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元一体 欧盟经验反思两岸未来

每年五月八日和九日是个特别的日子。

五月八日是“世界红十字日”,为的是纪念红十字运动发起人亨利.杜南先生(Henry Dunant 1828-1910)终其一生致力于消弭战争与人道救援的志业。

五月九日则是“欧洲日”,纪念二战后一九五○年五月九日法国外长舒曼(Robert Schuman)向西德总理阿登诺提议:因煤钢是制造武器关键资源,为远离战争,追求永久和平,两国应成立煤钢共同体。共同体即为今日欧盟前身。

此外,五月八日与九日还是二战欧洲战区终战日(因德国投降生效日是欧洲中部时区八日,对俄国与东欧国家是九日)。这个关于“战争与和平”的巧合关联着实特别。 Read more

究竟谁误会了“中国”(China)之名?

据报载,我国政府于本(4)月初决定加强与各国的防疫合作,捐赠1000万片口罩支援疫情严重国家的医疗人员,本月9日再宣布第二波600万片口罩援外,给予国际社会更多支持。政府以中华航空货机运送防疫物资,配合挂上“Taiwan Can Help”等字样布条,推动国际防疫外交。近日却出现质疑声浪,表示“中华航空China Airlines”出现“China”字样,容易使外国民众误会援助物资是来自大陆而有更名的必要。

公司名称并非改不得,但改名既然如苏院长所说兹事体大,华航于本月17日开会后亦认为短期更名不易而列为长期规画。但笔者好奇,究竟是谁误会了“中华”与“China”,而使这几个字顿时成了过街老鼠、众矢之的,要除之而后快。 Read more

忆军队国家化之父-郝柏村将军

1988年1月,蒋经国总统仓促离世,没有明确的指定接班人选。面对突然出现的权力真空,台湾是否会步上8年前,韩国“双十二政变”军事夺权的前例,社会充满了不安与疑虑。

在这样的时间点,被外界以“军事强人”看待的参谋总长郝柏村,公开发表电视讲话,明确表态,“以过去拥戴经国先生的赤诚,来拥戴李总统登辉先生,服从命令,保卫国土。”

这样一段话,为经国先生的宪政改革,画下完美的句点,也让中华民国的民主自由,从此步上正轨,不受军权干扰。经国先生或许错看了李登辉,但是他对郝柏村的信任与授权,郝柏村完整的回报在台湾的中华民国人民身上。 Read more

九二共识 应该“截弯取直”

据报,国民党新任主席江启臣认为要先赢得人民的信任,才有意义去谈拉近两岸的共识。但有人,特别是林火旺教授,认为不谈九二共识如何去赢得社会的信任呢?笔者体会他俩的看法,也想说几句话。笔者认为,国民党应该将九二共识“截弯取直”定调。

九二共识,大家朗朗上口,“两岸同属一个中国,而我方所指的中国,就是中华民国”,其实浓缩一下,就是“两岸同属中华民国”八个字。

过去要绕一圈讲这八个字,是因为直接说“两岸同属中华民国”,那么对岸必然回以“两岸同属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之亦然,那就不可能有共识,也就无从交流合作。

而既然国民党现在在野,无需跟对岸洽谈协议,“两岸同属中华民国”这个基调,对岸就算口头上不能接受,至少“应该”忍受,这也让国民党可以确立“和中”的立场。 Read more

是谁害了陈时中部长?

据报导,陆委会主委陈明通以“小明的故事”,表达因为陆配子女滞留大陆无法回台“团聚”的困境,希望开放让小明们入境。正当笔者要肯定政府愿意亡羊补牢、正视陆配子女回台权益时,此政策竟遭逢云霄飞车式的1日4变,中央疫情指挥中心指挥官陈时中部长语出惊人表示“选了国籍自己承担”、“父母丢包小孩,国家没道理收”,拒绝了无我国(中华民国)籍陆配子女入境。虽有人称部长此举“以一挡百”、守护台湾底线,但陈部长的一席言论却让笔者诧异,不敢置信这是陈医师、陈部长会说的话。难道陈部长感染了“抗中、台独流感”?还是哪位精于政治操作、具法律背景的长官向陈部长耳语了未必正确的“法律”分析?究竟,是谁害了陈部长、让陈部长失格与失言了? Read more

是防“疫”,非防“陆”!

农历春节刚结束,为因应2019新型冠状病毒防疫与避免群聚感染,大专院校开学时间因此顺延至2月25日之后。防堵疫情乃当务之急,对“台生”而言尚可期待开学日终会到来,但正如笔者所任教大学,除台生外,尚有国际学生、大陆学生正等待返台开学。

此时在教育部未有完善配套下,仅一句“全面暂缓陆生来台”,使持有“入境许可证”之陆生返台开学遥遥无期。然而,持有“居留证”之外籍学生,纵然14日内曾入境大陆,依外交部领事事务局公告仍可返台隔离后上学。“入境许可证”与“居留证”效力相同,却形成14日内“曾入境大陆之外籍生可来”、“无论有无入境大陆之陆生不能来”之不合理待遇。

为人师者担心,在各大专院校、教育部与中央防疫中心忽视下,欲返台求学的陆生俨然成为被遗忘的一群。 Read more

是时候开启两岸关系的世代对话了

各位读者新春愉快!去年春节,笔者在专栏谈〈团圆饭谈生死预立医疗决定,你做了吗?〉。今年过年接在1月11日总统和立委大选后,选前对两岸的激辩似乎也延伸到家里。或许不妨趁过年和乐气氛,不同世代的长辈与年轻人,可以理性、心平气和聊聊这件攸关未来的大事。笔者愿先抛砖引玉,分享自己的想法。

两岸对笔者而言,既有国族历史情怀也有现实一面。笔者生于昆明,民国38年身为军人的父亲带着母亲、兄姊和5岁的笔者随政府“转进台湾”。但同年10月父亲又“奉命”经香港辗转回四川战区继续“剿匪”,不幸阵亡,享年38岁。尔后直到1991年,笔者以海基会首任祕书长身分受政府委托率团访问北京,才又再度踏上大陆,至今近30年,可说见证了两岸开放探亲后民间互动的起伏与深化。 Read more

和平,是台湾最需要的大红包

庚子年就在眼前,也是义和团之乱一二○周年。义和团事件表征为政者误判国内外情势所带来的祸害,随后“八国联军”更使晚清走向不可逆的灭亡。回顾这段悲剧,让笔者想到选后蔡总统接受BBC专访,被问到两岸面临战争风险时,蔡总统回答:“不能排除战争的可能性…但除了军事准备外,更重要的是,你必须得到国际的支持…我们有相当不错的能力,对中国来说,入侵台湾的代价将非常巨大。”

蔡总统的回答,不能说错,历任总统都不能排除战争的“可能性”。但谈话中,看不到蔡总统丝毫“避战”的努力,甚至认为国际社会将支持她不畏战的强硬立场。对于敏感提问,蔡总统理应不予回应,或转以和平发展为诉求。相反地,春节前夕她却传达若要开战奉陪到底的心态,让人民如何能过上好年?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