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郭朱組「鐵三角」 團結拚勝選

國民黨總統初選由韓國瑜勝出。未來總統和立委獲勝的關鍵,在於韓國瑜、郭台銘、朱立倫三人,是否能夠同心協力在國民黨內合作。

郭台銘尚未表態參選總統前,筆者即撰文「韓國瑜鎮高雄,郭台銘選總統」,並不是因為兩人能力有差,而是考量韓市長帶職參選,會是選舉原罪。

現在初選出爐,韓依然得到多數肯定,證明民意對韓的期盼:人民渴望一位苦民所苦、貼近台灣真實生活及困境的領導人,帶領全民突破重圍、重拾富庶與希望。

柯文哲市長說,韓流的支撐點是「loser」,這是非常不得體的一句話;loser就是弱勢族群,就是苦人,是每個政府要優先照顧的對象。柯市長不是loser,是台大醫學系畢業,IQ157的菁英,但是這樣的菁英,是否有讓社會上的苦人感覺到,為苦人們的利益著想?這才是韓流怒吼的關鍵。草包、loser只反映發言者的優越心態,菁英受台灣栽培愈多,應該愈要「謙卑謙卑再謙卑」。

而郭台銘董事長,從台灣首富跨到政治,也打出漂亮一仗。郭董參選所展現的企圖心,讓許多選民看到「改變的可能」;國民黨應謹記,若這樣的魄力與企圖心,沒有辦法延續到未來執政,將會是非常大的敗筆。

朱立倫,其實是雖敗猶榮。他承擔了選民對菁英型政治人物的厭倦,可說是非戰之罪。朱立倫完整的政治歷練,中道包容的風格,依然是國民黨的重要資產。

縫合初選裂痕,是國民黨當務之急。筆者認為,韓、郭、朱,對未來的國民黨來說,是一個都不能少。而國民黨重返執政,吳敦義主席除了留任黨務之外,也期盼他能進入國會,讓政府運作更為順暢。

韓國瑜傑出的溝通能力,或可效法美國的雷根前總統風格,幽默又穩重,筆者也期待韓總統用人唯才、禮賢下士,以「庶民」的力量團結台灣的各個階層,讓台灣脫胎換骨、突破經濟困境,為兩岸關係創新局。

【陳長文╱法學教授、律師(台北市)】

20190719聯合報

Read more

走向未宣布戒嚴的戒嚴 終是徒勞

美國在台協會前主席卜睿哲(Richard Bush)等百位亞洲專家,聯名以「中國不是敵人(China is not an enemy)」為題於華盛頓郵報發表公開信,警告美國當前「敵視性」的中國政策有損自身與全球利益。就連掀起中美貿易戰的當事國美國,國內都存在認為不應「敵視」大陸的聲浪,不知這記警鐘,是否敲醒了蔡政府?

自年初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習五條」與「探索一國兩制的台灣方案」後,蔡政府最近趁著「香港反送中」之勢,以建立「民主防護網」之名,限縮憲法保障的人民權利。

蔡政府強勢推動所謂「國安五法」的修正,修了《國家安全法》、《刑法》、《國家機密保護法》、《兩岸人民關係條例》還不夠,自詡「民主的守護者」的民進黨團又擬具《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另一修正草案,要在下個會期通過「中共代理人」規範,徹底將不合於民進黨台獨主張的言論趕盡殺絕。 Read more

藍三雄鼎立 都會是好總統

國民黨正在進行史上首次多人競爭的總統初選。甫落幕的政見發表會,雖然不是以辯論的形式,但也擦出不少火花,對這個百年老店來說,是非常好的轉變。

三場發表會,可看出韓國瑜是以「不失分」為原則,要固守自己的基本盤。筆者曾投書「韓國瑜鎮高雄,郭台銘選總統」,這不是因為兩人在能力上有什麼差別,而是考量到韓國瑜畢竟才剛上任高雄市長,參選總統,必然會被貼上許多負面標籤。但如果韓國瑜還可以贏得初選,就表示選民對他的愛好,是遠遠超出其他參選人。

Read more

化解送中爭議,關鍵在法治不在兩制

 

香港修訂《逃犯條例》引發的諸多爭議,大致可分為兩類:一、對港府倉促修法的不滿;二、對大陸人權法治的不信任。就倉促修法,港府已宣布無限期暫緩修訂條例;但港人對大陸長期不信任的主因,其實並非兩制本身,而是大陸在實行兩制下是否有追求法治的堅定決心。

