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重开机只需要一个小朋友

民进党籍的考试委员提名人吴新兴,在立法院接受询答时,坦承“民进党不是台独党”,这可以说是公开戳破了民进党的国王新衣,接下来考验的反而是国民党该如何应对。

一直以来,民进党的两难困境是:推动台独,国际框架不允许;不推动台独,又会引来基本教义派“背叛”的质疑。蔡英文总统上台后,终于找到解决的方法,她一方面维持“终极统一”、“两岸一中”的宪政体制;一方面找到机会,就与北京当局互呛,来让青年族群觉得民进党是站在北京的对立面。

除了转移独派压力外,“仇中”对于民进党,还有两大好处: Read more

于情、于理、于法都应让小明回家!

自2月(农历新年假期)至今,部分具中华民国血缘的学童仍滞留大陆无法回台,也就是陆委会主委陈明通口中的“小明”。这些“小明”是台湾地区人民与陆籍配偶在大陆所生的小孩,他们在台设有学籍、加入健保,以居留方式在台湾生活。他们只是在年假期间到大陆探亲,却因为疫情爆发已长达半年无法回台团聚。无论各界如何声援,仍唤醒不了陈部长、苏院长、蔡总统的同理心。日前多位小明的父母至疾管署陈情,看着这些为人父、母的在大热天里高举“防疫不断亲情、两地相思好无情”、“总统部长解禁令、孩子平安回家聚”,让笔者感叹疫情已趋缓到部分地区商务客都能在近期解禁,近日更已开放2238名境外生返台,台湾地区人民的骨肉回台团聚为何仍遥遥无期? Read more

要把陆生lock down到什么时候?

根据教育部最新资料统计显示,2018年大专院校境外学生仍以来自大陆地区计2万9,960人(占23.6%)最多,两岸学生得齐聚于台湾高校、一同学习,乃前总统马英九于2011年开放陆生来台之成果,透过持续深化与交流,从象征“陆生元年”至今,已将届满十年。

但自疫情爆发之初,政府暂缓回乡过农历年的陆生返台上学,不仅大大影响“陆生”受教权,更使应届毕业生生涯规划面临诸多不确定。一个学期已过,新学期将至,据报载目前仍有2.6万名境外学生无法来台(陆生7463人)。

其中更有8000名毕业生(陆港澳生约2500人),加上9月分即将来台的1.6万名新生,则有将近4.2万名学生等待教育部与指挥中心的“明确”指示。 Read more

下一步武统?民进党在想什么?

在两岸民粹对撞,仇恨循环一触即发的时刻,据报导“中国鹰派第一人”解放军退役少将乔良,日前发表文章表示“台湾问题的本质是美中问题”,“一切事业都必须给实现民族复兴让路,包括台湾问题的解决。”乔良的论述,与北京过去的立场有显著的不同,软中有硬,对台湾来说,是一则以喜,一则以忧。

乔良的文章,若得到北京当局“默许”,那么台湾值得称喜的是,至少北京当局是理性的,尚分得清轻重缓急。虽然“武统”仍是两手政策的大筹码,但乔良所述体现出对大陆而言,“武统”不是做不做得到的问题,重点是划不划得来、综效高不高。至少目前为止,北京当局清楚认知到,“武统”未必划得来。

为什么划不来?因为乔良正确指出对北京而言“十四亿人的幸福生活”(民生主义)凌驾任何目标之上,甚至也考虑到武统之后,如何管理台湾,“难道一直军管下去不成”(民权主义)?若北京当局真有“民生、民权优先”思维,那么全中国整体的繁荣与兴盛,将不再只是空谈。 Read more

香港的事,就是我们中国人的事!

据报载,人民代表大会于5月28日在北京通过关于制定“港版国安法”的决定,未来预计最快6月将正式通过立法,并纳入香港《基本法》附件三之中。2003年,港府曾欲依《基本法》第23条制定国安法,引发港人抗议而未果,此时人大直接制定国安法的决定再次令争议浮上台面。此外,由于《基本法》第39条规定,对香港居民权利与自由之限制,不得违反《联合国两公约》(特别是《公民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这也使外界担忧人大通过国安法会否影响公约所保障之言论、集会与新闻自由等权利,逐渐改变邓小平上世纪对“一国两制”的承诺。

香港1997年脱离英国统治、主权移交北京时,邓小平曾于《中英联合声明》承诺: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现有资本主义生活方式五十年不变。作为与香港比邻、血脉相连的台湾,我们该对此事件高度关注的立场有二:一是基于维护法治与人权的角度,假若人大未来立法确定有侵害法治与人权之虞,则我们应当仁不让与港人站在一起;再者,更重要的是基于同为“中国人”的这层历史、政治甚至情怀因素,使我们比起世上其他国家更该加倍关注港人的福祉问题:香港的事就是台湾的事、更是全中国人的事! Read more

多元一体 欧盟经验反思两岸未来

每年五月八日和九日是个特别的日子。

五月八日是“世界红十字日”,为的是纪念红十字运动发起人亨利.杜南先生(Henry Dunant 1828-1910)终其一生致力于消弭战争与人道救援的志业。

五月九日则是“欧洲日”,纪念二战后一九五○年五月九日法国外长舒曼(Robert Schuman)向西德总理阿登诺提议:因煤钢是制造武器关键资源,为远离战争,追求永久和平,两国应成立煤钢共同体。共同体即为今日欧盟前身。

此外,五月八日与九日还是二战欧洲战区终战日(因德国投降生效日是欧洲中部时区八日,对俄国与东欧国家是九日)。这个关于“战争与和平”的巧合关联着实特别。 Read more

究竟谁误会了“中国”(China)之名?

据报载,我国政府于本(4)月初决定加强与各国的防疫合作,捐赠1000万片口罩支援疫情严重国家的医疗人员,本月9日再宣布第二波600万片口罩援外,给予国际社会更多支持。政府以中华航空货机运送防疫物资,配合挂上“Taiwan Can Help”等字样布条,推动国际防疫外交。近日却出现质疑声浪,表示“中华航空China Airlines”出现“China”字样,容易使外国民众误会援助物资是来自大陆而有更名的必要。

公司名称并非改不得,但改名既然如苏院长所说兹事体大,华航于本月17日开会后亦认为短期更名不易而列为长期规画。但笔者好奇,究竟是谁误会了“中华”与“China”,而使这几个字顿时成了过街老鼠、众矢之的,要除之而后快。 Read more

忆军队国家化之父-郝柏村将军

1988年1月,蒋经国总统仓促离世,没有明确的指定接班人选。面对突然出现的权力真空,台湾是否会步上8年前,韩国“双十二政变”军事夺权的前例,社会充满了不安与疑虑。

在这样的时间点,被外界以“军事强人”看待的参谋总长郝柏村,公开发表电视讲话,明确表态,“以过去拥戴经国先生的赤诚,来拥戴李总统登辉先生,服从命令,保卫国土。”

这样一段话,为经国先生的宪政改革,画下完美的句点,也让中华民国的民主自由,从此步上正轨,不受军权干扰。经国先生或许错看了李登辉,但是他对郝柏村的信任与授权,郝柏村完整的回报在台湾的中华民国人民身上。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