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制一國可兼得RCEP、CPTPP

《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日前簽署完成,台灣卻被排除在這經濟規模最大、涵蓋人口最多的區域自由貿易協定之外。經濟部長王美花表示:「要加入RCEP要所有成員國同意,中國一定會要台灣遵守『九二共識 』、『一國兩制』,大家可以接受嗎?」另外對於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王部長樂觀表示:「我們是有很好的準備。」近期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亞太經濟合作會議(APEC)上鄭重表示:「積極考慮加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筆者認為,為經貿發展造福人民,不論RCEP或CPTPP(一是魚,另一是熊掌),對台灣同樣重要,缺一不可。

而「無故」不加入RCEP、CPTPP將重挫台灣發展!RCEP涵蓋中、日、韓、紐、澳、東協等15國,達全球GDP29%(25.6兆美元),更占我貿易總值58%,對比CPTPP由日、加、澳、紐等11國所簽署,達全球GDP13.1%(11兆美元),占我貿易總值逾24%。顯見缺少RCEP的優惠措施,對我經貿發展將是一大損傷。研究顯示,RCEP最快在2021年下半年生效,對我每年GDP的損失高達0.4%,勢必造成產業M型化、企業出走、產業空洞化等危機。 Read more

<超國界法小教室>外籍漁工是勞工不是商品

「勞工不是商品」(Labor is Not a Commodity)。國際勞工組織(ILO)於1944年《費城宣言》即立此核心願景。回顧中華民國勞權演進,從1929年公布《工廠法》;戒嚴時期禁止組織工會及罷工,乃至經濟奇蹟背後廉價勞工;自1984年公布《勞動基準法》逐年擴增適用職業別;1987年解嚴後民運捍衛權益,至今勞權發展之路堪稱成熟。隨經貿發展,我國遠洋漁業聞名全球,除平衡漁獲經濟及兼顧生態外,漁船上更考驗完善外籍漁工福祉之道。 Read more

超低錄取率乃法學教育恥辱

109年度律師高考甫畢,呼籲檢討律師考試制度之改革聲浪又起。「考選制度」對專業人才養成舉足輕重,其中律師考試更是培養法律人才、推動司法改革與法治社會之重點。筆者擔任律師與法律系教師近50年,見證社會解嚴前後致力從「法制」邁向「法治」之改革進程;也目睹我國律師考制自甫解嚴時每年數十餘人考取律師(約1%錄取率),其後長年6%超低錄取率(相較美國各州均逾4成、日本3成、德國與南韓7成等),筆者亦有感而於19年前撰文《超低錄取率,邁向法治社會之桎梏》呼籲改革,直至民國99年考選部方修正相關規則,暫且確立10.58%法定錄取門檻。

然而,就在1成低錄取率尚待繼續改善提升之際,前(107)年考選部卻「突襲」改制,在原先「依比例錄取」(即通過一試前33%,再取二試前33%者錄取)外,以「律師素質不佳」、「分數門檻較客觀」為由要求數項「核心科目」總分另需達400分方屬合格。此制一出,當年錄取率即降至8.58%,去年再遇司法官與律師合一試卷的高標準閱卷衝擊下,降至民國77年來新低(6.12%)。而今筆者再談此題著實感慨:30餘年前若已成功翻轉考制觀念,為大破大立之革新,今天的社會必能別有另一番法治風景;然錯誤考制至今又走回「超低錄取率」桎梏,果真是對法治推動的一大傷害! Read more

從九六老兵的親筆信談兩岸

近日,筆者收到一封從高雄寄來的信,落款「九六老兵」吳OO親筆。緣起於吳先生看了筆者10月5日〈先正視中華民國 再談統一〉投書,特來函鼓勵叮嚀。信中字裡行間念茲在茲國家大事,筆者拜讀再三感觸甚深。

1949年這位25歲軍人隨國民政府遷台,一晃眼已子孫滿堂年近期頤。吳先生於2001年投書香港《開放雜誌》呼籲北京當局溫和對待「中華民國」,扮演「太陽」而非「北風」角色;2018年自掏腰包近24萬元以「中國統一之路」為題刊登聲明於《聯合晚報》頭版,除指出北京當局如欲統一,需回到中華民國憲政體制,並精心設計統一後的國旗及國歌等建議;2019年再投書力主「中華民國」正統性。吳先生畢生為國效勞、關心兩岸發展、執筆針砭毫不諱言,讓筆者敬佩! Read more

再凶再有效率 也不該將法治踩在腳下

據報載,近日有數名台灣地區年輕藝人應大陸央視邀請,於10月1日「國慶」特別節目中演唱《我的祖國》歌曲,演出前行政院長蘇貞昌卻對藝人恫嚇:「我們是自由民主的國家,有些人他享受我們的自由民主,享受健保資源,身為公眾人物,還跑到對岸去唱不適當的歌,國人自有公評。」給了這群尚未登台的藝人一記「政治忠誠度」審查,文化部立即表示,若陸委會認定違反《兩岸人民關係條例》規定,文化部會依法核處罰鍰。演出後陸委會稱「不會任意使用公權力」、文化部也會尊重陸委會決定。筆者感嘆,彷彿我們又回到動員戡亂及戒嚴的年代,可是蘇院長現在已經是民國109年啊,這個蔡總統口中又「凶」又有「效率」的團隊還在乎法治成績嗎?

