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有心無力的蔡總統

許玉秀前大法官投書,指蔡總統於今年3月接見司改倡議團體時,因溝通不良把現任大法官、司法院前祕書長呂太郎找來「喝斥」,引發各界議論,法界譁然。許前大法官對此詫異,沒有辦法想像如此場景會發生在包括她在內的任何一位前任和現任大法官身上,認為此舉顯已逾越總統該遵守的「憲政分際」。當天與會的民間司改會董事長林永頌亦表示,「我不是沒有看她那麼凶過,但當天口氣真的很不好」。

筆者拜讀投書,內心百感交集,一則對許前大法官的一語中的深表贊同;另一方面納悶蔡英文身為法律人總統,不可能不知道憲法下總統職權與憲政分際的要求,竟對「現任」大法官呼來喚去、喝斥責備,不難想像近期蔡英文對於國家治理「有心無力」的那分著急。筆者想藉箸代籌提醒總統,您是以817萬高票當選的總統,選舉的桂冠已經拿到,現階段最重要的是即刻調整心態、做出成績,才能不辜負全國無論是否投票給您的人民之期待。 Read more

港版國安法 能符基本法初衷?

對北京全國人大通過制定港版國安法之決定,近期已有諸多討論與政治聯想,筆者想從法律角度分析此舉是否與基本法初衷相符,以及台灣民眾應如何看待此次事件。

首先須強調,對香港回歸而言,「一國兩制」是細緻的制度安排。鄧小平先生早已認識到香港對中國現代化扮演重要角色,而當年中國尚缺乏治理香港這樣現代化資本主義城市的經驗,故在與英方進行長達廿二輪談判後,一九八四年雙方以《中英聯合聲明》確立以「一國兩制」治港,至於「五十年不變」具體安排,正是體現於一九九○年人大所通過的基本法。

依基本法第十八條,人大制定法律原則不適用香港,唯一例外是將其所制訂全國性法律列入基本法附件三後才能在港實施,但亦僅限於「有關國防、外交和其他按基本法規定不屬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的法律」(如國旗、國籍法等)。而基本法第廿三條既已明文制定國安法乃香港責任,則其應屬香港自治範圍。的確,香港政府「尚未」落實第廿三條立法義務,但基本法也未授權人大代為立法,否則第廿三條豈非形同虛設? Read more

政治,需要什麼樣的法律人?

中華民國在台灣,由法律人擔任總統,即將邁入第6個4年,也就是,蔡總統即將開始她的第2個4年連任任期。

歷經解嚴、終止戡亂、政黨輪替,民主法治時代的來臨,也適時給了法律人投身政治的舞台,包括出任國家總統。基此,法律人某程度也在人民心中獲得了肯定。但是,20年的「法律人執政」,是否彰顯了法律人為政應有的正面價值?頗令身為法律人的筆者惶恐。亟望,往者已矣,來者可追。

政治,是管理眾人,為人民服務之事。成熟的民主使任何人都有機會獲得人民支持而登上政治舞台。法學教育培養法律人的邏輯思辨,因此面對問題時能快速掌握並提出合宜解方,較容易獲得人民的支持。或許人民普遍認為「優秀的法律人」就會是「優秀的政治家」,但回首過往似乎不然,也因此筆者希望520即將連任總統的蔡英文,能展現爭氣法律人的特質,令人刮目相看。 Read more

站在「無知之幕」後,部長應該能看得更遠

據報導,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要求從湖北返台者一律集中隔離檢疫,此外,移民署也對1690名滯留湖北的國人註記,並由民航局發函要求各航空公司除專案包機及經核准者,不得搭載管制名單人員返台。這些滯留湖北的台胞因等不到包機回家,據報近日擬委請律師控訴蔡政府違憲限制人身自由、剝奪國民返鄉權。但內政部長徐國勇則表示,台灣同胞沒注意到憲法第23條,「人民的自由權利,除為防止妨礙他人自由、避免緊急危難、維持社會秩序,或增進公共利益所必要者外,不得以法律限制。」故徐部長回應,基於疫情防治的理由,當然可以限制人民的權利,徐部長更稱我國與日本、美國或法國的做法相同,他們若要告政府,「站在長期從事法律工作的立場,我認為他們不會贏。」

