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序】假设的同情

《假设的同情:两岸的理性与感性》

作者:陈长文
出版社:天下文化
出版日期:2005年8月25日
目录:

推荐序:追求台湾人民最大福祉/林浊水
推荐序:两岸和平新思惟/马英九
推荐序:专业、奉献、亲情/高希均
自序:不过是公共政策的选项/陈长文
第一篇 宏观 统与独的光谱表
 第一章 假设的同情-该用什么样的态度谈统独?
 第二章 唐吉诃德的想像-统独议题优位化的负面效果
 第三章 对立的代价-到底还要付出多少痛苦?
 第四章 瞎子摸象的启示-解剖统独议题的三维工具
 第五章 统独光谱表-从公投议题,谈统独定义
 第六章 理性与感性-谦卑地寻找感性犄角上的理性共识
第二篇 对话 两岸理性与感性
 第七章 什么是中国?-政治独立不应与文化历史混淆
 第八章 耐心比勇气重要-改国号 并不能赢得“独立”空间
 第九章 现实的认知-如果台湾宣布独立而大陆动武
 第十章 权宜的诚信-纵容政治领袖的独派矛盾
 第十一章 因信心而体谅-不应混淆“反对台独”与“体谅台独”
 第十二章 互动的同理心-波多黎各公投的启示
 第十三章 信心、耐心与善意-等待中国统一的成熟时机
 第十四章 柔软的身段-展现善意的具体作法
 第十五章 乌鸦的诤言-致胡锦涛主席的公开信
第三篇 和解 寻找最大公约数
 第十六章 是信念或是装饰品?-从尊重两岸人民的人权做起
  之一 人权是信念,不是装饰品
  之二 大陆痴与人权盲
  之三 大陆人民继承权限制,该取消了吧
  之四 不读那所大学的自由
  之五 台湾之子不能搭返乡包机 
  之六 宁效凯撒,勿学庞培
 第十七章 应穷尽一切,避战-走出军备竞赛的无底洞
  之一 国防要有国防以外思考
  之二 夏馨“愚蠢说”也许是对的
  之三 复杂的国防,简化的题目
  之四 绿神蓝佛,谁救那一家四口?
  之五 赢了刀剑,输了自己
  之六 台湾利益最大化──拼军购或释善意?
  之七 政府必须穷尽一切,避战
  之八 美国,请重签共同防御条约
  小结:从结果目的与阶段目的看军购
 第十八章 数字的迷思-寻找正确的外交战场
  之一 激情的外交攻防之外
  之二 走出邦交国数迷思,寻找正确的外交战场
第四篇 新象 共同的善意和解
 第十九章 交集与歧异-从一边一国与一中原则,看统独的可能同异
 第二十章 都是决心问题-独立与统一都是决心问题
 第廿一章 最大善意解-善用一中各表赋予的缓冲带
 第廿二章 共同的等待-中国民主与经济的成熟
 第廿三章 寻找国家新意涵-“国家”是一个实践的过程
附录:其他相关新闻与评论文
  之一 制度比国家认同重要
  之二 中共反独,诉诸公式
  之三 现代墨子,病榻不忘两岸
  之四 哲人已逝,两岸关系何去何从
  之五 浇灌善意蓓蕾,绽放两岸春天
  之六 反分裂法,有这么严重吗?
  之七 赞美善意,扩大善意
  之八 五十年后,追求的是世界福祉
  之九 善意种子,植成和平大树
  之十 陈总统,拿下和平奖吧!

【自序】假设的同情

陈长文

不过是公共政策的选项

早期,在以统一为目标的国民党执政之时,长期以来均透过司法、政治的力量,将台湾独立主张加罪化为“叛国行为”。然而,随着政党轮替、民主发展,将不同意识形态倾向者“加罪化”的情形已较少见,但新的执政者︱民主进步党,却没有走出国民党的旧逻辑,常常会透过政治宣传的方式,透过各种污名化的手段,将具有中国统一倾向的人及其主张打成“卖台”。统独之间,就这样纷扰不已,几无宁日。大家似乎很少想过,统独主张,真的必须强烈到用“卖台”或“叛国”来形容吗?

