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贞昌律师忘了法律人的誓言吗?

亲爱的苏律师,为了让我可以好好的写这一封信,首先容我“对号入座”一下,如果,你所谓的“马英九的律师密友”是陈长文。那么,我可以先告诉您,你说这位“律师密友”“早在几个月前,已经到香港为港府反送中解套、擘画。”先别说无官无职的长文,没有“能力”去为港府反送中解套。事实上,过去一年,我根本没去过香港。

然而,有些政治人物的说谎已是常态,所以,我也不意外“苏院长”的栽赃抹黑。只是有些感慨,为了政治,人性竟是如此廉价。

Read more

司法为民,先由热情、良知、本事做起

笔者在《法律人,你为什么不争气?》一书中,提醒律师、检察官、法官、法学教授们,应肩负维护正义与社会关怀的使命。然而,一晃眼本书已出版13年,先不论法律人治国乱象仍未止息,近日,前公惩会委员长石木钦涉嫌未守回避分际,多次与官司缠身友人饮宴之新闻,不禁令人联想公惩会月前对管中闵校长的惩处判决才生波澜,身为“法官中的法官”的石委员长又陷争议,再度减损司法公信力。(参考笔者投书〈超国界法小教室─公惩会赢了管中闵,扼杀了公务员言论自由〉) Read more

没把握的起诉或上诉,是检察官的“罪过”

江元庆先生所著《流浪法庭三十年》是笔者近年手不释卷阅读的报导文学书籍,其中的司法悲剧让身为法律人的笔者惭愧,也为司法制度对人民造成的伤害感到无力。以现行法而言,虽有《刑事妥速审判法》与《刑事补偿法》分别处理审判时间过久与冤错案补偿问题,但冤错案的受害者却绝不仅只有受羁押后获判无罪者,也包括因检察官滥诉而心力交瘁的被告(和家人)。观察近日两起无罪定谳的刑案,笔者认为,若要减少司法悲剧,须先从刑事案件的起点─遏止检察官滥诉做起。 Read more

阿扁保外就医是法律问题不是政治问题

 

前总统陈水扁(下称扁)在总统任内涉嫌贪污,除有5案停审外,已有3案有罪定谳,合并执行20年刑期。按理,扁既未经特赦,应在监服刑,纵使他曾贵为总统,但如今他的身分单纯就是受刑人,与其他受刑人所获待遇理应相同。然虽为受刑人,并不表示就不能获得适当的医疗照顾。依《两公约施行法》之意旨:自由被剥夺之人,仍应受合于人道及尊重其天赋人格尊严之处遇。故所有受刑人都有权利获得符合人权的医疗保障。

 

扁自2015年在马总统任内获准保外就医后,迄今已获第18次展延,理由是基于《监狱行刑法》第58条“在监内不能为适当之医治”。然究竟何谓保外就医,又扁保外就医究竟是法律问题或政治问题,都值得探究。

首先,由监所医疗制度谈起,再探讨扁保外就医争议。 Read more

民主,还能让台湾骄傲吗

陈师孟一席准备要清算法官的讲话,让人瞠目结舌,但更让人惊讶的是他依然得到了民进党团的全票通过,1张不同意票都没有。这表示陈师孟并不是一个个人,他代表的是民进党内的一种集体价值观。

三权分立,讲究的是互相制衡,没有哪一权独大,而今天民进党却企图利用手中的行政权与立法权,去创造一个“太上司法权”,让监委去骚扰判决不合己意的法官,当行政、立法可以去操控“司法”的时候,台湾的民主就已经变成了一种任期制的独裁。 Read more

【转载】罗智强观点:恐吓陈长文?北检好大的官威、好厚的脸皮

作者:罗智强(前总统府副秘书长)

最近北检不断的发新闻稿重批陈长文律师,还拿出律师伦理规范恐吓威胁,我只有一个感觉,“北检好大,我们好怕”。

容我一个一个来谈北检数波批陈长文声明的荒谬处。
首先,北检拿律师伦理规范来吓唬人,我要说的是,北检不觉得可耻吗?我还真是第一次见识到有检察机关公然恐吓律师,不得为公众评论。

Read more

严守无罪推定 是法治国基本要求

笔者在11月27日〈是恢复特侦组的时候了〉一文中,提醒检察机关“司法如皇后贞操,不容怀疑”,希望负责侦诉的检察官要避免陷入不当行政指导的为难处境,而忧心北检几件高度争议性的起诉内容,恐遭行政权干涉的质疑。

对此,北检“措辞强烈”地以声明谴责笔者。于受领指教的同时,针对质疑笔者还是要先以北检对李述德的起诉内容来说明。

Read more

法袍底下 民众想望的是一颗人心

出个法律数学题。报载郑女酒驾,遭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二月,如易科罚金,以新台币一千元折算一日。缓刑三年,并应……向国库支付新台币八点五万元。”请问读者:郑女要缴,十四点五万、六万、八点五万元?

选项有:(A)不缴钱,入狱服刑二月。(B)支付六万元罚金以折算六十天刑期,免入狱;但之后五年内,须不再有其它犯罪导致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告”,才不会被记入“警察刑事纪录证明”(俗称良民证)。(C)付国库八点五万元作为换取缓刑条件,免入狱,不影响申请良民证。而良民证,可能影响求职(如保全、银行)、申请移民签证。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