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趋势观察 开放 台湾必走的路 陈长文谈社经环境变迁 

【2015-11-06/经济日报/A21版/经营管理】【潘姿羽】理律法律事务所所长暨执行合伙人陈长文谈起《理律˙台湾˙50年》,书中50个故事各有主题、背景,包含吸引外资、经济转型、资本市场发展以及发规松绑等,若要用一个精神概括,那便是“开放”。

理律法律事务所今年成立50周年,这数字不只代表理律的成长茁壮,也意味理律的历史,也就是台湾经济社会环境转型、变革甚至进步的历史。

理律法律事务所所长暨执行合伙人陈长文谈起《理律˙台湾˙50年》,书中50个故事各有主题、背景,包含吸引外资、经济转型、资本市场发展以及发规松绑等,若要用一个精神概括,那便是“开放”。 Read more

【罗智强自序】写不完的精彩――理律,丰富的台湾传奇

【罗智强自序】写不完的精彩――理律,丰富的台湾传奇

我喜欢说故事,因此,在谈《理律.台湾.50年》这本书的写作历程前,我想先说两个故事。

一位理律的退休同仁,回忆她刚进入理律时,就代表银行扣押了前南越总统阮文绍在一九七五年偕家人飞来台湾的座机。这架飞机,是阮文绍在西贡陷落后,乘坐来台的波音七二七,现在还陈列在新竹县横山乡的中华科技大学。她说她“当初吓死了”。这段回忆也成为一种“另类”的历史见证。 Read more

【高希均推荐序】  随台湾经济发展起飞――“理律”五十年的成就

【高希均推荐序】 随台湾经济发展起飞――“理律”五十年的成就

(一)民间贡献

八月下旬去杜拜开会,为自己带了一本要读的书稿《理律.台湾.50年》。一路上深被书中五十篇文章所吸引。它们清晰而生动地描述了“理律”五十年的成就,使我一再惊喜地发现这些律师群默默地在台湾贫穷与落后的过程中,做了这么多促进经济起飞、社会进步、正义伸张、人权维护等等的大事。

室外是摄氏四十五度的炎热,旅馆里室内冷气低到摄氏二十度。为了迎接二○二○世博会,杜拜还在兴建更奢华及炫耀的建筑,我想他们最缺的不是更多的摩天大楼,而是一个专业的、诚信的、尽社会责任的法律事务所;或者更广义地说,是一个法治社会。 Read more

【萧万长推荐序】 理律,台湾经济发展的活历史

【萧万长推荐序】 理律,台湾经济发展的活历史

理律是我在国贸局服务时互动密切的法律事务所。

一九七○年代起,台湾经济发展走向自由开放,吸引外国企业高度注意。外商纷纷来台洽询商机,但对我国法令规章并不熟悉,大都是透过理律与政府打交道,我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与理律建立关系。

当时,我推动外商来台投资,希望台湾经济早点与国际接轨,积极与各国业者接触。在争取外商投资过程中,涉及智财权的谈判、开放市场的磋商等许多议题,理律从旁提供重要参考意见。就我来说,理律是一个免费又有效的咨询机构,让相关工作能顺利进行;对理律而言,也因此受到更多的外商重视,争取不少生意,可说是双赢互补。 Read more

【陈长文序】理律五十,为善者成

【陈长文序】理律五十,为善者成

《理律・台湾・50年》新书—(陈长文)以往我不常回顾过去,一是因为父亲在我五岁(民国卅八年)时奉命从台湾返回四川,在战役中捐躯,母亲独自照顾四个孩子成长,家中难以容纳回顾的悲伤。二是因为,生在台湾励精图治的年代,绝大多数人都是向前全力奋进,认真求学、就业、投入社会,为家也为国贡献心力,目光专注前方的同时,也就少了回首故道的心情。

转眼我已年逾古稀,自从国外完成学业回国,教书、参加理律法律事务所,已超过四十三年。有了年纪,尤其在母亲十年前过世以后,我思念双亲、思念起成长的时代;我开始回顾,不只是个人走过的痕迹,更多的是自己与所投身的环境融合交织的脉络。在生命的浮光掠影中,理性的执著与感性的激荡不断交错,谱出一篇篇充满感恩的回忆。而这一段人生最精华的岁月,跟“理律”密不可分。 Read more

(索引)《胸怀社会──台大公益家 》–追求正义真理的铁汉法律人──公益律师陈长文

胸怀社会台大公益家

收录〈追求正义真理的铁汉法律人──公益律师陈长文〉

《胸怀社会──台大公益家 》
2009年03月

丛书系列Taida 台大系列
ISBN: 978-986-01-7712-1
http://www.press.ntu.edu.tw/?act=book&refer=ntup_book00332

