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元一體 歐盟經驗反思兩岸未來

每年五月八日和九日是個特別的日子。

五月八日是「世界紅十字日」,為的是紀念紅十字運動發起人亨利.杜南先生(Henry Dunant 1828-1910)終其一生致力於消弭戰爭與人道救援的志業。

五月九日則是「歐洲日」,紀念二戰後一九五○年五月九日法國外長舒曼(Robert Schuman)向西德總理阿登諾提議:因煤鋼是製造武器關鍵資源,為遠離戰爭,追求永久和平,兩國應成立煤鋼共同體。共同體即為今日歐盟前身。

此外,五月八日與九日還是二戰歐洲戰區終戰日(因德國投降生效日是歐洲中部時區八日,對俄國與東歐國家是九日)。這個關於「戰爭與和平」的巧合關聯著實特別。 Read more

「加零」中斷,法治仍要100分!

新冠肺炎(COVID-19)肆虐全球,面對疫情帶來的恐慌,各國使出渾身解數抗疫,只盼疫情能儘早落幕。由於病毒「無差別式」攻擊,無論是生活在民主或專制之下,各國人民均無法脫免被感染的危險。疫情已然是全球社會的共同挑戰,需要人類齊心尋找解決方案。

我國當前疫情治理固已有高分,但法治層面仍有達到滿分的進步空間。我國憲法開宗明義宣示的「民主共和」精神非透過成熟法治不為功。中華民國自1987年解嚴並歷經三次政黨輪替民主化已有可觀進展,法治也漸有「以法主治」(rule of law)的雛型,但行政機關因主客觀因素仍有「藉法專制」(to rule by law)的弊病存在,如不戒慎恐懼,來之不易民主的成果將前功盡棄。 Read more

防疫優等生,法治別被當掉

近日中央疫情指揮中心宣布成立法制組,專責涉及防疫法律之爭議。疫情爆發百多天後,這項決定值得肯定。雖是亡羊補牢,猶未晚矣。防疫期間「超前部署」、「料敵從寬」固然有其必要,但在法治社會,任何措施都該要經得起憲法合法性與正當性的檢驗。基上,筆者想再從一起可能已被人淡忘、卻仍教人惦記在心的事件,提醒政府。

據報,上月底祭出「外國入境者居家檢疫14天」禁令後,兩名已自歐洲入境的英國旅客被安排住進花蓮檢疫所。但兩人因不滿伙食、衛浴品質而向家人訴苦,並經家人投訴英國媒體BBC,抱怨台灣檢疫環境惡劣、堪比監獄(prison-like condition)。起初陳時中部長僅表示「公道自在人心」,但隨著網民責難聲浪發酵,指揮中心隔天峰迴路轉,宣布取消兩人應得的隔離檢疫補償金。二人其後在完成隔離檢疫要求後,在英國在台辦事處妥善協助下順利離境。但究竟這項取消補償金的決定,合法性有無問題? Read more

見賢思齊 即刻停止汙名化

以地名命名的例子,許多人並不陌生:美式民主、香檳酒、富士蘋果…皆象徵著當地人的驕傲。但如果拿地名命名病毒,對當地人可就是種侮辱了。

世界衛生組織(WHO)在今年二月十二日便將出現自武漢的新型冠狀病毒命名為「COVID-19」,並建議各國正名以避免汙名化效應。同日,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卻表示「COVID-19」固是正式稱呼,但為使民眾方便理解,仍沿用「武漢肺炎」。

實際上,就在四月七日,權威國際科學期刊《自然》特別發表題為「即刻停止新型冠狀病毒汙名化」的社論,表示理解世衛組織將病毒命名的決定,並為該期刊先前在相關報導中錯誤將病毒和「武漢」及「中國」連結,鄭重承擔責任並表達歉意。

《自然》社論點醒我們:即便頂尖科學家也會犯下錯誤,但其經WHO提醒後立即勇於認錯的態度,才是吾人學習榜樣。反之,迄今疫情指揮中心、政府機關(如疾管署防疫廣告)與政治人物(如蘇貞昌院長)仍毫不介意使用「武漢肺炎」稱呼。筆者建議所有投入防疫工作的公務員都該閱讀這篇社論。 Read more

究竟誰誤會了「中國」(China)之名?

