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言而无信成为政治的新常态

国道收费员再次走上街头,这次则是要求民进党“兑现承诺”。2016年8月,民进党政府由当时的政务委员林万亿与劳动部长郭芳煜与自救会签下协议,事后林万亿则表示自己不代表政府,仅代表个人,所签署的是“君子协议”,无法律效力…。

外界听到林万亿的说法,脸上只能有三条线。如果林万亿不代表政府,或者说没有得到政府的授权,为何自救会要跟你谈判?这样的执政者,似乎是在玩弄两面手法,要安抚社运团体时,就先派一位官员出来全都买单,事过境迁再说这位仁兄“只代表个人”,这样的做法,未来民进党讲话,还有人信吗?

类似的情形,还有2016年的华航空姐罢工,上任第一天的华航董事长,对劳方诉求照单全收,只求能够结束罢工,事后却对签署的协议跳票,奠下今年华航机师罢工的远因。比林万亿好上一点的是,华航并没有说“董事长不能代表华航”,留下了一点颜面。

信用,是执政者最珍贵的资产,也是推动所有政策的前提。“民无信不立”,如果政府变成放羊的孩子,那么就算可以得逞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之后再怎么说都没有人在乎时,又该怎么办?

这样的困境,当然也会出现在国家领导人身上。2010年的ECFA辩论,当时蔡英文主席说“两岸早收清单项目若放入ECFA,就要绑进10年开放期程,九成项目都要开放”。也就是说,依据蔡总统9年前的论述,如果明年ECFA没有扩大开放范围,就必须终止。

然而,这又遭到陆委会的反驳。陆委会近日声明,有关于ECFA的10年大限,WTO“没有任何决定性的共识与标准。”这产生让人震惊的矛盾,就是9年前的蔡英文与今日的陆委会,两者必有其一出尔反尔,不论是谁,对于政府的诚信,都是重大的打击。

又如陈同佳案,也是同样的状况。在香港反送中发生前,政府三番二次希望香港把陈同佳遣送来台,等到香港反送中成为政治利多,政府竟能180度大转弯,拒绝陈同佳来台投案,直到社会舆论大譁,才表示同意陈同佳来台,但接着,却又制造假新闻说马英九的“律师密友”藉陈同佳案,去香港帮港府反送中解套,所以是“魔鬼”。这种翻手是云覆手是雨、我说了算的傲慢反复,让人叹为观止。

最让人民不能接受的是,民进党在野时痛击“鸟笼公投”,把公投奉若神主牌,于是执政后修法大幅降低了公投门槛,然而,只因去年1124公投过程与结果对民进党不利,干脆大刀一挥,就抹了公投的脖子,修法规定“公投拆大选”。因为依照《公投法》规定,公投要通过必须同意票超过不同意票,且有效票必须超过最近1年总统投票,有投票权的总合格选民数的1/4,换算起来,也是要有将近500万选民出来“投票”,而且是投“同意票”,没有“公投绑大选”几乎不可能有这么多人出来投票。

民进党此举,等于创造了一个比国民党更小的鸟笼、实质地“送终公投”。而更让人讶异的是,当民进党自毁公投神主牌后,当年所有唱公投入云的政治人物,只剩下甫宣布退出总统选举的吕秀莲,还曾苦口婆心地发出异音,说这是“背叛民主”。

凡此种种,皆让人们对于政治的不诚无信,感到错愕灰心。难道,政治就必须是满口谎言?难道,政治就必然是今日之我否定昨日之我,说话不算话?

当然,类似这种在野时反对,执政时转弯,或者执政时赞成,在野时反对的转弯例子,民进党并非特例,国民党也有。

例如国民党在野后,对于《劳基法》修法时,以劳团主张的“两例”,去对抗民进党的“一例一休”。但当民进党的“一例一休”怨声载道,既没有发挥保护劳工的功能,又限制了产业的弹性,现在国民党又来批“暴冲”,也同样自我矛盾。

只是国民党也许皮鞋穿惯了,频率相对较低、情况相对轻微。然而,为反对而反对,为权力而转弯的本质,却是雷同。

当失信成为了政治可被接受的“新常态”,台湾的民主还有前途吗?是为忧,却更期待所有从政者守信。共勉之。

(作者为法学教授、律师)

20191104中国时报

〈超国界法小教室〉别让傲慢与偏见蒙蔽了良知

在生活中我们常不经意为自己与他人贴标签,“民主/专制”、“自由/不自由”等偏见在贴上标签的那刻即产生。近来,从两岸乃至国际都急于以标签评断他人,先是美国总统川普要少数族裔女议员回去其腐败无能的原籍国,被批评为煽动种族主义。另外,因香港反送中争议发酵,两岸间也隐约有将大陆地区概括为“反民主、自由”的趋势,令人担忧。

Read more

国庆愿望:人人有未来

庆祝一○八年国庆,有先人筚路蓝缕的缅怀,也有对未来的祝福。在迎接国庆的同时,香港反送中”引发的冲突越演越烈,我们不该忘记,中华民国,不是只有台湾。“反送中”只是冲突表面的理由,真正的症结在于香港市民,对于现在相对自由法治的生活方式,能否延续到下一代的不安,这与台湾人民对“统一”的忧虑,是如此的相似。

Read more

翻转民主,才能人人有未来

近日,在笔者大学同学网络群组中,见到同学们相约出游,召集人贴心提及会协助大家申请“秋冬旅游补助”。笔者一方面感动于同学们多年来不间断的同窗情谊,但心中却也升起对蔡政府旅游补助政策的感慨。此政策美其名是嘉惠于民,但其实只是政府的选前利多买票,将人民的钱从左口袋放到右口袋。这样的民主究竟能带给我们什么?

Read more

秀莲同学,我决定为妳连署

吕秀莲副总统,是我的大学法律系同班同学,当时她总是系上的“资优生”,之后也出国深造,我们都以为,未来她不是台湾的名教授,就是台湾的名律师。

没想到,她却一头栽进党外运动里,并在影响台湾至深且远的“美丽岛案”中,被判处十二年有期徒刑,实际服刑五年余。

笔者对两岸关系的政治理念与秀莲同学不同,但我从来没有怀疑她对民主、法治、人权的信仰与追求。毕竟,要追求权力,要追求财富,在那个年代,有太多更快、更安全的方式。如果不是真正有信仰的人,是不会选择去走秀莲这样艰难的一条路。 Read more

反思年改政策、弭平世代伤口才是首务

大法官终于在今年8月对军公教年改释宪案做出解释(大法官解释781、782、783号),除军公教退休人员不得转任私校规定违反宪法平等原则外,其余涉及“不溯及既往原则”、“信赖保护原则”、“比例原则”之争议,均属合宪。惟大法官史无前例做出28份协同以及不同意见书,足见本案之争议。

笔者过去曾投书〈年改上路最谦卑底线:大法官宣告合宪〉,强调政府不应背信于民,应将预算花在刀口上。纵此3件解释结果不如笔者预期,然笔者不禁好奇,面对被剥夺未来生活依靠的人民,大法官们即使做出合宪解释,心里曾否有过挣扎,又是否愿意将这般两难写于意见书之中,让人民理解大法官虽贵为法律解释权威,却也是本于同理心万分不得已才做出决定。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