《胸怀社会-台大公益家》

【书籍简介】

国立台湾大学自建校以来,培育出无数的优秀人才,踏出校门后成为各行各业的菁英表率、社会的领袖人物,我们的校友承先启后,扮演促进国家社会不断前进的推手。民国九十八年适逢台湾大学纪念创校八十周年,台大出版中心特别在“台大人丛书”中,规划了“社会领袖系列”,邀请在经理人、创业家与公益家,三个重要领域拥有卓越成就的校友接受专访,完成了《运筹维幄-台大经理人》、《挑战创新-台大创业家》、《胸怀社会─台大公益家》三本专书,期待透过这些校友的精彩生涯故事,一方面激厉后学、一方面也为学校建立起珍贵的校友发展档案库,纪录台大教育对个人、社会与国家的影响。

本书《胸怀社会-台大公益家》专访了六位在各领域运用所学与经验,在发展事业长才的过程中,仍不忘感恩回馈,以己之所长造福大众,他们分别是尤美女、 李家同、张杏如、许文政、陈长文、简静惠(依姓氏笔划排序)。

六位杰出校友各有所学专长,在专业发展上表现卓越,并积极结合己身学识经验,从妇女权益、幼儿教育、弱势扶助、文化生活、医疗服务等不同面向为人群谋福利:尤美女律师长期投入妇女运动,排除艰难为台湾妇女制定许多法律保障妇女人权,成为国内第一个带领妇女团体修改法律、制定法律的女权律师,身兼妇女新知基金会董事、行政院妇女权益促进委员会委员、国际职业妇女协会副理事长、国际妇女法学会理事;清华大学荣誉教授李家同,曾在美国卫生总署、美国海军研究所担任研究员,回国后在清华大学任教期间,积极展开对台湾资讯教育及整体社会的关怀,关注贫穷问题与弱势团体;信谊基金会执行长张杏如,在基金会下以民间非营利组织的角色成立“信谊学前教育研究发展中心”,除开国内儿童学前教育之先驱,更在此支持体系下,推广幼儿早期阅读和台湾图画书的出版;罗许基金会董事长许文政,怀抱“亲吾亲以及人之亲”行医的博爱精神理念,创办现今的罗东博爱医院,并成立罗许基金会,以义诊或实际金钱补助服务偏远地区与弱势族群,并跨足政治以期站在更高的位置造福人群;公益律师陈长文,是国内著名的国际法专家,除了法律教育与律师工作,更长年投入公益活动,担任红十字会志工迄今二十年, 积极从事人道服务、国际援助工作;洪建全文教基金会董事长简静惠,一生以公益为事业,推广阅读与文化不遗余力,创办多项讲座并写作书籍,以期与共多人分享历史、人文,相信社会人与人间因此良性的循环。

真诚、有理想、乐在分享、追求公平、关怀生命、勇于接受挑战,是我们在这六位校友身上看到的共同点。本书从校友回顾台大的求学生活开始,逐步深入挖掘他们的生涯发展历程,包括他们投入公益的源起,记忆深刻的人生转折与抉择,以及如何在个别领域从所学出发,关怀更广大的社会利益,从中发掘大学教育的养成所造成的影响,还有一份身为台大校友特有的使命感与感恩回馈的胸怀,他们也在最后提出自己对年轻后辈的建议,以及对母校台大的期望。

《胸怀社会-台大公益家》揭开了六位杰出校友的椰林往事,让我们看见在不同时空下,台大人如何求学精进、拟定方向、建立专业、思考人生。这是一本值得台大师生阅读的学习励志书,也是启发所有人从对自身肯定、感恩开始,培养回馈关怀心的人生典范。他们的生涯故事见证了台湾大学的教育成就,以及台大人在发展个人事业长才的同时,念兹在兹对普罗大众的关怀,对增进社会各层面福祉的不遗余力。

【目次】

执法仗义为女性发声
──尤美女律师

贫童与弱势者的守护天使
──清华大学荣誉教授李家同

襟抱天下,温柔中见坚毅
──信谊基金会执行长张杏如

从在地出发的公益家
──罗许基金会董事长许文政

追求正义真理的铁汉法律人
──公益律师陈长文

艺文人生,事业即志业
──洪建全文教基金会董事长简静惠

【专访】理律走过人性试炼

作者:宋秉忠 │ 摄影:陈宗怡
出处:2005年3月号《远见杂志》 第225期

走过2004年,对理律和陈长文来说,都是最严苛的一年。

     12月24日圣诞节前夕,理律律师事务所的新合伙人和资深顾问三十九人共同签署了一份新合同。厚厚一叠的契约书重新规范了理律的所有权、决策权、利润分配、和重大责任归属等相当“敏感”的议题。

