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贞昌律师忘了法律人的誓言吗?

亲爱的苏律师,为了让我可以好好的写这一封信,首先容我“对号入座”一下,如果,你所谓的“马英九的律师密友”是陈长文。那么,我可以先告诉您,你说这位“律师密友”“早在几个月前,已经到香港为港府反送中解套、擘画。”先别说无官无职的长文,没有“能力”去为港府反送中解套。事实上,过去一年,我根本没去过香港。

然而,有些政治人物的说谎已是常态,所以,我也不意外“苏院长”的栽赃抹黑。只是有些感慨,为了政治,人性竟是如此廉价。

Read more

反思年改政策、弭平世代伤口才是首务

大法官终于在今年8月对军公教年改释宪案做出解释(大法官解释781、782、783号),除军公教退休人员不得转任私校规定违反宪法平等原则外,其余涉及“不溯及既往原则”、“信赖保护原则”、“比例原则”之争议,均属合宪。惟大法官史无前例做出28份协同以及不同意见书,足见本案之争议。

笔者过去曾投书〈年改上路最谦卑底线:大法官宣告合宪〉,强调政府不应背信于民,应将预算花在刀口上。纵此3件解释结果不如笔者预期,然笔者不禁好奇,面对被剥夺未来生活依靠的人民,大法官们即使做出合宪解释,心里曾否有过挣扎,又是否愿意将这般两难写于意见书之中,让人民理解大法官虽贵为法律解释权威,却也是本于同理心万分不得已才做出决定。

Read more

外籍渔工人权问题未解前,谈何成功?

欧盟于今年6月27日解除台湾“打击非法捕捞渔业不合作国家”的黄牌警告,蔡总统欣喜表示:“我们达成了解除黄牌警告的目标!守护年产值400多亿的渔产外销,我们成功了!”然蔡总统似乎高兴太早,对于台湾远洋渔业的亮丽光环背后,至少16000名境外雇用渔工的血泪,竟视若无睹。

Read more

阿扁保外就医是法律问题不是政治问题

 

前总统陈水扁(下称扁)在总统任内涉嫌贪污,除有5案停审外,已有3案有罪定谳,合并执行20年刑期。按理,扁既未经特赦,应在监服刑,纵使他曾贵为总统,但如今他的身分单纯就是受刑人,与其他受刑人所获待遇理应相同。然虽为受刑人,并不表示就不能获得适当的医疗照顾。依《两公约施行法》之意旨:自由被剥夺之人,仍应受合于人道及尊重其天赋人格尊严之处遇。故所有受刑人都有权利获得符合人权的医疗保障。

 

扁自2015年在马总统任内获准保外就医后,迄今已获第18次展延,理由是基于《监狱行刑法》第58条“在监内不能为适当之医治”。然究竟何谓保外就医,又扁保外就医究竟是法律问题或政治问题,都值得探究。

首先,由监所医疗制度谈起,再探讨扁保外就医争议。 Read more

摆荡在喜悦与绝望之间的早期疗育

奇奇是5岁的男孩,记得他第一次开口喊“妈妈”,已经4岁了。他被医生判定有肢体动作及语言表达上的发展迟缓,须在6岁前把握黄金期接受早期疗育。尔后在社工师协助下,奇奇虽按时进行医院的物理、语言治疗,但健保补助的早疗次数有限,妈妈深怕早疗未达预期,故还会带着奇奇四处请托,争取任何能接受治疗的机会。

到奇奇该上幼儿园的年纪,却都没有幼儿园有能力接收。最后经几番周折,奇奇才排入有早疗人力的托儿机构。不料,该机构却又因老师不足,停止早疗服务,奇奇又必须重新等待入学……

虽妈妈对付出无怨无悔,然庞大的经济压力也早已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早疗的路,到底要不要坚持下去?此般痛苦日复一日煎熬著妈妈及无数相同困境的家庭。 Read more

新生与衰老 生死问题的政策建言

“新生与衰老”为人生马拉松的两端,我们在“生与死之间”拼了命奔跑、成长。然如今台湾的人口结构呈现“高龄化与少子化”的极端,依内政部统计,自2018年3月起就已进入“高龄社会”,即人口有14%为老年人。但新生儿人口却近乎每年递减,据统计2018年的新生儿仅有18万,与25年前近33万相比,人数减少近半,成为一大隐忧,因此政府的当务之急应是要妥善解决“新生与衰老”的问题。 Read more

酒驾悲剧不断 政府快修法

上周台大研究生遭酒驾撞击身亡的新闻,使笔者忆起二○一○年听到如同子姪般的好友孩子,遇酒驾肇事而无辜离世的噩耗,是何等心如刀割。酒驾事故频传,固然是民众轻忽于事态严重性的侥幸心态,但目前修法进度踌躇不前,除是立法怠惰,更是政府失职、失能。

笔者早于二○一三年撰文〈让酒驾悲剧归零,立法应完整配套〉呼吁,防制酒驾应有明确立法配套。相关法规主要涉及行政、刑事与民事,三者应具有互补、替代关系,如刑罚无法达到吓阻效果,则应提高民事责任,或以行政措施降低酒驾可能,才能制度性防此恶习。 Read more

年改上路最谦卑底线:大法官宣告合宪

外交遇挫,蔡总统呼吁团结,但执政两年自期“最会沟通的政府”,却被批“撕裂社会”。军公教年改伤痕,将是全民团结路上的一大隐忧。

今日看似不公的退抚制,如18%优惠存款,有跨越世代下的合理性。最早可溯及台海局势高危的1950年代,为凝军心,1958年首开先例,军官领取“一次性退伍金”者得办优惠存款,薪资甚低的公、教陆续跟进。后来政府建设复兴基地,经济渐兴、三民主义“寓富于民”,在不短的时期,公职薪情远落后民间,政府乃以“退抚制度”吸引优秀人才担任公职。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