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與人生】矇矓選項 清楚選擇

這周我要談的書是美國作家約翰葛里遜(John Grisham)所寫的小說禿鷹律師(The King of Torts)。

在電影《女人香》中,奧斯卡影帝艾爾帕西諾飾演一位目盲的退伍軍官,他在片中慷慨激昂地說道:「人生,會遇到無數的十字路口,每一次,我們都知道哪條路是正確的,但我們從不選它,因為我們知道,正確的路有多難走。」

用這句話來形容小說中的主角克萊.卡特(這個角色其實也可以用來投射大多數的人),可說是再適當不過了。主角其實是一個本性不壞的年輕人,他雖然對現狀不滿,他雖然對財富有他的執著與欲望。但若你直接要他在財富與正義之間選邊,我相信他會回答:他選擇正義。

但,可惜的是,這個世界,當正義與不正義的選擇放在我們的面前時,它常常不是確然二分的呈現,而是透過一種模糊的、帶有解釋空間的狀態出現。而這樣的矇矓,就很容使人陷入迷惘。主角就是迷惘在這矇矓的是非選項之中。

在小說中,一千五百萬美元的報酬(賄賂)清楚地放在主角的面前,這是一個選擇;至於選擇的代價只不過要他掩蓋一個真相。而這個真相就算他選擇不掩蓋,也未必就會因為他的不掩蓋而被發掘。另外一個選擇則是拒絕。

該如何選擇?主角這麼告訴自己:正義的損害看來極小,但個人的利益卻是不可思議地誘人。於是這位三十一歲的年輕律師決定「讓正義小小地承受那無關痛癢的損害」。

而這卻是克萊.卡特踏出的第一步錯誤。當他在潛意識地作出「正義損害極小」的結論時,其實,是經過他刻意扭曲詮釋的結果。的確,即使他選擇不掩蓋,真相也未必真的能在法庭上揭露,這一點他是對的,但他錯的是,至少他若選擇不掩蓋,真相被揭露的「機率」就會大幅增加。而更重要的是,他等於讓自己順著私欲,走上了不正直的第一步。

而小說中的主角,在這關鍵的第一個十字路口上,選擇了那一千五百萬美元的誘惑後,接下來的第二個十字路口、第三個十字路口,他開始犯的錯誤,也就不難理解了。他開始無限上綱自己的物質欲望(他原來還很瞧不起那些沈溺在物質追求的律師同業);他利用不當取得資訊進行內線交易;他沒有妥善照顧委託人的意願與權利,濫行訴訟也濫行和解……。

最後,這個小說中主角的心路歷程,其實也給年輕朋友很重要的啟示。當大家一樣的「模糊選擇」時,我們該如何取擇呢?我想說的是:每一個看起來微不足道的小錯誤,其實都是下一個大錯誤的誘發因子,勿因惡小而為之,一定要謹慎地選擇我們所踏出的每一步。(陳長文)

【2006-11-28 民生報╱第02版╱熱門話題 951128 】

【書與人生】 興、觀、群、怨

這一周我要談的是台灣作家陳魚所著的短篇小說集《解決》。

我常在想,台灣的法律人還讀不讀小說呢?有沒有時間讀小說呢?一本令人動容的小說,每每掩卷之餘,內心波動久久不能自已,那是一種洞悉生命真諦的瞬間感動,幫助讀者在那當下,認真反芻自己的人生,同時激發人類情感中,對週遭萬物悲憫的胸懷。於是我會有個天真的想法,當一位律師要為被告出庭辯護前讀了狄更斯的「雙城記」、當一位檢察官要撰寫起訴書前讀了雨果的「悲慘世界」、當一位法官要宣判前讀了江元慶的「司法無邊」、當一位法律人出身的行政院長甚至總統,要對一項重大政策下達決策之前讀了聖修伯里的「小王子」,那麼我們身處的這個世界,肯定不會讓「向上提昇」這四個字在如今淪為嘲謔式的反諷,而是愈來愈進步了吧!至少在我熟悉的「法治」範疇之內應如是吧!

《解決》是以生活在社會底層的市井小民為主題的短篇小說集,其中娓娓道盡一個個背負沈重經濟壓力的小市民,圖求溫飽的心路歷程,但是社會所能提供給他們的生存環境,往往是苛刻和險惡的,以至如故事中,待業的老李最後死於車禍、在軍中出類拔萃的阿勉退伍終究淪為搶匪、乏人聞問的游民在選前成為市長競選連任的造勢工具,凡此種種,不正是現存社會陰暗角落的縮影,卻被為政者刻意漠視的?

陳魚在自序中嘗言:「不論是痛苦、快樂、悲傷、喜悅、無奈、掙扎、希望或者失望,都渴望透過小說的方式,呈現台灣當前如我之市井小民一種真實的人生寫照。」只是這種追求基本幸福的微小權利,對許多處於弱勢的族群而言,卻如天上的星星一樣遙不可及。

於是,當一個社會的結構,在上有一位辯才無礙卻遭起訴的律師總統、一位穿金戴銀仍見錢眼開的總統夫人、一位充滿銅臭並眼高於頂的總統女婿、一座門禁森嚴的官邸前絡繹於途的達官顯貴,對照社會底層的受虐孩童、卡債學生、單親媽媽、失業父親、高捷外勞、大陸新娘以及一條條因走投無路而燒炭、割腕、跳樓、投海以至絕命的怨靈亡魂,我希望有更多優秀的作家,繼續透過全觀或微觀的寫作視野,以生花燦筆,如實寫盡這些悲愁怨苦,讓還活在這個世上,並且內心仍保有基本良知的人們,得以「興」、可以「觀」、藉以「群」、也宣洩了「怨」,即便「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的事件依舊在我們生活週遭層出不窮,我仍深信人的本善將透過文學的洗滌,一點一滴匯聚成龐大的正面力量,使人們充滿慈悲,持續抑制邪惡的氣焰,並對未來的人生,充滿憧憬與希望。(陳長文)

【2006-11-14 民生報  951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