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国界法小教室>外籍渔工是劳工不是商品

“劳工不是商品”(Labor is Not a Commodity)。国际劳工组织(ILO)于1944年《费城宣言》即立此核心愿景。回顾中华民国劳权演进,从1929年公布《工厂法》;戒严时期禁止组织工会及罢工,乃至经济奇蹟背后廉价劳工;自1984年公布《劳动基准法》逐年扩增适用职业别;1987年解严后民运捍卫权益,至今劳权发展之路堪称成熟。随经贸发展,我国远洋渔业闻名全球,除平衡渔获经济及兼顾生态外,渔船上更考验完善外籍渔工福祉之道。 Read more

〈超国界法小教室〉请为“尊严死”多留一个选项

对历经两次死亡天使敲门、年近80的笔者而言,“生死”一词挑起的大小记忆,其中有笑有泪,更有不少遗憾悔悟。现代医疗技术快速进步,延命医疗却未必能让病人“活着之外也活的尊严”。正因如此,当你我遇上难愈疾病又痛苦不堪时,拥有自主选择何时、以何种模样从容离世的“选项”便更显重要。我国病人自主法制虽已耕耘多年有成,现行制度却仍有诸多限制而使许多病人徘徊于病痛与生死边缘,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笔者急切呼吁,继2000年《安宁缓和医疗条例》及2019年《病人自主权利法》(下称《病主法》),我国应尽速通过《尊严善终法》,为病人“尊严死”多留一个选项! Read more

唐奖法治奖 实践法治宣言的公民力量

二○二○年第四届唐奖法治奖出炉,由哥伦比亚、黎巴嫩及孟加拉的三个非政府组织获奖。超越个人、肯定团体力量的授奖,别具意义。法治进程因身处不同困境而有相异的发展轨迹、推动力道及方向。三个得奖组织面对自身特殊自然、历史人文环境,分别藉实践法治以精进和平、人权及环境,集结智勇双全的民间有志之士、由下而上挑战沉疴的文化及政府结构,不仅身体力行二○一二年联合国法治宣言:“联合国三大支柱(和平、人权和永续发展),非法治无以为功”精神,更体现“公民力量”在法治改革的不同视角及典范。 Read more

见贤思齐 即刻停止污名化

以地名命名的例子,许多人并不陌生:美式民主、香槟酒、富士苹果…皆象征著当地人的骄傲。但如果拿地名命名病毒,对当地人可就是种侮辱了。

世界卫生组织(WHO)在今年二月十二日便将出现自武汉的新型冠状病毒命名为“COVID-19”,并建议各国正名以避免污名化效应。同日,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却表示“COVID-19”固是正式称呼,但为使民众方便理解,仍沿用“武汉肺炎”。

实际上,就在四月七日,权威国际科学期刊《自然》特别发表题为“即刻停止新型冠状病毒污名化”的社论,表示理解世卫组织将病毒命名的决定,并为该期刊先前在相关报导中错误将病毒和“武汉”及“中国”连结,郑重承担责任并表达歉意。

《自然》社论点醒我们:即便顶尖科学家也会犯下错误,但其经WHO提醒后立即勇于认错的态度,才是吾人学习榜样。反之,迄今疫情指挥中心、政府机关(如疾管署防疫广告)与政治人物(如苏贞昌院长)仍毫不介意使用“武汉肺炎”称呼。笔者建议所有投入防疫工作的公务员都该阅读这篇社论。 Read more

访大槌町─拾回宁静和日常一隅

311日本大地震及其引发的海啸及核灾,距今将届满9年。笔者于该年5月以红十字会总会会长身分,与红十字会同仁前往重灾区的福岛、宫城及岩手县勘灾慰问。时至今日,当年受红十字会援助的岩手县大槌町,因逢町制130周年活动,透过日本赤十字社,邀请中华民国红十字会在今年2月初前往大槌町进行3天的访视行程。身为卸任前开启311赈灾专案的会长,笔者这些年来对于日本的灾后复原及重建念兹在兹,很高兴经王清峰会长邀请再访大槌町,有些见闻和心情想与读者分享。 Read more

民进党,别学秦桧找猫

南宋时,秦桧孙女的狮猫不见了,秦桧下令寻找,官府把整个临安城弄得鸡飞狗跳,看到狮猫就抓,无奈都不是秦桧孙女那只,最后知府没办法,亲自向秦桧孙女下跪求情,才总算过关。现在民进党对待警方的态度,可与当年的秦桧类比。秦桧是为了疼自己的孙女,民进党则是图自己的权力,但是两者“公器私用”的态度则是一致的。

Read more

投对票,选票可治国兴邦

中华民国一○八年最后一天的震撼弹,莫过于民进党藉国会过半优势,通过极具争议的“反渗透法”。

笔者感慨,一九四九到二○一九两岸分治七十年,台湾曾戒严四十年,自一九八七年解严至今持续实践宪政,落实自由、民主、法治堪为亚洲之典范。然而,在时间仓促,完全未经讨论、条文内容规范不清之状况下,民进党为贯彻其反中、抗中、台独的党意,“甘冒大不讳”执意订定“反渗透法”作为前年一一二四大败后延续执政的手段,践踏得来不易的多元民主社会。此“恶法”不仅为难了台湾两千三百万善良子民,更试图扼杀自马英九任内八年持续推展的两岸交流成果。

Read more

面对考生,考选部能否更谦卑?

近日律师考试放榜,录取率因去(107)年开始实施的400分门槛,外加今年改为司法官与律师同一份试卷、同一阅卷的双重冲击,创下20年新低。导致绝大部分考生痛苦郁闷、前途茫茫。笔者所任教大学,每年毕业季时,商学院与法学院气氛迥异。商学院同学脸上多带着笑容,期盼毕业后一展长才的美好未来;法学院学生脸上则是淡淡的苦闷,毕业只是国考的开始,而非进入职场贡献所学。对未能顺利上榜的考生,笔者鼓励各位再接再厉、不因此气馁。但许多优秀同学毕业后无法考取律师的现况,也让担任老师近50年的笔者惭愧不已。究竟是为人师者没有把同学们教好,抑是宛如科举般的律师考试出了问题?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