如果你问我,赞成中国统一还是台湾独立?我的答案是︱若把“统”字定义成一种有条件的、未来式(两岸政经制度相近相容时)的两岸统合期待︱我很乐意被归类为“统派”。但即使我是这样的统派,也能对政治上台湾独立的主张抱以同理心来看待。拥有“统一”或“台独”的情感,并没有绝对的“是非”可判,都只是单纯的情感取向罢了,最多只有好与不好的问题(例如战争风险的增加或减少),而没有对与不对的问题。

对我而言,在没有战争的阴影下,即中国大陆成为一个有民主包容性的政权,而能理性包容台湾独立;而台湾人民的多数意志又是选择台湾独立的时候,即使我个人在“情感上”,会因为两岸未能统一而有所失落,但在“理性上”,我也愿意尊重这样的结果。

说得更明白一点,只要能使两岸的人民得到更多的幸福(在此,笔者姑且将这幸福的内涵定义为民主、自由、均富),统独乃至于统独以外的任何可能安排,皆无不可。

统一和独立都只是一种手段,是为更高目的服务的手段,而非目的。就像这块土地的“名字”究竟应该是“台湾”还是“中国”一样,都不是具有实质意义的事情,重点应是,不管挂上“台湾”或“中国”之后,这块土地拥有的到底是什么?

两岸之间(台湾与中国大陆)以及台湾岛内(统派和独派),虚耗在“唯名之争”(哲学上的“唯名论”另有定义,这里只是借用这个名词)的力量实在太多了,伤害了彼此的感情,使彼此僵持在意气之争的漩涡里,对两岸的人民与政府而言,只能狭隘的“逢中必反”、“逢台必反”;对台湾岛内的蓝绿政党之间,则是“逢统必反”、“逢独必反”。渐渐地忘却了人与人相处的基本道理,忘却了追求共福共善的提升才是要务。

当然,从某些角度来看,统独问题是很重要的,就如同很多关心统独议题的人所言:“国家认同不确定,所有的问题都无法确定。”这句话不能说是错的,但也未必全对。事实上,长久以来,台湾一直消耗了过多的关心在统独问题上,造成了很多的副作用,光谈这些副作用,就需要许多的篇幅。然而,如果大家真的切中要点地谈,那也罢了,可惜的是,在台湾,所谓的谈统独问题,仍只是在特定人物的引导下,为特定的政治目的而谈,使得我们的社会对统独问题谈得虽久却浅。所谓的统独,一直被简化为政治对立的壁垒或作为区分“谁爱台湾”、“谁卖台湾”的标准,特别是每逢选举,整个社会似乎只剩下两种人,一种是爱台湾的爱国者,一种是卖台湾的叛国者。

统独的论述,真的只能这么肤浅吗?既然大家没办法说服自己不谈不碰统独问题的话,倒不如深入一点,而不是停留在浅碟子的论述里打转。这是我撰写本书的最大用意,我希望借着这本书中的文章说出一些自己的简单想法,其最终的目的,可以总结成一句话:“不管你支持的是统还是独,在台湾,我们都是一家人。更不要怀疑,我们都不可能存有害台湾的心。”

让统独议题还原成和其他诸如治安、教育、文化、社会、经济、卫生、国防等等公共政策议题一般的位置吧。这不是代表统独议题不值得重视,只是希望大家能透过建立“统与独,都只是公共政策的一个选项”这种平常以待的认知,一方面可以让我们社会的其他议题,不致于被埋没在统独的大纛之下,无法得到适当的关心;另一方面,也可以基于这种平常以待的认知,减少不同统独倾向族群之间,情感的撕裂。

感谢天下远见出版公司高希均社长对本书的“催邀”,一年多前,希均吾兄即不断地催邀长文撰编本书,由于自己公务甚繁,若非希均吾兄一再叮嘱,这本书恐不知要拖到何年何月才能问世,而希均吾兄对本书非但“起了头”,更“结了尾”,为拙作撰写评序,更为本书加添了深度、丰采。感谢马英九市长和林浊水委员,百忙之中,还得拨出时间看完这长达十余万字的拙言,并以千钧之笔,为拙著撰作评序,为本书点睛。最后,感谢我的学生罗智强君,智强在本书撰作的过程中,对我提出了许多宝贵的建议,并且宵旰不息地协助校对本书,感谢智强的付出。

最后,本书尽量用比较轻松与浅白的笔调来撰写,目的是希望大家可以用比较轻松的角度来看统独问题,毕竟,统独不过是发生在我们生活周遭的种种事件当中的其中一件事而已,用轻松的态度看待它,有时反而能让我们找到更为清楚与可行的定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