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求和平 柯文哲有如鸚鵡救火

近日國防部長邱國正表示:「兩岸情勢是他從軍40年以來最嚴峻的 時刻」,外交部長吳釗燮也示警「兩岸情勢從未像現在如此緊張」, 這些話對也不對,因蔡政府當朝沒有人願意發自內心改善兩岸關係, 兩岸當然緊張嚴峻。此時台北市長柯文哲拋出續辦「台北上海城市論 壇」可謂久違的橄欖枝,柯市長追求和平的努力好似鸚鵡救火,其志可嘉,筆者樂觀其成。 Read more

不要讓大陸對和統絕望

兩岸各自紀念雙十,習近平總書記說「中國共產黨人是孫中山先生革命事業最忠實的繼承者」;蔡英文總統則拋出「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互不隸屬」。北京在思考如何「繼承整個中國」,民進黨則盤算如何製造「兩個中國」,兩黨之差異,可見一斑。

國共長期鬥爭,卻又共同尊崇中山先生,難免「一個孫文,各自表述」;如今習近平不但直接指出「民族、民權、民生的三民主義」,並認為中共是孫中山「最忠實的繼承者」,這換個角度來說,是三民主義,要統一中國了嗎? Read more

光輝十月,追求「良制」編織兩岸「中國結」

光輝十月,大陸慶十一、台北慶雙十,一家兩地各辦喜事。110年 前的10月對全中國人來說意義深遠,因辛亥革命及先賢努力,中國終 於脫離帝制,走向共和法治。這個里程碑,值得大陸與台灣珍惜,畢 竟當前兩岸分的是「治」不是「史」,且兩岸憲法明揭兩岸統一仍待 延續。

只是身為中華民國總統的蔡英文,至今不願接受追求「一個中國」 目標,導致雙十國慶演說撕裂兩岸情感的話不少,而該緬懷的前人歷 史、該積極回應的兩岸政策,卻語焉不詳,徒增不必要的衝突。筆者 感嘆,雙十國慶應能讓國人與全球華人共緬民國建立至今的艱辛與成 就,然而當坦克、飛彈都到了總統府前展示,國慶不免走樣。

筆者提出下列幾點,期待兩岸關係能春暖花開、少走冤枉路: Read more

良制一國,給中共百年的期許!

7月1日是中國共產黨一百周年黨慶,中共總書記兼國家主席習近平 ,在百年黨慶演講提到「我們實現了第一個百年(1921~2021)奮鬥 目標──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大陸在中共領導下,成績斐然,得之不易,筆者百感交集,對此表達誠摯肯定。

咀嚼習總書記演講,其中「…向著建成…現代化強國的第二個百年 …目標…」、「…為實現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嚮往…努力」、「堅持一 個中國原則和九二共識」,推進和平統一」等,正是走在筆者信仰的 「良制一國」的道路上! Read more

裝睡的人叫不醒,「疾言厲色」有用嗎?

政府嚴重錯誤的「3+11」機師檢疫政策,不僅造成破口,嚴重缺乏 救命的疫苗,更導致死亡率持續增加、警戒不斷延長,百姓人心惶惶 、幾近淪為芻狗。面對政府治理無方,筆者「疾言厲色」以〈蔡總統 ,請將顢頇失能的蘇揆撤職!〉投書,要求蔡政府剋期取得去年承諾 人民的疫苗、盡速施打,並調整失職防疫隊形,換上「有能力、具有 公衛專業」的專家,以確保百姓健康! Read more

根除汙名化陋習 請蔡總統帶頭

川普下台之後,經過社會各界的努力與宣導,再加上拜登本人對「中國病毒」的駁斥,民進黨「政府」終於回歸正軌,衛福部官網已將過去常用的「武漢肺炎」定名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改變雖來得遲但仍可予以肯定。在政府終於「知錯能改」後,肩負「促進國際對我國之了解」的堂堂中華民國通訊社(中央社),直到筆者今天投稿時仍毫不避諱使用「武漢肺炎」四字,實在不配以「我國之眼、世界之窗」自居。 Read more

禁陸職缺廣告後 宣布陸為敵?

