来基本教义派“背叛”的质疑。蔡英文总统上台后,终于找到解决的方法,她一方面维持“终极统一”、“两岸一中”的宪政体制;一方面找到机会,就与北京当局互呛,来让青年族群觉得民进党是站在北京的对立面。

除了转移独派压力外,“仇中”对于民进党,还有两大好处: Read more

小花花与阿鸿 平凡的故事,不凡的爱

在报纸上看到一则温馨的新闻:今年二月,一只疑似受人类虐待、而在海拔三千多公尺的南湖圈谷一带流浪的比特犬,出没在附近山庄而被山友们注意,并被取名“小花花”。牠的故事在登山社团里传开,众人也盼牠能下山获得治疗照顾。高山协作员张永鸿(阿鸿)开始在上山时照料他、建立信任,并多次尝试带牠下山。但或许是先前对人类社会的阴影,小花花最终都在走至登山口时受惊跑走。七月初,在山友协助安排下,阿鸿和友人再次展开救援行动。在几经波折的第六十小时,一路跟着下山的小花花再次来到登山口。这次阿鸿选择强忍手部骨折的疼痛,一把将廿公斤重的小花花抱上车辆—在全程没有牵绳和麻醉下—终于顺利引领小花花走出迷路的山林,下山接受治疗和照料。

在数百则快讯报导和流言蜚语充斥的每天,报纸上不起眼的一则小新闻,却抓住了笔者的心。读著这样的故事,心中一股暖流流过。 Read more

于情、于理、于法都应让小明回家!

自2月(农历新年假期)至今,部分具中华民国血缘的学童仍滞留大陆无法回台,也就是陆委会主委陈明通口中的“小明”。这些“小明”是台湾地区人民与陆籍配偶在大陆所生的小孩,他们在台设有学籍、加入健保,以居留方式在台湾生活。他们只是在年假期间到大陆探亲,却因为疫情爆发已长达半年无法回台团聚。无论各界如何声援,仍唤醒不了陈部长、苏院长、蔡总统的同理心。日前多位小明的父母至疾管署陈情,看着这些为人父、母的在大热天里高举“防疫不断亲情、两地相思好无情”、“总统部长解禁令、孩子平安回家聚”,让笔者感叹疫情已趋缓到部分地区商务客都能在近期解禁,近日更已开放2238名境外生返台,台湾地区人民的骨肉回台团聚为何仍遥遥无期? Read more

要把陆生lock down到什么时候?

根据教育部最新资料统计显示,2018年大专院校境外学生仍以来自大陆地区计2万9,960人(占23.6%)最多,两岸学生得齐聚于台湾高校、一同学习,乃前总统马英九于2011年开放陆生来台之成果,透过持续深化与交流,从象征“陆生元年”至今,已将届满十年。

但自疫情爆发之初,政府暂缓回乡过农历年的陆生返台上学,不仅大大影响“陆生”受教权,更使应届毕业生生涯规划面临诸多不确定。一个学期已过,新学期将至,据报载目前仍有2.6万名境外学生无法来台(陆生7463人)。

其中更有8000名毕业生(陆港澳生约2500人),加上9月分即将来台的1.6万名新生,则有将近4.2万名学生等待教育部与指挥中心的“明确”指示。 Read more

与未知共处,成为无限可能的自己

又到一年一度毕业季,恭喜各位同学完成人生阶段性目标!因为新冠病毒的侵袭,不只毕业典礼有别于以往,校园外的世界也格外动荡不安。全球近八百万人确诊、四十余万人丧命,封境更使经济停滞、企业停业或破产,衍生劳工失业等问题。严峻就业环境、计划被打乱或许令毕业生们焦虑沮丧,但笔者却要鼓励大家:在展开人生新阶段之际,将这份未知及挑战,视为人生的一份礼物!因为身处逆境更可能激发潜力,认真思索人生方向。往年常寄语毕业生,谈到抱持热情、好奇心以及慎始慎终的重要。今年除了鼓励同学积极向上,老师有另外两点期许和祝福,希望与即将踏入社会、面对更多未知和变量的各位共勉。 Read more

多元一体 欧盟经验反思两岸未来

每年五月八日和九日是个特别的日子。

五月八日是“世界红十字日”,为的是纪念红十字运动发起人亨利.杜南先生(Henry Dunant 1828-1910)终其一生致力于消弭战争与人道救援的志业。

五月九日则是“欧洲日”,纪念二战后一九五○年五月九日法国外长舒曼(Robert Schuman)向西德总理阿登诺提议:因煤钢是制造武器关键资源,为远离战争,追求永久和平,两国应成立煤钢共同体。共同体即为今日欧盟前身。

此外,五月八日与九日还是二战欧洲战区终战日(因德国投降生效日是欧洲中部时区八日,对俄国与东欧国家是九日)。这个关于“战争与和平”的巧合关联着实特别。 Read more

“加零”中断,法治仍要100分!

新冠肺炎(COVID-19)肆虐全球,面对疫情带来的恐慌,各国使出浑身解数抗疫,只盼疫情能尽早落幕。由于病毒“无差别式”攻击,无论是生活在民主或专制之下,各国人民均无法脱免被感染的危险。疫情已然是全球社会的共同挑战,需要人类齐心寻找解决方案。

我国当前疫情治理固已有高分,但法治层面仍有达到满分的进步空间。我国宪法开宗明义宣示的“民主共和”精神非透过成熟法治不为功。中华民国自1987年解严并历经三次政党轮替民主化已有可观进展,法治也渐有“以法主治”(rule of law)的雏型,但行政机关因主客观因素仍有“藉法专制”(to rule by law)的弊病存在,如不戒慎恐惧,来之不易民主的成果将前功尽弃。 Read more

防疫优等生,法治别被当掉

近日中央疫情指挥中心宣布成立法制组,专责涉及防疫法律之争议。疫情爆发百多天后,这项决定值得肯定。虽是亡羊补牢,犹未晚矣。防疫期间“超前部署”、“料敌从宽”固然有其必要,但在法治社会,任何措施都该要经得起宪法合法性与正当性的检验。基上,笔者想再从一起可能已被人淡忘、却仍教人惦记在心的事件,提醒政府。

据报,上月底祭出“外国入境者居家检疫14天”禁令后,两名已自欧洲入境的英国旅客被安排住进花莲检疫所。但两人因不满伙食、卫浴品质而向家人诉苦,并经家人投诉英国媒体BBC,抱怨台湾检疫环境恶劣、堪比监狱(prison-like condition)。起初陈时中部长仅表示“公道自在人心”,但随着网民责难声浪发酵,指挥中心隔天峰回路转,宣布取消两人应得的隔离检疫补偿金。二人其后在完成隔离检疫要求后,在英国在台办事处妥善协助下顺利离境。但究竟这项取消补偿金的决定,合法性有无问题?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