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语毕业生:及早找到你的北极星

大学毕业生大学毕业生。(中时报系资料照)

诚如“毕业典礼”的英文叫做commencement,也就是开始的意思,恭喜同学们展开另一新阶段。你们知道宽阔的视野与胸襟对人生多么重要,也将会不断提升自己;这让你们有能力因应未来世界的变化,还能成就许多好事。

有报告说,成长在全球化及网络化时代的你们,可望活到100岁,比目前平均寿命多了20岁。人生可多出几个阶段、有更多选择。孔子说“后生可畏。”仰望着你们的未来,就像夜空中满天繁星般,有无限可能。然而,选择很多,就担保你拥有精彩愉快的人生吗?当然不,那也可能让人愈犹豫,注意力失焦、不够珍惜,甚至迷惘、随波逐流。 Read more

【东吴法学院毕典致词】寻找人生的北极星

院长、老师、同学们与家长亲友,大家好

恭喜同学们完成了东吴法学院的学程,要展开下一个阶段了,毕业典礼叫做commencement,就是这个意思。

父母老师的骄傲
你们很骄傲地从东吴法学院毕业,你们也是父母、老师们的骄傲。你知道宽阔的视野与胸襟对于人生是多么重要,你将会不断提升自己;这让你不但有能力因应未来世界的变化,还能成就许多好事。 Read more

祖父心惰/白纸黑字的爱

年过七十,人生之乐就是含饴弄孙。与孙儿相处,每有意外童趣,是一大乐。我很喜欢逗四岁的外孙女小P,常常问她:“妳爱不爱外公?”

聪明又调皮的小P,明知我想得到“小P爱外公”的答案,硬是不说或直接说不爱。有时不肯回答,有时则开始排序,告诉我,“最爱妈妈、第二爸爸……第三关关哥哥、第四乐乐哥哥……第十二小飞(女婿养的狗)、第十三黑皮(我养的狗)……”都数到第十三了,还是轮不到我。 Read more

话 为你我而说

读完星云大师的“贫僧有话有说”系列文,第一个念头是“说得太好了”,但也不无遗憾,如果“早些说就更好”。

凡事好奇的我,曾问一位学佛的学生,“如果慈济真的如批评者所说的,按照佛教义理,会怎么样?”“出家人做坏事,果报很重,来世应该会轮回到三涂,就是地狱道、饿鬼道、畜牲道。” Read more

【书籍/短片】失智怎么伴/陈长文 做最坏打算、最好的准备

【书籍/短片】失智怎么伴/陈长文 做最坏打算、最好的准备

律师陈长文回忆母亲过世3年前,得到失智症的经过,仍有无限的感慨。陈长文说,无论是年轻的,年长的,都应该对失智症有正确的认识。自己也迈入了七十岁,他要告诉他的子女,“如果我出现失智症的症状,请放心做好安排,让父亲的状况能得到照顾,而不要增加你们的心理负担。” Read more

再遇死亡天使:先后遇上国人两大死因 我应该如何面对新旅程

笔者于日前完成了心导管装支架手术,术后复原良好。手术前,说不担心只是安慰他人,虽然该手术发展成熟,但再小的风险机率一旦发生,对当事人就是百分之百。所以,笔者不免从生命意义的角度想了一回,浮现一些对人生的感想,在手术前写下一封短信分享给同事,也借此与读者分享。
笔者是在体检中检查出心律不整的毛病,随后透过断层扫描发现动脉堵塞,极可能得做装支架的手术。这让我很意外,因为从我的生活、健康状况、家族病史,都找不到心血管疾病的危险因子。
还记得医生说:“人最担心两种身体状况:癌症和心血管疾病。”也是国人前二大死亡原因。我倒从没想到,我竟先后遇到了。
五年前,我在运动后有血尿症状,透过超音波检查,发现膀胱有个小的恶性肿瘤,还好发现得早,摘除后复原良好。
那时,我写了一篇〈当我遇见了死亡天使〉,把癌症形容为死亡天使,描写初遇所历经的心情起落。没想到五年后又意外遇到死亡天使:心血管疾病。
也许是五年前初遇时,曾由生到死、由死到生的想了一遍人生,这一次再遇,好像反而有点习惯,多了一些坦然和释然。
但这次,我倒更认真想了一件事:如果这次死亡天使和五年前一样,只是打个招呼就走了,那也只不过是暂时的离开。因为随着年纪增加,死亡天使的拜访将愈来愈频繁,直到有一天,他不再访后即走,而是正式邀我走向另一旅程。
也因此,我开始朝着死亡的必然性去思考人生。我该用什么样的心情与态度来面对,即使不是这一次,有一天也必将到来的“新旅程”?
我回溯了人生的历程,一点一滴的盘点经历过的事。
例如在做电脑断层前几天,我参加两岸学生菁英营时,学生问我:“在商业挂帅的律师行业里,要做个争气法律人,如何看待职业和志业的关系?”
我想了想回答:“答案在,争气的律师行业既是职业也是志业,就好比这既是生活也是生命。”我常想,我是一个万分幸运的人,在所服务的律师事务所工作数十年,构成我的生活与生命,也成就了我的职业与志业。也因为有事务所同事的支持,我才能在包括红十字会、海基会、两岸的学校在内的公益团体当志工,有机会奉献。
我心中总想着一句话“为善者成”(Doing Well by Doing Good),真正的工作意义,都是植基在善念之上。这样的自我期待,让我觉得生命充满,相信人可以在生活中活出不同的生命,而在生命中自然的生活。所以,我想把“为善者成”这句话送给大家,犹如事务所同仁选了“关怀、服务、卓越”作为共同愿景。笔者的一位合伙人说的好:“我们的文化就是坚持作对的事,不把收入当作最高原则,希望这种传统要延续。”
这次检查结果虽然是很大意外,但也给了自己另一种思考生命的挑战。而亲友们的祝福,也让自己感到人生温暖满怀。
而对这位二度造访的死亡天使,我试着用一种“朋友”的心情和他对话,体会他想告诉我的人生禅意。
不过,我当然还是有小小的留恋。我欢迎这位天使朋友以后可以另外找时间来拜访,如果,他这一次并不打算邀我远行的话。
祝福大家平安、快乐、健康!
2014-07-19╱联合报╱第A17版╱民意论坛╱陈长文╱法学教授、律师(台北市)
【2014/07/19  联合报 10307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