蘇院長律師出身,走過威權到民主開放,對於「言論自由」的可貴與真諦理應知之最深。言論自由是象徵中華民國在台灣地區從「法制」到「法治」的標竿,我國憲法第11條規定:「人民有言論、出版之自由」,無論言論的內容如何,國家(特別是行政機關)完全沒有權力告訴人民唱什麼歌是「不適當」。20多年前大法官在釋字509號清楚指明:「言論自由為人民之基本權利,國家應給予最大限度之維護」。基此,行政機關對於任何限制言論自由之行為都應戒慎恐懼,除非有明顯而立即危險之迫切公共利益,否則均屬違憲。其中尤以「事前」恣意的言論審查最要不得,蘇院長快人快語的一席話離控制思想言論的獨裁國家「一言堂」政府不遠了! Read more

〈超國界法小教室〉請為「尊嚴死」多留一個選項

對歷經兩次死亡天使敲門、年近80的筆者而言,「生死」一詞挑起的大小記憶,其中有笑有淚,更有不少遺憾悔悟。現代醫療技術快速進步,延命醫療卻未必能讓病人「活著之外也活的尊嚴」。正因如此,當你我遇上難癒疾病又痛苦不堪時,擁有自主選擇何時、以何種模樣從容離世的「選項」便更顯重要。我國病人自主法制雖已耕耘多年有成,現行制度卻仍有諸多限制而使許多病人徘徊於病痛與生死邊緣,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筆者急切呼籲,繼2000年《安寧緩和醫療條例》及2019年《病人自主權利法》(下稱《病主法》),我國應儘速通過《尊嚴善終法》,為病人「尊嚴死」多留一個選項! Read more

一中原則才是活舞台

近日捷克議長率團來訪中華民國,更在立法院裡發表演說,演說的最後仿效當年美國前總統甘迺迪於1963年訪問西德時,為表示對柏林人的支持所言「我是一個柏林人」,因此自稱「我是台灣人」。然而,演講完畢捷克議長也不忘特別強調雖自稱台灣人,卻不認為違反「一中原則」。另外,上月底所舉行的美台經濟合作展望線上研討會,與會的美國國務院亞太助理國務卿史達偉在演說中強調,美國長久以來的「一中政策」並無改變,美國對台灣的主權問題也不會表示立場,會持續與台灣保持友好的「非官方關係」。

兩件事情對於中華民國能見度提升或有幫助,但值得關注的是這兩位「客人」都比「主人」來得清楚,一切的交流與前提仍是建構在「一中原則」之下。不是友邦、也無邦交,嚴格來說依舊是「非官方」的互動與交流。這些交流有總比沒有好,「官方」與「非官方」也不是那麼重要,重要的是交流了什麼;做人也是如此,不是嗎?但假如執政黨藉此誤認互動的本質而「藉機謀獨」,以為外國人們的所作所為均是對「台獨」背書,不僅是對於自我價值與中華民國國家認同之背叛,更把台灣推向戰爭的危險邊緣,領導人該戒慎恐懼而非醉夢於自我想像的「外交泡泡」之中,甚至把歪腦筋動到在國際上作為代表中華民國子民的「護照」之上。 Read more

中華民國 僅此一家、絕無分號、無須加註!

近日兩件事都與「中華民國」有關。其一,外交部去「中華民國化」,在官方臉書輕率明示本月索馬利蘭台灣代表處揭牌因未有「中華民國」國號而認為少了不必要的贅字、感到「酥胡」;其二,筆者重讀去年底清華大學教授楊儒賓所撰《正視國府渡海遷台的日子》一文。

對比之下,兩者對於「中華民國」的解讀與觀感截然不同。在楊教授筆下是一個讀書人對於中華民國近代史的忠實陳述並且替看似落難的「中華民國」打抱不平。

楊教授一針見血指出假如沒有國府四度遷都,民國38年4月,南京遷廣州;10月,廣州遷重慶;11月,重慶遷成都,12月7日經行政院會決定從成都渡過大江大海到台北,歷經比共軍兩萬五千里長征有過之而無不及的南渡至台北,便沒有這部延續自民國35年起制定於南京、象徵中國現代化的首部華人憲法;沒有憲法便沒有「政府組織」與「基本人權」,所有今日習以為常,宛如空氣般的民主、自由、法治,將因中華民國之不存,而無以安傅。國府南渡代表中華民國得以永續,否則中華民國早已是歷史名詞,怎能不銘記在心?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