本月初蔡政府以「為防止大陸挖角我關鍵產業人才」為由,搬出在 勞動部官員口中過去沒人提出質疑、爭議,也無相關處罰、函釋之《 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第34條「未經許可之大陸地區勞務不得在台灣地 區從事廣告活動」(廣告禁止)及第35條規定「從事台灣地區人民赴 大陸地區就業之人力仲介業務列為禁止項目」(仲介禁止),發函要 求人力銀行全面下架大陸地區的職缺廣告,若違法刊登就開罰,涉及 媒合者最高可處500萬。 Read more

個人主權優於國家主權

美日聯合聲明重提「台海和平與穩定的重要性」,雖然拜登上台後全力挺台,但「台獨」顯然不在選項之內。在安全與獨立,生活與主權之間,民進黨的朋友、台灣人民有拜登的智慧嗎?

長期以來,台灣地區人民在統獨之間打轉,獨派(特別是民進黨員)追求台灣主權「獨立」,大陸地區人民絕大多數是統派,捍衛中國主權「完整」。但有誰想過,誰說「主權」是這世界上唯一重要的事?是老天說的?還是放諸萬古而不易的真理?

「主權」這個名詞的出現,不過是最近幾百年的事情,但經歷了兩次世界大戰,我們知道與其追求國家主權的擴張,不如追求個人主權的實現。什麼是「個人主權」?就是可以為自己的生命做主,選擇過什麼樣的生活,實現什麼樣的人生。

「國家主權」就可以讓人民為自己生命做主嗎?過去的納粹德國、現在的緬甸都有國家主權,但他們的人民不能說是幸福;而波多黎各雖只是美國的自治邦,卻沒有選擇獨立,沒有國家主權並不影響波多黎各人民的生活福祉。

在全球化趨勢下,「國家主權」已經一次一次被「超國家」所削弱,聯合國、世界貿易組織、歐洲聯盟,這些被喻為世界進步的指標,都是各國對主權的部分讓與而組成運作的。

政治人物愛談統獨,是因為對自己的權力有幫助,小老百姓為什麼也要被統獨綁架呢?現在的台灣,群體防疫無法落實,邊境無法開放,政府(執政黨)濫權、媒體噤聲,這種種的問題,難道「主權」可以當作鴉片嗎啡,讓一切生活上的苦痛拋諸雲空?

國際法學家勞特派特曾說:「國家是為人類而設,而非人類為國家而設。」國家主權是追求個人主權的手段,如果台灣人民為了虛無縹緲的國家主權,而犧牲自己和家人的主權(更不用說充當霸權棋子),就未免本末倒置了。

國家主權不重要,什麼才重要?制度。制度才是真正可以決定人民幸福的關鍵因素。套進兩岸現狀來說,筆者不支持在兩岸制度還不相容的此刻貿然統一,但更反對急獨,為了「台灣共和國」的虛名,引發戰爭。

如果有一天,大陸和台灣一樣有競爭性的民主制度、有相同的經濟生活水平,這時大陸還會反對台灣獨立嗎?台灣還需要反對國家統一嗎?統不統,獨不獨,在那個時間點上,根本是不重要的。因為,不論統或獨,人民都是幸福的,這樣的想法是筆者近四十年來的立場—中國應該統一,但是不是現在;讓兩岸繼續交流互動,求同存異,追求良制的形成,屆時統一自然水到渠成。

時間,是統獨問題的「雙贏解」,讓時間提供大陸成長的機會,與美國並駕齊驅,讓他們擁有足夠的包容性,包容從統到獨的一切兩岸分合的可能;也讓時間提供台灣更精進於制度的機會,擦亮「民主」和「法治」的招牌。

 

而在那之前,兩岸應彼此尊重,務實交流、相互扶持;名義的部分能讓則讓,不能讓,就回到像九二年會談的智慧基調,給彼此各自表述的空間。

二○○四年,筆者提過類似的概念,不幸的是十七年後,依然適用。

(作者為海峽交流基金會首任秘書長)

20210503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