筆者身為法律人,知道徐部長所言或許不虛,然而憲法是國家的根本大法、人民權利的保障書,縱使有憲法第23條規定,亦僅能在合乎該條所列情形下,始可依法限制人民權利,且其限制程度更必須合乎「比例原則」而不能超過「必要範圍」。因此憲法是「原則禁止」限制與干預人民自由權,即便「例外允許」限制基本權,亦應從嚴認定、非到最後手段不得妄圖犧牲人民權利。 Read more

是誰害了陳時中部長?

據報導,陸委會主委陳明通以「小明的故事」,表達因為陸配子女滯留大陸無法回台「團聚」的困境,希望開放讓小明們入境。正當筆者要肯定政府願意亡羊補牢、正視陸配子女回台權益時,此政策竟遭逢雲霄飛車式的1日4變,中央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部長語出驚人表示「選了國籍自己承擔」、「父母丟包小孩,國家沒道理收」,拒絕了無我國(中華民國)籍陸配子女入境。雖有人稱部長此舉「以一擋百」、守護台灣底線,但陳部長的一席言論卻讓筆者詫異,不敢置信這是陳醫師、陳部長會說的話。難道陳部長感染了「抗中、台獨流感」?還是哪位精於政治操作、具法律背景的長官向陳部長耳語了未必正確的「法律」分析?究竟,是誰害了陳部長、讓陳部長失格與失言了? Read more

民進黨,別學秦檜找貓

南宋時,秦檜孫女的獅貓不見了,秦檜下令尋找,官府把整個臨安城弄得雞飛狗跳,看到獅貓就抓,無奈都不是秦檜孫女那隻,最後知府沒辦法,親自向秦檜孫女下跪求情,才總算過關。現在民進黨對待警方的態度,可與當年的秦檜類比。秦檜是為了疼自己的孫女,民進黨則是圖自己的權力,但是兩者「公器私用」的態度則是一致的。

Read more

投對票,選票可治國興邦

中華民國一○八年最後一天的震撼彈,莫過於民進黨藉國會過半優勢,通過極具爭議的「反滲透法」。

筆者感慨,一九四九到二○一九兩岸分治七十年,台灣曾戒嚴四十年,自一九八七年解嚴至今持續實踐憲政,落實自由、民主、法治堪為亞洲之典範。然而,在時間倉促,完全未經討論、條文內容規範不清之狀況下,民進黨為貫徹其反中、抗中、台獨的黨意,「甘冒大不諱」執意訂定「反滲透法」作為前年一一二四大敗後延續執政的手段,踐踏得來不易的多元民主社會。此「惡法」不僅為難了台灣兩千三百萬善良子民,更試圖扼殺自馬英九任內八年持續推展的兩岸交流成果。

Read more

面對考生,考選部能否更謙卑?

近日律師考試放榜,錄取率因去(107)年開始實施的400分門檻,外加今年改為司法官與律師同一份試卷、同一閱卷的雙重衝擊,創下20年新低。導致絕大部分考生痛苦鬱悶、前途茫茫。筆者所任教大學,每年畢業季時,商學院與法學院氣氛迥異。商學院同學臉上多帶著笑容,期盼畢業後一展長才的美好未來;法學院學生臉上則是淡淡的苦悶,畢業只是國考的開始,而非進入職場貢獻所學。對未能順利上榜的考生,筆者鼓勵各位再接再厲、不因此氣餒。但許多優秀同學畢業後無法考取律師的現況,也讓擔任老師近50年的筆者慚愧不已。究竟是為人師者沒有把同學們教好,抑是宛如科舉般的律師考試出了問題?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