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款之外,還需要你的同理心

兒童福利聯盟(下稱兒福)自民國80年底成立至今已28年,全台共計29個據點,長期關注兒少人權、協尋失蹤兒童及收出養服務等,對兒少福利有重大貢獻。報載今年11月兒福以新台幣3.7億元,在台北市內湖區購置一整層辦公室,有民眾質疑善款用來「幫忙繳房貸」,因而湧入要求退款的電話。兒福表示北區辦公室年租金近600萬元,還要面臨漲價與搬家的壓力;再者,願意將大坪數近捷運站的建案賣給社福團體者也少。兒福從1998年開始陳報教育部提撥部分所得轉為購屋基金長達21年,終於才在今年得以購置辦公樓層。 據了解,上述兒福事件在理性溝通後已經落幕,但報章媒體上部分情緒性發言和報導卻已造成了傷害,相當令人遺憾。筆者對此感...

閱讀更多

香港選舉,從「一國兩制」到「良制一國」

香港1124區議會選舉,泛民派大勝建制派。選舉過程理性平和,對比選前半年街頭暴力衝突,著實令人放心不少。筆者認為,相較兩岸近年幾近倒退的互動,香港與北京在政治與地緣上的緊密關係,更能對促成良制發揮槓桿作用。如今,香港人民已透過選舉表達民意,盼北京能對港民對民主的冀望,在一國「兩制」承諾內給予更大空間。果如此,兩岸四地共榮於「良制」之下應能水到渠成。 綜觀1997年香港回歸以來,歷經2005、2010年政治改革、2014年雨傘運動及今年反修《逃犯條例》爭議,有三點值得注意: 一、香港社會公民意識抬頭及對民主期待殷切。 1124區選,當選者雖僅具地方諮詢功能,並沒有實際立法權,但無論是投票人數或投...

閱讀更多

開放空間不等於吸菸區

據報載,北市李姓孕婦因鄰居二手菸從陽台飄進住處,認為侵害其健康權與居住安寧權,向被告請求賠償慰撫金。法院認為二手菸已被世界衛生組織列為頭號致癌物,且案情超過一般人所能容忍之範圍,情節重大,判被告應賠償原告精神損害1萬元。 筆者認為這樣一則小新聞,意義非凡!法官對於菸害防制的思維值得肯定,如此普法的判決可以帶來的蝴蝶效應,令人期盼。其實,滿載筆者43年回憶的事務所舊大樓即將都更,「不得不」於今年6月喬遷至忠孝東路4段新址。雖然不捨,新大樓猶如國際精品般的建築外觀,透過現代化玻璃帷幕交織出優美的建築線條與設計,近半年來享受明亮、富含美學及功能兼具的新大樓,同事們普遍感到滿意。然而這棟通過國際綠建築...

閱讀更多

蘇貞昌律師忘了法律人的誓言嗎?

親愛的蘇律師,為了讓我可以好好的寫這一封信,首先容我「對號入座」一下,如果,你所謂的「馬英九的律師密友」是陳長文。那麼,我可以先告訴您,你說這位「律師密友」「早在幾個月前,已經到香港為港府反送中解套、擘畫。」先別說無官無職的長文,沒有「能力」去為港府反送中解套。事實上,過去一年,我根本沒去過香港。 然而,有些政治人物的說謊已是常態,所以,我也不意外「蘇院長」的栽贓抹黑。只是有些感慨,為了政治,人性竟是如此廉價。 但今天,我想寫信的對象不是蘇貞昌院長,而是蘇貞昌律師。我想和通過律師高考執業的蘇律師聊聊,你還記得,你當律師時的法律人信念嗎?當蘇院長用「馬英九的律師替兇手辯護」,導引出「魔鬼一一現形...

閱讀更多

反思年改政策、弭平世代傷口才是首務

大法官終於在今年8月對軍公教年改釋憲案做出解釋(大法官解釋781、782、783號),除軍公教退休人員不得轉任私校規定違反憲法平等原則外,其餘涉及「不溯及既往原則」、「信賴保護原則」、「比例原則」之爭議,均屬合憲。惟大法官史無前例做出28份協同以及不同意見書,足見本案之爭議。 筆者過去曾投書〈年改上路最謙卑底線:大法官宣告合憲〉,強調政府不應背信於民,應將預算花在刀口上。縱此3件解釋結果不如筆者預期,然筆者不禁好奇,面對被剝奪未來生活依靠的人民,大法官們即使做出合憲解釋,心裡曾否有過掙扎,又是否願意將這般兩難寫於意見書之中,讓人民理解大法官雖貴為法律解釋權威,卻也是本於同理心萬分不得已才做出決...

閱讀更多

《病主法》上路後,好還能更好

《病人自主權利法》(下稱病主法)是亞洲首部保障病人醫療自主權的法律,經過3年預備期,自108年1月6日正式上路。 《病主法》首次將「醫病共享決策權」明文規範,讓病人對病情及醫療照護選項有知情、選擇、決定權。另外更明定「拒絕醫療權」,在5種法定臨床條件下(末期病人、不可逆轉之昏迷、永久植物人、極重度失智、政府機關公告重症),病人可藉由「預立醫療決定」(AD),拒絕違反意願的生命延長治療,改施以緩和醫療,以達善終。 筆者關心《病主法》,並曾投書〈人生期末考,準備好了嗎?〉、〈團圓飯談生死─預立醫療決定,你做了嗎?〉等文,鼓勵各年齡民眾都應為自己預做安排。然至今年8月13日簽署「預立醫療決定」人次僅...

閱讀更多

超低的錄取率,邁向法治社會的桎梏

年來我國律師考試向採超低錄取率之政策,日前放榜之八十九年度律師考試,仍維持百分之六左右之標準,致大量有志於法律專業之莘莘學子,受此超低錄取率之桎梏,影響我國法治發展。筆者身為法律系教師及執業律師近三十年,面對此一現實不僅感到失望與無奈,更對因名落孫山、囿於傳統觀念而無法挺身為自身合理權益力爭之眾多學生,感覺慚愧,如鯁在喉,不吐不快。 歷年來我國律師之錄取比率,最高不過百分之十三,近年則維持在百分之六左右,相較各法治健全、經濟自由以及政治民主之先進國家,此一比率顯屬過份偏低(美國、德國之錄取率平均為百分之七十左右)。對此極端不合理之現象,筆者實百思不得其解。 或有論者以律師乃社會之惡、放寬人數將...

閱讀更多
頁數 12 of 12 1 11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