《逃犯條例》修訂爭議起因於港人在台涉犯殺人罪,犯後潛逃回港。但香港法院礙於管轄權限制,無法審理境外發生之殺人罪,又因現行條例禁止香港將犯罪嫌疑人移交至「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任何其他部分」,故無法將嫌疑人交由台灣審理。此次修訂的草案擬使香港得個案將犯罪嫌疑人移送至大陸、台灣、澳門。綜觀條例本身,問題或許不大,然為何會引起港人如此激烈反應,其癥結與香港、大陸之間的時代背景有密不可分的關係。 Read more

拒領沒有國旗的身分證

據報,內政部宣布新版身分證預計於明年10月發行,其中除電子化後的隱私問題外,最具爭議的不外乎就是身分證上「去國旗之爭」。

5月16日內政部長徐國勇於受訪時表示,多數人民都贊成保留國旗,他自己也是贊成,然最後的決定權仍在蘇貞昌院長手上。但回顧2個月前,徐部長方才提出擬取消身分證上國旗的想法,造成輿論譁然。他當時曾言:「過去兩蔣時代的身分證都沒有國旗,大部分國家的身分證也沒有國旗,不希望國旗問題變成政治議題。」不到2個月,徐部長翻臉如翻書,在得知民調後才態度大轉彎,可見當初無疑是無端挑起爭議,徒增內部對立。 Read more

美陸台三角 台不當馬前卒

川普與蔡英文上任迄今,北京─台北─華盛頓的三角關係變化,令人目不暇給,但關心台海安全、兩岸人民福祉者,看到民進黨的政策路線,奠基在毫無保證的川普「善意」上,不得不憂心忡忡。

蔡英文上任後,先是偏離「遵守中華民國憲政體制」的憲政承諾,讓兩岸關係陷入僵局;去年選舉大敗後,蔡英文又激化「辣台妹」路線,以衝撞兩岸關係,挽救自己的民調。

其實依兩岸憲法,現狀就是「一國(中國)兩制(民主政治vs.一黨專政)」,雖香港過去廿二年的經驗,讓北京「以共產黨為首的一國兩制」立場,對台灣人民毫無說服力。然另一方面,民進黨明知無法更改「兩岸同屬中華民國」的憲法框架,卻又在不同場合一再明示台獨意圖。如:在外交部五月六日批評大陸阻我參與世衛大會的新聞稿中,甚至出現「台灣就是台灣,具有完整的國格,不是中國的一部分」之字眼。民進黨的舉措,也讓台灣處在一種自我否定的矛盾困境。

Read more

請問李進勇主委:印尼能,為何台灣不能?

 

月前,印尼政府在台灣及海外多處設下為數眾多的投票所,方便海外印尼人參與印尼大選。印尼,讓國人普遍認為仍是「發展中」的國家,卻有比我們更前瞻的選舉方式─不在籍投票。相比台灣,之前的中選會代理主委陳朝建針對不在籍投票卻言:「明年總統選舉與立委選舉合併舉行,應該是沒有辦法,有困難度。」究竟中華民國的選舉制度還要落後到何時?

試想每次投票:戶籍設於高雄、北漂的大學生要返家投票,首先他必須提早搶購往返北高的車票;接著他必須承受舟車勞頓,還必須在法定投票時間趕至投票所投票。而上述情境若是在行動不便的長者身上,想必又更加艱困不便。 Read more

民進黨誰在乎「民主進步」?

 

民進黨初選僵持不下,賴清德提出新方案,就算自己民調領先,「如果賴也輸韓」,或者「如果蔡也贏韓」,賴清德願意主動退出,支持蔡英文競選連任。

客觀來看,這不叫「更改規則」。打個比方,蔡英文要的是跑一百公尺變成跑兩百,直線變彎道,PU變紅土;而賴清德則是不改變規則,只是如果跑到後段,發生某些情境,他願意在終點線前停下來,禮讓蔡英文。

 

當然,這樣的「讓」,陰謀論者會說不安好心,會說賴清德是要凸顯蔡英文的「弱」,是要表示自己的胸懷大度、全力為黨。那麼蔡英文也可以不接受賴清德的「讓」,正面對決。

現在民進黨的初選情勢,雙方都做過私下民調,知道怎麼樣的規則對誰有利,於是落後一方想盡一切辦法要重新修正。蔡英文是現任總統,掌握資源,自然可以影響中執委的意向,用台灣通俗的話講,就是「博歹賭」。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