     理律掌门人陈长文和首席资深顾问李光焘三十多年来,首度将权力下放给由十一人组成的执委会,票选出陈长文和合伙律师李念祖分别担任正副执行长,接班布局,浮上台面。

     比起原先仅有两页的旧契约书,厚达四十页的新合约,更像一本宣誓“企业再造”的白皮书,展现了新团队锐意求变的企图心,也诉说著这一年来理律走过的严苛挑战。

     “我们没有弃船,”陈长文不改一贯犀利、傲人的口吻:“有句话说得好,打不死我的,会使我更坚强。”

     这一连串来的打击不只是新台币30亿元的债务,还有和搭档三十年的徐小波拆伙,以及资深同仁刘绍梁等相继在去年6月间离去,因此流失了一些客户。

     一时间,人心惶惶,有媒体以耸动的标题直指理律的困境:“敌人不在30亿,在向心力!”

  而对年幼丧父的陈长文更残酷的是,相依为命、高龄九十岁的母亲,也在去年3月间过世,丧礼上痛哭失声的陈长文,令全场亲友动容,战友李光焘就撰文形容不茍言笑的陈长文:“有时好像酷得没有人性,我却看他流过三次泪。”

     第一次是满心期待爱子出生,孰料胎儿脑部缺氧,导致脑性麻痺,李光焘夫妇急奔陈府探视,“无奈与痛心的长文,泪流满面”。

     第二次是风暴当头,正与受害客户新帝密集谈判、事务所求生图存之际,一回协商破裂,会议暂时中止,陈长文静静地回到自己办公室,只开了一盏小灯,“昏暗中,独坐办公桌后的长文,两眼直视,没有表情的脸上布满泪痕。”

     撞见此景的李光焘,很惊讶老同学一夕间苍老了许多,安慰几句话便离去。孰料,没一会儿功夫,陈长文就若无其事地回到谈判桌,恢复他那充满信心,纵横全局的谈判。

只接受高贵的人性

     在陈长文的人生字典里,没有“挫败”这两个字。

     2003年10月15日刘伟杰盗卖客户股票弊案爆发后,一个月内,理律就和对方达成赔偿协议,一肩扛起的不仅是30亿元的债务,还有业界及社会大众对理律的期许。

主导谈判的陈长文不但在第一时间,化解理律和他个人有史以来最大危机,而且谈判成果出人意料:

     当年度先偿付2000万美元,其余4800万美元以信用状做保证,分四年偿还(2004年的1200万美元也已经如期付清),但是不足的1800万美元,居然取得新帝最大的信任,可以连续十八年由理律每年提供100万美元的法律服务、公益慈善和教育投资,以无形资产代偿。

     这对“输在信任(太相信刘伟杰)、也赢在信任”的理律,无疑是一大激励,陈长文特别引用黎巴嫩文豪纪伯伦一段饶富哲理的优美诗词激励同仁:“没有贝壳的痛苦,就没有美丽的珍珠”,形容理律是历创的珍珠。

     然而,30亿元不是个小数字,也不是每个人都像陈长文一样,“只接受高贵的人性”。责任的疏失由谁负?庞大的债务谁来扛?理律今后还能否持续下去?一连串的挑战,试炼着人性,也考验著理律的团队。

     去年上半年的离职潮,凸显了上述的议题,也是长久来对事务所“机构太庞大、决策不够民主、制度不够透明”的反弹,种种冲击,逼得陈长文必须赶快做出稳定军心的大动作。从6月开始,成立工作小组,举行一连串的会议,试图凝聚共识,启动组织再造。

尽管陈长文透露,早在刘案爆发以前,心中就已酝酿组织再造的蓝图,例如五大部门有许多业务是重叠的或是分工不够精细,他早就想要分割清楚,但碍于律师们的个性一向保守,不轻言改变,一直很难推动。

     从这个角度看问题,陈长文表示,他还真的很感谢刘伟杰,所谓“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让理律痛定思痛,反而有了改革的动力。

     例如,事务所这几年积极推动的“知识管理”,在去年全面进入e化的过程中,抱怨的杂音或阻力,都比预期小许多,管理的机制与效能,已经逐渐显现。

     理律的一位客户指出,很多企业领导人,害怕组织庞大,员工安于逸乐失去竞争力,还会故意制造假危机,唤起员工的忧患意识,“陈长文显然深谙危机化转机之道,抓住了改革的契机。”

