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二共识 应该“截弯取直”

据报,国民党新任主席江启臣认为要先赢得人民的信任,才有意义去谈拉近两岸的共识。但有人,特别是林火旺教授,认为不谈九二共识如何去赢得社会的信任呢?笔者体会他俩的看法,也想说几句话。笔者认为,国民党应该将九二共识“截弯取直”定调。

九二共识,大家朗朗上口,“两岸同属一个中国,而我方所指的中国,就是中华民国”,其实浓缩一下,就是“两岸同属中华民国”八个字。

过去要绕一圈讲这八个字,是因为直接说“两岸同属中华民国”,那么对岸必然回以“两岸同属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之亦然,那就不可能有共识,也就无从交流合作。

而既然国民党现在在野,无需跟对岸洽谈协议,“两岸同属中华民国”这个基调,对岸就算口头上不能接受,至少“应该”忍受,这也让国民党可以确立“和中”的立场。 Read more

当防疫成了一场马拉松

新冠病毒已进入全球大流行,我国确诊个案每日以两位数攀升、至今累计169例,其中多是境外移入个案。回首这3个月,社会认为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抗疫初步成功,指挥官陈时中部长可圈可点。然而此时给予陈部长更多的赞美对疫情并无帮助,无论初期抗疫成果如何,政府应即刻盘点第一阶段防疫的缺失及未解决的难题。毕竟对抗疫情,不是短跑冲刺的竞赛,而是一场考验耐力和智慧的马拉松,稳健的开始并不当然为长程达标背书。指挥中心无论在资源、人力与法治层级早已捉襟见肘,蔡总统身为国家领导人,在此危急之际,应挺身而出为艰困疫情做出安定民心的全方位计画,让台湾顺利完成防疫马拉松! Read more

站在“无知之幕”后,部长应该能看得更远

据报导,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要求从湖北返台者一律集中隔离检疫,此外,移民署也对1690名滞留湖北的国人注记,并由民航局发函要求各航空公司除专案包机及经核准者,不得搭载管制名单人员返台。这些滞留湖北的台胞因等不到包机回家,据报近日拟委请律师控诉蔡政府违宪限制人身自由、剥夺国民返乡权。但内政部长徐国勇则表示,台湾同胞没注意到宪法第23条,“人民的自由权利,除为防止妨碍他人自由、避免紧急危难、维持社会秩序,或增进公共利益所必要者外,不得以法律限制。”故徐部长回应,基于疫情防治的理由,当然可以限制人民的权利,徐部长更称我国与日本、美国或法国的做法相同,他们若要告政府,“站在长期从事法律工作的立场,我认为他们不会赢。”

笔者身为法律人,知道徐部长所言或许不虚,然而宪法是国家的根本大法、人民权利的保障书,纵使有宪法第23条规定,亦仅能在合乎该条所列情形下,始可依法限制人民权利,且其限制程度更必须合乎“比例原则”而不能超过“必要范围”。因此宪法是“原则禁止”限制与干预人民自由权,即便“例外允许”限制基本权,亦应从严认定、非到最后手段不得妄图牺牲人民权利。 Read more

是谁害了陈时中部长?

据报导,陆委会主委陈明通以“小明的故事”,表达因为陆配子女滞留大陆无法回台“团聚”的困境,希望开放让小明们入境。正当笔者要肯定政府愿意亡羊补牢、正视陆配子女回台权益时,此政策竟遭逢云霄飞车式的1日4变,中央疫情指挥中心指挥官陈时中部长语出惊人表示“选了国籍自己承担”、“父母丢包小孩,国家没道理收”,拒绝了无我国(中华民国)籍陆配子女入境。虽有人称部长此举“以一挡百”、守护台湾底线,但陈部长的一席言论却让笔者诧异,不敢置信这是陈医师、陈部长会说的话。难道陈部长感染了“抗中、台独流感”?还是哪位精于政治操作、具法律背景的长官向陈部长耳语了未必正确的“法律”分析?究竟,是谁害了陈部长、让陈部长失格与失言了? Read more

是防“疫”,非防“陆”!