據報載,我國政府於本(4)月初決定加強與各國的防疫合作,捐贈1000萬片口罩支援疫情嚴重國家的醫療人員,本月9日再宣布第二波600萬片口罩援外,給予國際社會更多支持。政府以中華航空貨機運送防疫物資,配合掛上「Taiwan Can Help」等字樣布條,推動國際防疫外交。近日卻出現質疑聲浪,表示「中華航空China Airlines」出現「China」字樣,容易使外國民眾誤會援助物資是來自大陸而有更名的必要。

公司名稱並非改不得,但改名既然如蘇院長所說茲事體大,華航於本月17日開會後亦認為短期更名不易而列為長期規畫。但筆者好奇,究竟是誰誤會了「中華」與「China」,而使這幾個字頓時成了過街老鼠、眾矢之的,要除之而後快。 Read more

憶軍隊國家化之父-郝柏村將軍

1988年1月,蔣經國總統倉促離世,沒有明確的指定接班人選。面對突然出現的權力真空,台灣是否會步上8年前,南韓「雙十二政變」軍事奪權的前例,社會充滿了不安與疑慮。

在這樣的時間點,被外界以「軍事強人」看待的參謀總長郝柏村,公開發表電視講話,明確表態,「以過去擁戴經國先生的赤誠,來擁戴李總統登輝先生,服從命令,保衛國土。」

這樣一段話,為經國先生的憲政改革,畫下完美的句點,也讓中華民國的民主自由,從此步上正軌,不受軍權干擾。經國先生或許錯看了李登輝,但是他對郝柏村的信任與授權,郝柏村完整的回報在台灣的中華民國人民身上。 Read more

可以不要數典忘祖嗎?

細雨紛紛,每逢清明時節,華人多前往祭祖掃墓,並利用與家族難得的團聚時間,互相分享往生親人的溫馨點滴。傳說清明是古代民間仿效帝王將相的「墓祭」之禮,逐漸使慎終追遠、敦親睦族的清明祭祖觀念發展為中華民族的文化。儘管今年清明受到新冠肺炎疫情波及,使兩岸祭祖活動或多或少受到影響,但無論如何,清明所承載中華民族敬天懷祖、緬懷親人的傳統文化和歷史意義,始終不變。

慎終追遠,不單為紀念祖先,更有緬懷先人立言作德、展望未來之意。但從近年歷史教育課綱調降「中國史」比重、人民對過去的史事逐漸淡忘觀之,構築「中華民國」的歷史根基正面臨嚴峻挑戰。正如清明是「中華」文化重要內涵,中華民族歷史記憶的「中國」元素能否如此輕易割捨?筆者對此持高度保留態度。另外對於課綱的調整,乃至社會上每個人應如何看待「歷史」,筆者有幾點想法和讀者分享。 Read more

九二共識 應該「截彎取直」

據報,國民黨新任主席江啟臣認為要先贏得人民的信任,才有意義去談拉近兩岸的共識。但有人,特別是林火旺教授,認為不談九二共識如何去贏得社會的信任呢?筆者體會他倆的看法,也想說幾句話。筆者認為,國民黨應該將九二共識「截彎取直」定調。

九二共識,大家朗朗上口,「兩岸同屬一個中國,而我方所指的中國,就是中華民國」,其實濃縮一下,就是「兩岸同屬中華民國」八個字。

過去要繞一圈講這八個字,是因為直接說「兩岸同屬中華民國」,那麼對岸必然回以「兩岸同屬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之亦然,那就不可能有共識,也就無從交流合作。

而既然國民黨現在在野,無需跟對岸洽談協議,「兩岸同屬中華民國」這個基調,對岸就算口頭上不能接受,至少「應該」忍受,這也讓國民黨可以確立「和中」的立場。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