     只是,经历这样的教训,修这门课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了,回首这一年心路历程,陈长文只有三个字:“非常累。”

自身做起权力下放

“组织再造,说穿了,就是权力的重分配”,理律一位资深同仁剀切直言,陈、李二人推动改革,从自身做起,将过去的决策大权下放给由十一人新组成的执委会,既有交棒传承的意味,也希望改造工程,是由下而上来启动。陈长文心里很明白,任何的改革,很难从上往下去推动,尤其他面对的又是一群聪明过人的律师。

     首先,他和李光焘取得协议,在2007年债务全部还清之前,两人不拿年终报酬,化解同仁心头最大的一块疑虑:“30亿元债务到底谁来扛?”

     由于陈、李两人愿意扛下近一半的债务,使得理律即使在最困难的2003年,其他合伙人和资深顾问仍然可以拿到过去正常年份一半的分红,2004年随着债务负担逐渐减轻,部分人甚至可以拿到正常年份九成以上的分红。

     至于在刘案发生后新晋升的合伙人,则完全不需要负担30亿元债务。

     今年元旦才晋升合伙人的林恒锋律师,已经在理律工作七年半。他表示,很感谢陈长文等资深同仁的担当,让他们这些后生晚辈不会因为也要去扛债务,而对争取升迁踌躇不前;而且与其他律师所相较,重“绩效”的理律在考量年终报酬时,“年资”占的比重最低,这让年轻人很振奋。

 接着,陈长文请了一位即将退休的同仁,向三十九位合伙人和资深顾问征询改革意见,因为即将退休的同仁最没有利益冲突,比较能忠实反映各方意见,并且从四十人中遴选出十多人,组成“改革精进小组”。

     为了让意见能充分讨论和真实呈现,陈长文和李光焘在每次开工作会议前先讲原则性建议,然后就退席,让小组充分讨论。两人甚至允许小组讨论他们在理律的地位问题。

     工作小组2004年4月成立,6、7月开始运作,半年来,前后开过三十多场讨论会,会后,又再向所有合伙人、资深顾问反复说明会议情况达八、九次之多。会议都选在周末加班召开,有几回还挑灯夜战到深夜。

组织说真话

     资深顾问刘瑞霖用“苦不堪言”和“疲劳轰炸”回忆起这段经验,因为律师先天就是一群“据理力争、字斟句酌”很难沟通的人;讨论的又是与切身利益相关的酬偿分配、权力制衡和接班人选等敏感议题,每一回合,天人交战地考验著众人的向心力:

     “过去你的绩效只要摊给三位老板看,现在要给其他九个人(执委会成员)一起评估,你服气吗?”

     “光是讨论执委会应该设几个席次,也可以吵个大半天!”

 “甚至连要不要进行改革,都有不同的声音,有人主张要激进,有人担心组织因此而崩解。”

     一位合伙律师一度怀疑就是再开一百年的会议,也解决不了大家的争议,最后领悟到大伙只有学会“agree to disagree”,才有共识可言。

     更有人用“巨人肩膀上的侏儒”劝合意见分歧者,比喻理律雄厚的资源像巨人,每位合伙人就像侏儒,如果理律这个组织散掉了,巨人倒下,侏儒也无法幸存。

     整个反复沟通、调和歧见的过程,正如《第五项修练》作者圣吉(Peter Senge)一再提及的:“只有在一个可以诚实说出遇到难题的环境中,人们才有可能学习与合作。”

     终于,去年圣诞节前夕,经过四十人“用力”沟通的新契约书,顺利出炉,大伙一一签字,并且拍照留影,十分珍惜“尽管意见冲突,大家还在同一条船上”的成果。

     李念祖很感慨,十年前就听人喊企业再造的口号,自己也去听过课,这回才真正体验到,组织变革有多艰钜,但也发现组织内再复杂的问题,都可以透过沟通来解决。

 已在理律服务超过二十六年的资深顾问李永芬,这一年的心情起伏有如云霄飞车,她形容刘伟杰事件就像上天给理律人出了道测验题,从扛起债务到向心力的考验,也只有理律人能通过测试:“如果我们这群人只是利益结合,没有核心价值观,就不可能撑过去。”

     据了解,自弊案爆发后一年多来,理律业务并没有因此受到冲击,2004年甚至还有1.8%到2%的营收成长。“它是员工内控出了问题,法务方面的专业能力,我们还是肯定的,”阳明海运董事长卢峰海道出大部分客户的认知。