农历春节刚结束,为因应2019新型冠状病毒防疫与避免群聚感染,大专院校开学时间因此顺延至2月25日之后。防堵疫情乃当务之急,对“台生”而言尚可期待开学日终会到来,但正如笔者所任教大学,除台生外,尚有国际学生、大陆学生正等待返台开学。

此时在教育部未有完善配套下,仅一句“全面暂缓陆生来台”,使持有“入境许可证”之陆生返台开学遥遥无期。然而,持有“居留证”之外籍学生,纵然14日内曾入境大陆,依外交部领事事务局公告仍可返台隔离后上学。“入境许可证”与“居留证”效力相同,却形成14日内“曾入境大陆之外籍生可来”、“无论有无入境大陆之陆生不能来”之不合理待遇。

为人师者担心,在各大专院校、教育部与中央防疫中心忽视下,欲返台求学的陆生俨然成为被遗忘的一群。 Read more

是时候开启两岸关系的世代对话了

各位读者新春愉快!去年春节,笔者在专栏谈〈团圆饭谈生死预立医疗决定,你做了吗?〉。今年过年接在1月11日总统和立委大选后,选前对两岸的激辩似乎也延伸到家里。或许不妨趁过年和乐气氛,不同世代的长辈与年轻人,可以理性、心平气和聊聊这件攸关未来的大事。笔者愿先抛砖引玉,分享自己的想法。

两岸对笔者而言,既有国族历史情怀也有现实一面。笔者生于昆明,民国38年身为军人的父亲带着母亲、兄姊和5岁的笔者随政府“转进台湾”。但同年10月父亲又“奉命”经香港辗转回四川战区继续“剿匪”,不幸阵亡,享年38岁。尔后直到1991年,笔者以海基会首任祕书长身分受政府委托率团访问北京,才又再度踏上大陆,至今近30年,可说见证了两岸开放探亲后民间互动的起伏与深化。 Read more

和平,是台湾最需要的大红包

庚子年就在眼前,也是义和团之乱一二○周年。义和团事件表征为政者误判国内外情势所带来的祸害,随后“八国联军”更使晚清走向不可逆的灭亡。回顾这段悲剧,让笔者想到选后蔡总统接受BBC专访,被问到两岸面临战争风险时,蔡总统回答:“不能排除战争的可能性…但除了军事准备外,更重要的是,你必须得到国际的支持…我们有相当不错的能力,对中国来说,入侵台湾的代价将非常巨大。”

蔡总统的回答,不能说错,历任总统都不能排除战争的“可能性”。但谈话中,看不到蔡总统丝毫“避战”的努力,甚至认为国际社会将支持她不畏战的强硬立场。对于敏感提问,蔡总统理应不予回应,或转以和平发展为诉求。相反地,春节前夕她却传达若要开战奉陪到底的心态,让人民如何能过上好年? Read more

选后,台湾的地理位置不会改变

2020年总统与立委大选落幕,未来4年确定继续由民进党完全执政。对比选前激情,投票当天整体过程显得平静而有效率,故无论心目中候选人是否当选,我们都该为中华民国民主的胜利庆贺,并继续加强监督政府施政。在此,笔者拟从两个角度谈对此次选举结果之观察。

首先,此次选举蔡英文与民进党并非赢在近4年来内政治理绩效。值得注意者,相较个人色彩浓厚的区域立委,此次民进党在不分区政党票部分从2016年大选的44%下滑至33%,凸显选民对民进党的施政确实存在疑问。违宪的转型正义、失败的司改、冒进的年改、促转会沦落为东厂、官员为立委高铁遗失300万护航、落选地方官转任中央首长、总统府私菸案、挟国会多数强行通过封杀两岸交流的《反渗透法》等在在显示执政团队脱序违法得现象。未来蔡英文是否凭此次大选民意回任党主席,致使民进党占多数的国会完全失去宪法制衡行政权的功能,值得国人关注。

其次,选后两岸关系已经出现的不确定风险或将持续恶化。盖此次选举极可能令执政党对其过去的两岸路线更加自信。尤其蔡英文的副总统当选人赖清德向以“务实的台独工作者”自居,未来执政团队是否会在两岸政策上躁进,令人担忧。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