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凶再有效率 也不该将法治踩在脚下

据报载,近日有数名台湾地区年轻艺人应大陆央视邀请,于10月1日“国庆”特别节目中演唱《我的祖国》歌曲,演出前行政院长苏贞昌却对艺人恫吓:“我们是自由民主的国家,有些人他享受我们的自由民主,享受健保资源,身为公众人物,还跑到对岸去唱不适当的歌,国人自有公评。”给了这群尚未登台的艺人一记“政治忠诚度”审查,文化部立即表示,若陆委会认定违反《两岸人民关系条例》规定,文化部会依法核处罚锾。演出后陆委会称“不会任意使用公权力”、文化部也会尊重陆委会决定。笔者感叹,仿佛我们又回到动员戡乱及戒严的年代,可是苏院长现在已经是民国109年啊,这个蔡总统口中又“凶”又有“效率”的团队还在乎法治成绩吗?

苏院长律师出身,走过威权到民主开放,对于“言论自由”的可贵与真谛理应知之最深。言论自由是象征中华民国在台湾地区从“法制”到“法治”的标竿,我国宪法第11条规定:“人民有言论、出版之自由”,无论言论的内容如何,国家(特别是行政机关)完全没有权力告诉人民唱什么歌是“不适当”。20多年前大法官在释字509号清楚指明:“言论自由为人民之基本权利,国家应给予最大限度之维护”。基此,行政机关对于任何限制言论自由之行为都应戒慎恐惧,除非有明显而立即危险之迫切公共利益,否则均属违宪。其中尤以“事前”恣意的言论审查最要不得,苏院长快人快语的一席话离控制思想言论的独裁国家“一言堂”政府不远了! Read more

〈超国界法小教室〉请为“尊严死”多留一个选项

对历经两次死亡天使敲门、年近80的笔者而言,“生死”一词挑起的大小记忆,其中有笑有泪,更有不少遗憾悔悟。现代医疗技术快速进步,延命医疗却未必能让病人“活着之外也活的尊严”。正因如此,当你我遇上难愈疾病又痛苦不堪时,拥有自主选择何时、以何种模样从容离世的“选项”便更显重要。我国病人自主法制虽已耕耘多年有成,现行制度却仍有诸多限制而使许多病人徘徊于病痛与生死边缘,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笔者急切呼吁,继2000年《安宁缓和医疗条例》及2019年《病人自主权利法》(下称《病主法》),我国应尽速通过《尊严善终法》,为病人“尊严死”多留一个选项! Read more

〈超国界法小教室〉索马利兰“建交”事件:从承认到认清自己

9月9日,索马利兰共和国(下称索国)驻台代表穆姆德大使(Amb. Mohamed Omar Hagi Mohamoud)在台北揭牌“索马利兰共和国驻台湾代表处”,继中华民国驻索国代表罗震华公使8月17日在索国首都哈尔格萨揭牌“台湾驻索马利兰共和国代表处”后,启动双边关系。

回顾事件始于7月1日,外交部长吴钊燮于记者会宣布我国早于2月26日(4个多月前)与索国外长签署“议定书”,双方互设代表处并将依1961年《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处理外交人员礼遇等。记者提问时,吴部长答复与索国“不是正式邦交,没有使用中华民国”、“代表处方式最符合彼此利益”、“高度官方性质代表处关系”。而外交部脸书贴文揭牌台湾代表处无“中华民国”,认为少了“赘字”、感到“酥胡”之舆论风波,让关心超国界法问题(transnational law)、国家定位及两岸关系的笔者关注此事,爰分享浅见。 Read more

从法制到法治是两岸共同的难题

据报载,本月1日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机关报《法制日报》创刊届满40周年,为使报纸名称更能体现“中央精神”,就在这天《法制日报》经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司法部同意,并报新闻出版署批准更名为《法治日报》。自1980年1月1日创刊、深具党国色彩的报纸,在庆祝办报40年之际,将“法制”一词由“法治”取代,虽仅只是一字之别,却让30年来几度期望到失望的笔者,愿意再相信一次,毕竟两岸法治若能彼此借镜、互相砥砺,才是全体华人之福,国家之幸。 Read more

莫因一党独大让民主法治成了脱缰野马

近日接连两周立法院临时会热闹非凡,前有监察委员人事审议,后有《国民法官法》漏夜表决,虽然讨论的内容不同,痛心的是这会期立法院一贯的态度可谓“使命必达”!然而,此现象让笔者细思极恐,难道在一党独大后的民主进步党许多该有的程序正义已沦为不必要的坚持?哪怕只是过场、走个形式都嫌多余,程序正义不复存在,民主已成为名存实亡的口号,我们离独裁还有多远? Read more

致有心无力的蔡总统

许玉秀前大法官投书,指蔡总统于今年3月接见司改倡议团体时,因沟通不良把现任大法官、司法院前祕书长吕太郎找来“喝斥”,引发各界议论,法界譁然。许前大法官对此诧异,没有办法想像如此场景会发生在包括她在内的任何一位前任和现任大法官身上,认为此举显已逾越总统该遵守的“宪政分际”。当天与会的民间司改会董事长林永颂亦表示,“我不是没有看她那么凶过,但当天口气真的很不好”。

笔者拜读投书,内心百感交集,一则对许前大法官的一语中的深表赞同;另一方面纳闷蔡英文身为法律人总统,不可能不知道宪法下总统职权与宪政分际的要求,竟对“现任”大法官呼来唤去、喝斥责备,不难想像近期蔡英文对于国家治理“有心无力”的那分着急。笔者想藉箸代筹提醒总统,您是以817万高票当选的总统,选举的桂冠已经拿到,现阶段最重要的是即刻调整心态、做出成绩,才能不辜负全国无论是否投票给您的人民之期待。 Read more

唐奖法治奖 实践法治宣言的公民力量

二○二○年第四届唐奖法治奖出炉,由哥伦比亚、黎巴嫩及孟加拉的三个非政府组织获奖。超越个人、肯定团体力量的授奖,别具意义。法治进程因身处不同困境而有相异的发展轨迹、推动力道及方向。三个得奖组织面对自身特殊自然、历史人文环境,分别藉实践法治以精进和平、人权及环境,集结智勇双全的民间有志之士、由下而上挑战沉疴的文化及政府结构,不仅身体力行二○一二年联合国法治宣言:“联合国三大支柱(和平、人权和永续发展),非法治无以为功”精神,更体现“公民力量”在法治改革的不同视角及典范。 Read more

港版国安法 能符基本法初衷?

对北京全国人大通过制定港版国安法之决定,近期已有诸多讨论与政治联想,笔者想从法律角度分析此举是否与基本法初衷相符,以及台湾民众应如何看待此次事件。

首先须强调,对香港回归而言,“一国两制”是细致的制度安排。邓小平先生早已认识到香港对中国现代化扮演重要角色,而当年中国尚缺乏治理香港这样现代化资本主义城市的经验,故在与英方进行长达廿二轮谈判后,一九八四年双方以《中英联合声明》确立以“一国两制”治港,至于“五十年不变”具体安排,正是体现于一九九○年人大所通过的基本法。

依基本法第十八条,人大制定法律原则不适用香港,唯一例外是将其所制订全国性法律列入基本法附件三后才能在港实施,但亦仅限于“有关国防、外交和其他按基本法规定不属于香港特别行政区自治范围的法律”(如国旗、国籍法等)。而基本法第廿三条既已明文制定国安法乃香港责任,则其应属香港自治范围。的确,香港政府“尚未”落实第廿三条立法义务,但基本法也未授权人大代为立法,否则第廿三条岂非形同虚设?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