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未知共处,成为无限可能的自己

又到一年一度毕业季,恭喜各位同学完成人生阶段性目标!因为新冠病毒的侵袭,不只毕业典礼有别于以往,校园外的世界也格外动荡不安。全球近八百万人确诊、四十余万人丧命,封境更使经济停滞、企业停业或破产,衍生劳工失业等问题。严峻就业环境、计划被打乱或许令毕业生们焦虑沮丧,但笔者却要鼓励大家:在展开人生新阶段之际,将这份未知及挑战,视为人生的一份礼物!因为身处逆境更可能激发潜力,认真思索人生方向。往年常寄语毕业生,谈到抱持热情、好奇心以及慎始慎终的重要。今年除了鼓励同学积极向上,老师有另外两点期许和祝福,希望与即将踏入社会、面对更多未知和变量的各位共勉。 Read more

可以不要数典忘祖吗?

细雨纷纷,每逢清明时节,华人多前往祭祖扫墓,并利用与家族难得的团聚时间,互相分享往生亲人的温馨点滴。传说清明是古代民间仿效帝王将相的“墓祭”之礼,逐渐使慎终追远、敦亲睦族的清明祭祖观念发展为中华民族的文化。尽管今年清明受到新冠肺炎疫情波及,使两岸祭祖活动或多或少受到影响,但无论如何,清明所承载中华民族敬天怀祖、缅怀亲人的传统文化和历史意义,始终不变。

慎终追远,不单为纪念祖先,更有缅怀先人立言作德、展望未来之意。但从近年历史教育课纲调降“中国史”比重、人民对过去的史事逐渐淡忘观之,构筑“中华民国”的历史根基正面临严峻挑战。正如清明是“中华”文化重要内涵,中华民族历史记忆的“中国”元素能否如此轻易割舍?笔者对此持高度保留态度。另外对于课纲的调整,乃至社会上每个人应如何看待“历史”,笔者有几点想法和读者分享。 Read more

打破智能障碍者的就业藩篱

据报,今(2019)年7月间,古亭工坊小作所的开设引发大楼管委会反弹,事实上,这不是智能障碍者第一次受到社区排斥,从1983年枫桥新村案到2018年东明扶爱家园,类似事件一再上演。笔者30年前(1990)于红十字会推动“让爱穿透障碍专案”,呼吁应强化社会对智能障碍者及其家庭的障碍意识。不想时至今日,社会对智能障碍者的偏见仍是如此严苛。据悉,古亭工坊已顺利开幕,圆满的结果虽令人欣慰,但对于弱势权益保障,我们仍有努力的空间。 Read more

捐款之外,还需要你的同理心

儿童福利联盟(下称儿福)自民国80年底成立至今已28年,全台共计29个据点,长期关注儿少人权、协寻失踪儿童及收出养服务等,对儿少福利有重大贡献。报载今年11月儿福以新台币3.7亿元,在台北市内湖区购置一整层办公室,有民众质疑善款用来“帮忙缴房贷”,因而涌入要求退款的电话。儿福表示北区办公室年租金近600万元,还要面临涨价与搬家的压力;再者,愿意将大坪数近捷运站的建案卖给社福团体者也少。儿福从1998年开始陈报教育部提拨部分所得转为购屋基金长达21年,终于才在今年得以购置办公楼层。

据了解,上述儿福事件在理性沟通后已经落幕,但报章媒体上部分情绪性发言和报导却已造成了伤害,相当令人遗憾。笔者对此感同身受。 Read more

翻转“冷漠”社会,让台湾“温暖”起来

今年学测作文题目为“温暖的心”,有意提醒莘莘学子以温暖的心照亮周遭事物。比起考生们以笔下文字展现善心,笔者更盼众人能真的“起而行”,以温暖的心将奉献社会践行于日常。多数人在独善其身的时代,往往选择冷漠与忽视,因此台湾社会若欲“翻转冷漠”,除仰赖温暖的心,或许更需实践的坚持与毅力。

新的一年,让我们先回顾你我都“不陌生”的点滴…… Read more

团圆饭谈生死─预立医疗决定,你做了吗?

岁末年终,又到了阖家团圆的时节。试想:团聚欢乐的时刻,除了拜年寒暄,有什么是我们该/想/能为最亲爱的家人做的事呢?也许是一同讨论我们心底知道很重要,但总觉得还有机会,因此迟迟未开口:关于生命终点那道题。藉团聚之际,倾听每位家人对临终的期待,在温馨的氛围中一起预习这场人生期末考:预立医疗决定。 Read more

碍,是生命给我们最美好的礼物

近日事务所一位前同事来拜访,分享自己生命因听损女儿而改变的故事,让我们看到为人父母的勇气,也反思社会的障碍意识是否有进步空间。

莉芳二十年前曾服务于理律法律事务所,长女在一岁时诊断有重度听损,可以想见在听到医师告知当下,为人父母面临的紧张、担忧,甚至在还不清楚听损会有什么样影响时,就必须为女儿的治疗来回奔走。

Read more

【推荐序】老兵的一生,写不尽的百年孤寂

2016年夏天,我收到一封信,与两本厚重的手写剧本影本,剧本中贴著许多剪剪贴贴更新的纸片。李仁杰先生信中告诉我,想拍一部关于抗战老兵的电影,请我对剧本提供意见。

看这封信当下,我感到有些茫然,我是律师,如何能评点剧本、理解影剧制作呢?

 ・不可承受的轻重,试解解不开的问题

但是,想到时年 95岁的老兵尚有这样精力抓紧时间用心记述,不仅已出版多本著作,还一心想解开统独对立的难题,敢言呼吁大陆施行民主良制⋯⋯那一股满怀热情、对后代幸福的挂心,恨不得让民国 38年( 1949年)的遗憾就在他这一生中解决的殷切,实在让我没有办法开口拒绝。

况且,相较下 70岁出头的我虽然已被死亡天使叩门两次,还算是“年富力强”的小伙子吧!因此我勉力抽空读起了剧本,并咨询了艺文界友人与知名抗战纪录片制作人陈君天先生。

这是我与仁杰先生的缘起。那我与老兵的缘起呢?“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老,是一份幸福。对我的家庭而言,家里的老兵是求不得的至宝,很“羡慕”别人家里,有变老的兵。每当看见老当益壮的老兵们,我常想起我那“没有机会凋零、升格老兵”的 38岁阵亡的国军父亲,从我 20岁、 40岁、 50岁想到现在 70多岁了,父亲 70岁、 90岁、 100岁时,会是什么形貌呢?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