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清德,像沒有搜索票的違法警察

卡管大戲檯面上的主角教育部長潘文忠終於演不下去,請辭退場。顯然潘文忠已經預料到,法律上教育部完全站不住腳,如果繼續作卡管打手,「身敗名裂」都不足以形容自己的處境。而從行政院長賴清德接力要求管中閔「公開說明」來看,賴清德本人也是「卡管」的幕後黑手之一。

Read more

敬回汪毅夫先生〈一國良制非良策〉

前福建省副省長,現全國台灣研究會汪毅夫副會長〈一國良制非良策〉一文,可說是陸方具有官方身分者就「一國良制」最正式的表態,既可視為對王希哲呼籲馬總統接受「一國良制」的澄清,也不無「作球」,認為「一國良制」主張者應該要把何謂「良制」說得更清楚。

汪文引用魯迅的批評,治病要「好藥方」沒人會反對,但只講好藥方,而不講好藥方是什麼,誰也會「將他褒貶得一文不值」。套用到「一國良制」上,兩岸關係錯綜複雜,真正的困難在於「良制」的標準,程序上又如何決定何為「良制」,如果不能處理這兩個議題,「良制」就等於是一句空話。

Read more

馬關心制度要辦!蔡干涉個案不查?

謝謝陳師孟監察委員,為了辦馬英九,找出了筆者在8年前投書媒體的舊文〈防冤獄,尚方寶劍何時出鞘?〉以該文後來經當時的馬總統加了批註「請王部長清峰一閱並說明」,認為馬英九前總統妨害司法公正,準備約談馬前總統。

首先,在指控馬前總統有無妨害司法公正之前,我們先來還原幾個事實,在筆者8年前的這篇舊文中,實際上舉了二個例子,一是太極門掌門人洪道子夫婦等4人,在22年前遭侯寬仁以「養小鬼」詐欺等理由起訴並遭羈押,洪道子後獲判無罪,並獲冤獄賠償共新台幣18萬元。期間當事人曾向監察院陳情,監察院在民國90年做出調查報告,指責侯寬仁調查未盡屬實、未依科學辦案等9大違失,要求法務部嚴懲。

另一個則是呂新生案,由於檢察官、法官未依法強制上訴,讓呂新生多坐了5年牢,國庫因此賠償了513萬。

以此兩案,筆者要談的是一個「制度問題」:我國冤獄賠償的追償制度有缺漏,應予改進。

Read more

如何看待中共取消領導人任期限制

新華社公布中共中央的憲法修正建議,其中包括了「取消國家主席、副主席的任期限制」。該如何看待?

其實,民主國家的領導人也不見得有任期限制,例如內閣制,總理是間接選出,權力來自於國會席次,就沒有任期限制。而總統制國家,總統由人民直接選舉,通常有任期限制,避免有長期獨大的個人權力存在。

Read more

不是惡因 陳師孟是惡果

這些年來,我和許多關心台灣司法的人最感痛心的事是,台灣好不容易建立的司法獨立已蒙上極大的陰影,特別是當監察委員陳師孟公然恐嚇司法,表示要用監察權去查辦判決不合己意,也就是判決結果對民進黨人士不利,而對國民黨人士有利的法官。這種以「判決結果」合不合意,而非以法官在行使職權有無事實上之不法行為,做為其動用監察權的標準,將明顯構成監察權的濫用。不但破壞了憲法的權力分立原則,更破壞了司法的公正與超然獨立。如此一來,人民在面對司法案件時,尤其涉及政治人物時,都可以很正當的懷疑法院,真的會做出公正的判決嗎?

然而,即便如此,外界解讀,此「反妨害司法公投案」在「反陳師孟」,卻也是不正確的解讀。

Read more

一個國家,良制是原則,兩制是例外

日前,大陸海協會副會長孫亞夫先生投書《人民日報》海外版,強調「和平統一、一國兩制」。我感到好奇,陸方應該清楚台灣不同於港澳,為什麼依然要試圖在「一國兩制」的方向前進?

1991年,筆者以海基會首任祕書長的身分在北京面晤中共副總理吳學謙,當時擔任中共中央台辦祕書的孫亞夫就坐在吳副總理旁邊。吳副總理先提到「一個中國」原則,筆者回應:「沒有問題,因為《中華民國憲法》(和《國統綱領》)就是主張『一個中國』」。吳先生接著又提出「一國兩制」可以適用於兩岸關係,我認為他心中想到了97年之後香港和大陸的關係,因此,我對吳先生回以:「一國兩制」適用於港澳的回歸固然極有意義,但是就兩岸關係而言,「一國良制」應該是更好的選擇。事後我才曉得「一國良制」是經國先生在80年代回應中共領導人的主張。

Read more

民主,還能讓台灣驕傲嗎

陳師孟一席準備要清算法官的講話,讓人瞠目結舌,但更讓人驚訝的是他依然得到了民進黨團的全票通過,1張不同意票都沒有。這表示陳師孟並不是一個個人,他代表的是民進黨內的一種集體價值觀。

三權分立,講究的是互相制衡,沒有哪一權獨大,而今天民進黨卻企圖利用手中的行政權與立法權,去創造一個「太上司法權」,讓監委去騷擾判決不合己意的法官,當行政、立法可以去操控「司法」的時候,台灣的民主就已經變成了一種任期制的獨裁。 Read more

伸張勞權,台灣需有力的勞工政黨

近日《勞基法》修正,許多人感嘆民進黨背叛勞團,許多承諾說到沒做到,給了勞工團體一種過河拆橋、用過即丟的感覺,而蔡英文總統說她是「家境好的左派」,也在網路上普遍被嘲諷。

民進黨在野時喊左,執政時喊右,固然讓勞團失望,但若深究朝野兩大黨的意識形態,就會發現其實台灣兩大黨都是「資方政黨」。

然而問題來了,既然勞工權益如此重要,事實上,全世界,特別是歐洲國家,左派政黨與右派政黨常常也勢均力敵,尤其在北歐國家,以勞權為中心的政黨,反而經常能夠執政。為什麼在台灣,不管政黨如何輪替,都是資方政黨當家?

這中間,有一部分可能是台灣民眾長期受「資方意識形態」教育,而被馴化為較能接受右傾的治理邏輯。但也有一部分是,台灣目前並無擁有足夠實力的左傾政黨,缺乏有實力也能得到社會大眾信任的左派政黨,或者以勞權為核心理念的勞工政黨。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