尽量缩短阵痛期

     去年,因个人生涯规划另起炉灶的理安事务所合伙律师杨晓邦,很珍惜曾在理律“与一群工作狂打拼”的岁月,也很清楚理律雄厚的实力,形容弊案的冲击对理律这块金字招牌,只是稍微蒙尘,不会影响它的价值,“刘伟杰案的确是个严苛的考验,但不是过不去的考验。”

     对于理律启动一连串的组织再造,已是局外人的杨晓邦,依然很尊敬老长官陈长文,“他的意志力坚强,想做的事,一定会贯彻到底。”但也剀切地指出,任何改革都会引起反弹,有人得利,有人利益受损,如何将阵痛期缩到最短,对领导者是一大挑战;尤其是大型的机构,太平盛世时有经营上的规模优势,但面临改革时,压力反弹也特别大。

  第二阶段的再造工程,理律将重组PG(Practice Group),将过去的五大部门,重新分割为二十多个工作团队,希望为客户提供分工更细、更专业的服务,并一改过去“某部门独大、各自为政”的现象。由于牵连面甚广,避免人心浮动,改组计画将先试行一年,原来各部门主管也暂不调动,让同仁有缓冲适应期。

     陈长文的心中自有布局,改革急不来,也不可能只靠几个核心干部。

     在圣诞节前夕取得合伙律师们的签约共识后,紧接着赶在年终尾牙的同一天,他号召事务所五百多位同仁,举行了一场前所未有的誓师大会,既为再造工程做暖身,也象征与“多事的2004年”做告别。

     大会选在老旧的台北学苑进行,浓郁的历史感挑战着当天的座谈主题“精进中的理律”,真能走过三十五年的荣耀,再创新局?

     陈长文在一开场就挑明地说,为了永续制度的建立,理律真正的挑战才开始,“30亿元的债务,金额虽巨,不过就是还而已,但理念之隙,即使只有线宽纸薄,却是最难弥合的。”

     他激励同仁,就是因着一股“对社会、对客户和对自己有高标准的期许”,让理律能从风暴中走出来,强调“关怀、服务、卓越”是理律永远不变的核心价值。

 另外,大会也特别安排执行律师李光焘,以感性的口吻,追述早年创办人李泽民和父亲李潮年发迹时一些很温馨、理律人引以为傲的小故事。看得出陈、李两位领导者,非常重视企业文化的形塑。

迎战环境巨变

     这场将近五个钟头的誓师大会,也讨论到如何提升客户服务和加强内部稽控,避免刘伟杰案重演;几位顶尖律师轮番上阵,或是传承个人经验,或是提出剀切建言,个个辞锋犀利,旺盛的企图心,任谁都可以感受到这是一支训练精良的部队,能够成为华人世界最大的律师事务所,其来有自。

     然而,大会锐意求变的氛围,也透露出这群优秀的律师正承受着无比的压力。这个压力,不是30亿元,也不是向心力,而是大环境的改变,业界竞争加剧的压力。

     李家庆律师指出,台湾经济在萎缩,两岸关系又陷于胶着,每个行业都经营得很辛苦;理律过去是跟着国家经济发展一路走来,引进外人投资、创造产业价值等,现在却忙着撤资裁员和并购的业务,“心情很不一样,生意也愈来愈难做。”

     至于政府公部门的业务,早年几乎都是理律通吃,但从李登辉时代,因着国民党政争分裂,承揽的业务日益萎缩至今,理律人心里都有数。

  而原先擅长金融领域、人脉丰厚,也是理律掌门人之一的徐小波,他退离的这一年,“看不出对业务有什么直接冲击,”理律一位资深干部很持平地指出,徐、陈二人的角色早就不在业务执行面上,但过去两人一个善冲、一个善守,一个大而化之、一个钜细靡遗的互补搭配,加上永远有一个第三者(李光焘)来制衡,三人的绝佳组合,是带领理律能够走过三十五年的关键所在。

     另起炉灶的徐小波,目前担任宇智顾问董事长,对理律的感情错综盘结,婉拒媒体采访,认为此刻评论理律的再造工程“too early!”

     时代在变,理律也要跟着变,过去一年,理律上下都能感受到陈长文“就是要变、就是要改”的迫切感;如今,“两个人的事务所变成十九人的事务所”,不只是陈长文,对理律所有的合伙律师来说,考验其实才要开始。

http://www.gvm.com.tw/Boardcontent_10725_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