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別學秦檜找貓

南宋時,秦檜孫女的獅貓不見了,秦檜下令尋找,官府把整個臨安城弄得雞飛狗跳,看到獅貓就抓,無奈都不是秦檜孫女那隻,最後知府沒辦法,親自向秦檜孫女下跪求情,才總算過關。現在民進黨對待警方的態度,可與當年的秦檜類比。秦檜是為了疼自己的孫女,民進黨則是圖自己的權力,但是兩者「公器私用」的態度則是一致的。

Read more

投對票,選票可治國興邦

中華民國一○八年最後一天的震撼彈,莫過於民進黨藉國會過半優勢,通過極具爭議的「反滲透法」。

筆者感慨,一九四九到二○一九兩岸分治七十年,台灣曾戒嚴四十年,自一九八七年解嚴至今持續實踐憲政,落實自由、民主、法治堪為亞洲之典範。然而,在時間倉促,完全未經討論、條文內容規範不清之狀況下,民進黨為貫徹其反中、抗中、台獨的黨意,「甘冒大不諱」執意訂定「反滲透法」作為前年一一二四大敗後延續執政的手段,踐踏得來不易的多元民主社會。此「惡法」不僅為難了台灣兩千三百萬善良子民,更試圖扼殺自馬英九任內八年持續推展的兩岸交流成果。

Read more

面對考生,考選部能否更謙卑?

近日律師考試放榜,錄取率因去(107)年開始實施的400分門檻,外加今年改為司法官與律師同一份試卷、同一閱卷的雙重衝擊,創下20年新低。導致絕大部分考生痛苦鬱悶、前途茫茫。筆者所任教大學,每年畢業季時,商學院與法學院氣氛迥異。商學院同學臉上多帶著笑容,期盼畢業後一展長才的美好未來;法學院學生臉上則是淡淡的苦悶,畢業只是國考的開始,而非進入職場貢獻所學。對未能順利上榜的考生,筆者鼓勵各位再接再厲、不因此氣餒。但許多優秀同學畢業後無法考取律師的現況,也讓擔任老師近50年的筆者慚愧不已。究竟是為人師者沒有把同學們教好,抑是宛如科舉般的律師考試出了問題? Read more

香港選舉,從「一國兩制」到「良制一國」

香港1124區議會選舉,泛民派大勝建制派。選舉過程理性平和,對比選前半年街頭暴力衝突,著實令人放心不少。筆者認為,相較兩岸近年幾近倒退的互動,香港與北京在政治與地緣上的緊密關係,更能對促成良制發揮槓桿作用。如今,香港人民已透過選舉表達民意,盼北京能對港民對民主的冀望,在一國「兩制」承諾內給予更大空間。果如此,兩岸四地共榮於「良制」之下應能水到渠成。

綜觀1997年香港回歸以來,歷經2005、2010年政治改革、2014年雨傘運動及今年反修《逃犯條例》爭議,有三點值得注意: Read more

開放空間不等於吸菸區

據報載,北市李姓孕婦因鄰居二手菸從陽台飄進住處,認為侵害其健康權與居住安寧權,向被告請求賠償慰撫金。法院認為二手菸已被世界衛生組織列為頭號致癌物,且案情超過一般人所能容忍之範圍,情節重大,判被告應賠償原告精神損害1萬元。

筆者認為這樣一則小新聞,意義非凡!法官對於菸害防制的思維值得肯定,如此普法的判決可以帶來的蝴蝶效應,令人期盼。其實,滿載筆者43年回憶的事務所舊大樓即將都更,「不得不」於今年6月喬遷至忠孝東路4段新址。雖然不捨,新大樓猶如國際精品般的建築外觀,透過現代化玻璃帷幕交織出優美的建築線條與設計,近半年來享受明亮、富含美學及功能兼具的新大樓,同事們普遍感到滿意。然而這棟通過國際綠建築認證(LEED)的住商合一大樓,卻也有美中不足之處! Read more

蘇貞昌律師忘了法律人的誓言嗎?

親愛的蘇律師,為了讓我可以好好的寫這一封信,首先容我「對號入座」一下,如果,你所謂的「馬英九的律師密友」是陳長文。那麼,我可以先告訴您,你說這位「律師密友」「早在幾個月前,已經到香港為港府反送中解套、擘畫。」先別說無官無職的長文,沒有「能力」去為港府反送中解套。事實上,過去一年,我根本沒去過香港。

然而,有些政治人物的說謊已是常態,所以,我也不意外「蘇院長」的栽贓抹黑。只是有些感慨,為了政治,人性竟是如此廉價。

Read more

司法為民,先由熱情、良知、本事做起

筆者在《法律人,你為什麼不爭氣?》一書中,提醒律師、檢察官、法官、法學教授們,應肩負維護正義與社會關懷的使命。然而,一晃眼本書已出版13年,先不論法律人治國亂象仍未止息,近日,前公懲會委員長石木欽涉嫌未守迴避分際,多次與官司纏身友人飲宴之新聞,不禁令人聯想公懲會月前對管中閔校長的懲處判決才生波瀾,身為「法官中的法官」的石委員長又陷爭議,再度減損司法公信力。(參考筆者投書〈超國界法小教室─公懲會贏了管中閔,扼殺了公務員言論自由〉) Read more

沒把握的起訴或上訴,是檢察官的「罪過」

江元慶先生所著《流浪法庭三十年》是筆者近年手不釋卷閱讀的報導文學書籍,其中的司法悲劇讓身為法律人的筆者慚愧,也為司法制度對人民造成的傷害感到無力。以現行法而言,雖有《刑事妥速審判法》與《刑事補償法》分別處理審判時間過久與冤錯案補償問題,但冤錯案的受害者卻絕不僅只有受羈押後獲判無罪者,也包括因檢察官濫訴而心力交瘁的被告(和家人)。觀察近日兩起無罪定讞的刑案,筆者認為,若要減少司法悲劇,須先從刑事案件的起點─遏止檢察官濫訴做起。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