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空間不等於吸菸區

據報載,北市李姓孕婦因鄰居二手菸從陽台飄進住處,認為侵害其健康權與居住安寧權,向被告請求賠償慰撫金。法院認為二手菸已被世界衛生組織列為頭號致癌物,且案情超過一般人所能容忍之範圍,情節重大,判被告應賠償原告精神損害1萬元。

筆者認為這樣一則小新聞,意義非凡!法官對於菸害防制的思維值得肯定,如此普法的判決可以帶來的蝴蝶效應,令人期盼。其實,滿載筆者43年回憶的事務所舊大樓即將都更,「不得不」於今年6月喬遷至忠孝東路4段新址。雖然不捨,新大樓猶如國際精品般的建築外觀,透過現代化玻璃帷幕交織出優美的建築線條與設計,近半年來享受明亮、富含美學及功能兼具的新大樓,同事們普遍感到滿意。然而這棟通過國際綠建築認證(LEED)的住商合一大樓,卻也有美中不足之處! Read more

蘇貞昌律師忘了法律人的誓言嗎?

親愛的蘇律師,為了讓我可以好好的寫這一封信,首先容我「對號入座」一下,如果,你所謂的「馬英九的律師密友」是陳長文。那麼,我可以先告訴您,你說這位「律師密友」「早在幾個月前,已經到香港為港府反送中解套、擘畫。」先別說無官無職的長文,沒有「能力」去為港府反送中解套。事實上,過去一年,我根本沒去過香港。

然而,有些政治人物的說謊已是常態,所以,我也不意外「蘇院長」的栽贓抹黑。只是有些感慨,為了政治,人性竟是如此廉價。

Read more

反思年改政策、弭平世代傷口才是首務

大法官終於在今年8月對軍公教年改釋憲案做出解釋(大法官解釋781、782、783號),除軍公教退休人員不得轉任私校規定違反憲法平等原則外,其餘涉及「不溯及既往原則」、「信賴保護原則」、「比例原則」之爭議,均屬合憲。惟大法官史無前例做出28份協同以及不同意見書,足見本案之爭議。

筆者過去曾投書〈年改上路最謙卑底線:大法官宣告合憲〉,強調政府不應背信於民,應將預算花在刀口上。縱此3件解釋結果不如筆者預期,然筆者不禁好奇,面對被剝奪未來生活依靠的人民,大法官們即使做出合憲解釋,心裡曾否有過掙扎,又是否願意將這般兩難寫於意見書之中,讓人民理解大法官雖貴為法律解釋權威,卻也是本於同理心萬分不得已才做出決定。

Read more

外籍漁工人權問題未解前,談何成功?

歐盟於今年6月27日解除台灣「打擊非法捕撈漁業不合作國家」的黃牌警告,蔡總統欣喜表示:「我們達成了解除黃牌警告的目標!守護年產值400多億的漁產外銷,我們成功了!」然蔡總統似乎高興太早,對於台灣遠洋漁業的亮麗光環背後,至少16000名境外僱用漁工的血淚,竟視若無睹。

Read more

阿扁保外就醫是法律問題不是政治問題

 

前總統陳水扁(下稱扁)在總統任內涉嫌貪汙,除有5案停審外,已有3案有罪定讞,合併執行20年刑期。按理,扁既未經特赦,應在監服刑,縱使他曾貴為總統,但如今他的身分單純就是受刑人,與其他受刑人所獲待遇理應相同。然雖為受刑人,並不表示就不能獲得適當的醫療照顧。依《兩公約施行法》之意旨:自由被剝奪之人,仍應受合於人道及尊重其天賦人格尊嚴之處遇。故所有受刑人都有權利獲得符合人權的醫療保障。

 

扁自2015年在馬總統任內獲準保外就醫後,迄今已獲第18次展延,理由是基於《監獄行刑法》第58條「在監內不能為適當之醫治」。然究竟何謂保外就醫,又扁保外就醫究竟是法律問題或政治問題,都值得探究。

首先,由監所醫療制度談起,再探討扁保外就醫爭議。 Read more

擺盪在喜悅與絕望之間的早期療育

奇奇是5歲的男孩,記得他第一次開口喊「媽媽」,已經4歲了。他被醫生判定有肢體動作及語言表達上的發展遲緩,須在6歲前把握黃金期接受早期療育。爾後在社工師協助下,奇奇雖按時進行醫院的物理、語言治療,但健保補助的早療次數有限,媽媽深怕早療未達預期,故還會帶著奇奇四處請託,爭取任何能接受治療的機會。

到奇奇該上幼兒園的年紀,卻都沒有幼兒園有能力接收。最後經幾番周折,奇奇才排入有早療人力的托兒機構。不料,該機構卻又因老師不足,停止早療服務,奇奇又必須重新等待入學……

雖媽媽對付出無怨無悔,然龐大的經濟壓力也早已壓得他們喘不過氣。早療的路,到底要不要堅持下去?此般痛苦日復一日煎熬著媽媽及無數相同困境的家庭。 Read more

新生與衰老 生死問題的政策建言

「新生與衰老」為人生馬拉松的兩端,我們在「生與死之間」拚了命奔跑、成長。然如今台灣的人口結構呈現「高齡化與少子化」的極端,依內政部統計,自2018年3月起就已進入「高齡社會」,即人口有14%為老年人。但新生兒人口卻近乎每年遞減,據統計2018年的新生兒僅有18萬,與25年前近33萬相比,人數減少近半,成為一大隱憂,因此政府的當務之急應是要妥善解決「新生與衰老」的問題。 Read more

酒駕悲劇不斷 政府快修法

上周台大研究生遭酒駕撞擊身亡的新聞,使筆者憶起二○一○年聽到如同子姪般的好友孩子,遇酒駕肇事而無辜離世的噩耗,是何等心如刀割。酒駕事故頻傳,固然是民眾輕忽於事態嚴重性的僥倖心態,但目前修法進度躊躇不前,除是立法怠惰,更是政府失職、失能。

筆者早於二○一三年撰文〈讓酒駕悲劇歸零,立法應完整配套〉呼籲,防制酒駕應有明確立法配套。相關法規主要涉及行政、刑事與民事,三者應具有互補、替代關係,如刑罰無法達到嚇阻效果,則應提高民事責任,或以行政措施降低酒駕可能,才能制度性防此惡習。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