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總統,請將顢頇失能的蘇揆撤職!

走出戒嚴、戡亂的中華民國,在總統直選、政黨輪替及連續3位法律人總統主政後,想像上早該脫離戰亂時代,朝向自由、民主、均富的制度摸索之中。這1年我們本可透過進口適格疫苗,提早為全民注射,避免這場疫情天災,只因政府無能,竟演變成一發不可收拾的人禍!可悲的人民還要容忍可恥的官僚多久!?

蔡政府防疫荒腔走板,如今染疫死亡總人數已近500人,迄今蔡總統仍未對救命疫苗給出明確的答案讓國民安心,對此筆者有感而發,借題發揮如下:一、國產疫苗遠水難救近火,備足國際認證疫苗是政府的「責任」。常以「人權」為傲的蔡政府卻連最基本保護「生命權」的能力都沒有,相比同屬小而美的新加坡、以色列,這兩國真正做到了防疫視同作戰,超前部署使得疫苗的高接種率(33%及56%)已有效確保極低的死亡率(0.05%及0.07%),但至今台灣疫苗接種率僅3%,死亡率更高達3%!(全球平均2%;老人高占比的日本也僅1.78%)難怪《時代》雜誌日前便為文諷刺蔡政府「防疫成功的牛皮」,不攻自破! Read more

面對氣候變遷,政府別砸了一手好牌

近日台灣疫情嚴峻,死亡人數也不斷攀升,均應歸咎於政府明顯準 備不足,先是不願普篩找出社區潛在感染源,而後一再拖延各種獲取 國際認證疫苗的可能,而今疫情失控都要怪蔡政府自己打爛了一手好 牌。疫情固然可怕,但至少還能期待遲來的疫苗為我們帶來曙光。然 而,筆者日前談到〈當台灣成為氣候變遷最危險的地區〉的風險仍然 是進行式,而世界主要國家均已具體宣示減碳時程,唯獨政府仍置身 事外,至今沒有解決問題的具體承諾(更無立法)。 Read more

禁陸職缺廣告後 宣布陸為敵?

本月初蔡政府以「為防止大陸挖角我關鍵產業人才」為由,搬出在 勞動部官員口中過去沒人提出質疑、爭議,也無相關處罰、函釋之《 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第34條「未經許可之大陸地區勞務不得在台灣地 區從事廣告活動」(廣告禁止)及第35條規定「從事台灣地區人民赴 大陸地區就業之人力仲介業務列為禁止項目」(仲介禁止),發函要 求人力銀行全面下架大陸地區的職缺廣告,若違法刊登就開罰,涉及 媒合者最高可處500萬。 Read more

假摔、真逮、亂訴,爭氣法官!

「本案中被告等人之訴求,或許無法獲得社會多數人的支持,但確保少數人的聲音能被執政者及其他多數人聽見,正是民主社會最可貴的價值。」這段擲地有聲的話,出自於3月底一則受全國矚目的「妨礙公務、傷害」判決,由彰化地院刑庭審判長簡璽容、法官黃玉齡及黃士瑋所做成,不僅就無罪推定、罪疑唯輕、言論自由及比例原則等法學論理精闢,3名法官在近30頁的判決中除了還給被告應有的清白,更明確指出檢、警乃至其上級應有之法治高度,捍衛人權的同時,更不忘透過司法匡正逐漸被一黨獨大扭曲的民主真諦,可謂「爭氣法律人」! Read more

青年節,緬懷先賢更要策勵未來

3月29日青年節剛過,筆者緬懷革命先烈之餘,不免感嘆在民國11 0年的今日,還有多少年輕人能體會當年林覺民提筆寫下《與妻訣別 書》時,那份對於國家存亡的憂愁及故鄉愛人的思念,把他想對愛妻 說的話寫進信中後從容就義的崇偉。信裡林覺民寫道:「吾充吾愛汝 之心,助天下人愛其所愛,所以敢先汝而死,不顧汝也。汝體吾此心 ,於啼泣之餘,亦以天下人為念,當亦樂犧牲吾身與汝身之福利,為 天下人謀永福也。」林覺民等烈士用生命喚醒國人,助中國擺脫不平 等條約、衝破封建束縛,而深情淒美的一紙家書,讓後世永懷革命先 賢為重興祖國、謀天下人之永福而將個人生死置之度外的堅貞高潔。 Read more

百年法治,對外國法人仍不友善

近期一則歷經地院、智財法院刑事庭到最高法院的營業祕密案件, 引起筆者興趣,該案與民國71年美國蘋果電腦公司自訴案高度相似。 相隔40年,雖《涉外民事法律適用法》、《公司法》均已修正,但《 民法總則施行法》中關於認許、互惠等落伍立法仍不動如山,對這些 實質存在的外國公司來說,仍處於「負擔義務,不享權利」、「縱有 權利卻沒有救濟」的窘境。 Read more

蔡總統該為「良制一國」努力

美國及台灣在川普卸任後均設法調整與大陸之關係,只是做法有別。拜登與習近平在同為兩強副手時便有交往,正如拜登所說:「我跟習近平相處的時間,可能比任何世界領袖都還多,因為我擔任副總統時,曾與他有過24至25小時的私人會談,跟他旅行1萬7000英里。我很了解他。」兩人於上月長達2小時電話會談後,拜登更說:「習近平很聰明,也很強硬,他骨子裡並沒有民主。…我這麼說並不是批評的意思,只是敘述事實」、「我一直都對他說,我們並不需要衝突。」均可看出美國已做足準備,積極促成美陸和解。 Read more

蕃薯村管制陸書是低估人民!

據報載,文化部長李永得就現已存在的陸書事前審查規範表示:從童書《等爸爸回家》談起,大陸黨政軍出版品為文宣品,屬「認知作戰」一環;未來修法可能比照電影放映前之警語,於陸書加註其出版社性質屬解放軍、共產黨或社科院等讓民眾「識別」。對於文化部作法恐違憲之爭議,李部長不惜說出若違憲「下台負責也是天經地義」等語。

1990年代解嚴之初,戒嚴思維及防共意識猶存,故1991年戡亂終止後,1992年施行的《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第37條仍授權訂定陸書審查許可規範。實際上歷任近30位新聞局長、前兩任文化部長對此規皆「備而不用」,2018年鄭麗君部長任內則因發文提醒業者送審陸書惹議,最後認錯「欠周全」落幕。對於用不著又違憲的條文早該修法廢除,李部長堅持「依法處理」管制陸書堪稱30年來第一人。

1930年《出版法》公布時,國民政府對外面臨侵華勢力威脅、對內甫結束北伐,相關措施亦非針對共產黨專法專用。而後在內亂、外患紛擾下政府動員戡亂、戒嚴,也更有必要以《出版法》管理,出版品之發行皆需經事前許可。對於現已不合時宜的規範,理當如同1992年修正《刑法》第100條、1999年廢止《出版法》之作法隨時代跟進,而今政府力排眾議唯獨事前審查陸書,形同復辟《出版法》,令吾人有不知今夕是何夕之嘆。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