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有心无力的蔡总统

许玉秀前大法官投书,指蔡总统于今年3月接见司改倡议团体时,因沟通不良把现任大法官、司法院前祕书长吕太郎找来“喝斥”,引发各界议论,法界譁然。许前大法官对此诧异,没有办法想像如此场景会发生在包括她在内的任何一位前任和现任大法官身上,认为此举显已逾越总统该遵守的“宪政分际”。当天与会的民间司改会董事长林永颂亦表示,“我不是没有看她那么凶过,但当天口气真的很不好”。

笔者拜读投书,内心百感交集,一则对许前大法官的一语中的深表赞同;另一方面纳闷蔡英文身为法律人总统,不可能不知道宪法下总统职权与宪政分际的要求,竟对“现任”大法官呼来唤去、喝斥责备,不难想像近期蔡英文对于国家治理“有心无力”的那分着急。笔者想藉箸代筹提醒总统,您是以817万高票当选的总统,选举的桂冠已经拿到,现阶段最重要的是即刻调整心态、做出成绩,才能不辜负全国无论是否投票给您的人民之期待。 Read more

港版国安法 能符基本法初衷?

对北京全国人大通过制定港版国安法之决定,近期已有诸多讨论与政治联想,笔者想从法律角度分析此举是否与基本法初衷相符,以及台湾民众应如何看待此次事件。

首先须强调,对香港回归而言,“一国两制”是细致的制度安排。邓小平先生早已认识到香港对中国现代化扮演重要角色,而当年中国尚缺乏治理香港这样现代化资本主义城市的经验,故在与英方进行长达廿二轮谈判后,一九八四年双方以《中英联合声明》确立以“一国两制”治港,至于“五十年不变”具体安排,正是体现于一九九○年人大所通过的基本法。

依基本法第十八条,人大制定法律原则不适用香港,唯一例外是将其所制订全国性法律列入基本法附件三后才能在港实施,但亦仅限于“有关国防、外交和其他按基本法规定不属于香港特别行政区自治范围的法律”(如国旗、国籍法等)。而基本法第廿三条既已明文制定国安法乃香港责任,则其应属香港自治范围。的确,香港政府“尚未”落实第廿三条立法义务,但基本法也未授权人大代为立法,否则第廿三条岂非形同虚设? Read more

政治,需要什么样的法律人?

中华民国在台湾,由法律人担任总统,即将迈入第6个4年,也就是,蔡总统即将开始她的第2个4年连任任期。

历经解严、终止戡乱、政党轮替,民主法治时代的来临,也适时给了法律人投身政治的舞台,包括出任国家总统。基此,法律人某程度也在人民心中获得了肯定。但是,20年的“法律人执政”,是否彰显了法律人为政应有的正面价值?颇令身为法律人的笔者惶恐。亟望,往者已矣,来者可追。

政治,是管理众人,为人民服务之事。成熟的民主使任何人都有机会获得人民支持而登上政治舞台。法学教育培养法律人的逻辑思辨,因此面对问题时能快速掌握并提出合宜解方,较容易获得人民的支持。或许人民普遍认为“优秀的法律人”就会是“优秀的政治家”,但回首过往似乎不然,也因此笔者希望520即将连任总统的蔡英文,能展现争气法律人的特质,令人刮目相看。 Read more

站在“无知之幕”后,部长应该能看得更远

据报导,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要求从湖北返台者一律集中隔离检疫,此外,移民署也对1690名滞留湖北的国人注记,并由民航局发函要求各航空公司除专案包机及经核准者,不得搭载管制名单人员返台。这些滞留湖北的台胞因等不到包机回家,据报近日拟委请律师控诉蔡政府违宪限制人身自由、剥夺国民返乡权。但内政部长徐国勇则表示,台湾同胞没注意到宪法第23条,“人民的自由权利,除为防止妨碍他人自由、避免紧急危难、维持社会秩序,或增进公共利益所必要者外,不得以法律限制。”故徐部长回应,基于疫情防治的理由,当然可以限制人民的权利,徐部长更称我国与日本、美国或法国的做法相同,他们若要告政府,“站在长期从事法律工作的立场,我认为他们不会赢。”

笔者身为法律人,知道徐部长所言或许不虚,然而宪法是国家的根本大法、人民权利的保障书,纵使有宪法第23条规定,亦仅能在合乎该条所列情形下,始可依法限制人民权利,且其限制程度更必须合乎“比例原则”而不能超过“必要范围”。因此宪法是“原则禁止”限制与干预人民自由权,即便“例外允许”限制基本权,亦应从严认定、非到最后手段不得妄图牺牲人民权利。 Read more

是谁害了陈时中部长?

据报导,陆委会主委陈明通以“小明的故事”,表达因为陆配子女滞留大陆无法回台“团聚”的困境,希望开放让小明们入境。正当笔者要肯定政府愿意亡羊补牢、正视陆配子女回台权益时,此政策竟遭逢云霄飞车式的1日4变,中央疫情指挥中心指挥官陈时中部长语出惊人表示“选了国籍自己承担”、“父母丢包小孩,国家没道理收”,拒绝了无我国(中华民国)籍陆配子女入境。虽有人称部长此举“以一挡百”、守护台湾底线,但陈部长的一席言论却让笔者诧异,不敢置信这是陈医师、陈部长会说的话。难道陈部长感染了“抗中、台独流感”?还是哪位精于政治操作、具法律背景的长官向陈部长耳语了未必正确的“法律”分析?究竟,是谁害了陈部长、让陈部长失格与失言了? Read more

民进党,别学秦桧找猫

南宋时,秦桧孙女的狮猫不见了,秦桧下令寻找,官府把整个临安城弄得鸡飞狗跳,看到狮猫就抓,无奈都不是秦桧孙女那只,最后知府没办法,亲自向秦桧孙女下跪求情,才总算过关。现在民进党对待警方的态度,可与当年的秦桧类比。秦桧是为了疼自己的孙女,民进党则是图自己的权力,但是两者“公器私用”的态度则是一致的。

Read more

投对票,选票可治国兴邦

中华民国一○八年最后一天的震撼弹,莫过于民进党藉国会过半优势,通过极具争议的“反渗透法”。

笔者感慨,一九四九到二○一九两岸分治七十年,台湾曾戒严四十年,自一九八七年解严至今持续实践宪政,落实自由、民主、法治堪为亚洲之典范。然而,在时间仓促,完全未经讨论、条文内容规范不清之状况下,民进党为贯彻其反中、抗中、台独的党意,“甘冒大不讳”执意订定“反渗透法”作为前年一一二四大败后延续执政的手段,践踏得来不易的多元民主社会。此“恶法”不仅为难了台湾两千三百万善良子民,更试图扼杀自马英九任内八年持续推展的两岸交流成果。

Read more

面对考生,考选部能否更谦卑?

近日律师考试放榜,录取率因去(107)年开始实施的400分门槛,外加今年改为司法官与律师同一份试卷、同一阅卷的双重冲击,创下20年新低。导致绝大部分考生痛苦郁闷、前途茫茫。笔者所任教大学,每年毕业季时,商学院与法学院气氛迥异。商学院同学脸上多带着笑容,期盼毕业后一展长才的美好未来;法学院学生脸上则是淡淡的苦闷,毕业只是国考的开始,而非进入职场贡献所学。对未能顺利上榜的考生,笔者鼓励各位再接再厉、不因此气馁。但许多优秀同学毕业后无法考取律师的现况,也让担任老师近50年的笔者惭愧不已。究竟是为人师者没有把同学们教好,抑是宛如科举般的律师考试出了问题?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