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2020蔡英文連任總統…

2020大選在即,兩岸關係劍拔弩張,大陸當局取消大陸觀光客來台自由行,讓已萎靡不振的台灣觀光業又面臨另一場寒冬;中國國家電影局接著禁止大陸電影參加金馬獎,而香港電影業也跟進,無疑讓藝術成為兩岸關係交鋒的犧牲品。

在蔡英文2016年當選總統時,筆者擬文公開鼓勵蔡英文應站在前總統馬英九的肩膀上,努力推動兩岸關係的進展,除承認「九二共識一中各表」,更要說服獨派支持者放棄台獨,以確保兩岸和平共榮發展。然事到如今,筆者不僅對蔡總統的期許完全落空,更目睹兩岸關係陷入前所未有的衝突之中。

Read more

沒把握的起訴或上訴,是檢察官的「罪過」

江元慶先生所著《流浪法庭三十年》是筆者近年手不釋卷閱讀的報導文學書籍,其中的司法悲劇讓身為法律人的筆者慚愧,也為司法制度對人民造成的傷害感到無力。以現行法而言,雖有《刑事妥速審判法》與《刑事補償法》分別處理審判時間過久與冤錯案補償問題,但冤錯案的受害者卻絕不僅只有受羈押後獲判無罪者,也包括因檢察官濫訴而心力交瘁的被告(和家人)。觀察近日兩起無罪定讞的刑案,筆者認為,若要減少司法悲劇,須先從刑事案件的起點─遏止檢察官濫訴做起。 Read more

外籍漁工人權問題未解前,談何成功?

歐盟於今年6月27日解除台灣「打擊非法捕撈漁業不合作國家」的黃牌警告,蔡總統欣喜表示:「我們達成了解除黃牌警告的目標!守護年產值400多億的漁產外銷,我們成功了!」然蔡總統似乎高興太早,對於台灣遠洋漁業的亮麗光環背後,至少16000名境外僱用漁工的血淚,竟視若無睹。

Read more

化解送中爭議,關鍵在法治不在兩制

 

香港修訂《逃犯條例》引發的諸多爭議,大致可分為兩類:一、對港府倉促修法的不滿;二、對大陸人權法治的不信任。就倉促修法,港府已宣布無限期暫緩修訂條例;但港人對大陸長期不信任的主因,其實並非兩制本身,而是大陸在實行兩制下是否有追求法治的堅定決心。

《逃犯條例》修訂爭議起因於港人在台涉犯殺人罪,犯後潛逃回港。但香港法院礙於管轄權限制,無法審理境外發生之殺人罪,又因現行條例禁止香港將犯罪嫌疑人移交至「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任何其他部分」,故無法將嫌疑人交由台灣審理。此次修訂的草案擬使香港得個案將犯罪嫌疑人移送至大陸、台灣、澳門。綜觀條例本身,問題或許不大,然為何會引起港人如此激烈反應,其癥結與香港、大陸之間的時代背景有密不可分的關係。 Read more

請問李進勇主委:印尼能,為何台灣不能?

 

月前,印尼政府在台灣及海外多處設下為數眾多的投票所,方便海外印尼人參與印尼大選。印尼,讓國人普遍認為仍是「發展中」的國家,卻有比我們更前瞻的選舉方式─不在籍投票。相比台灣,之前的中選會代理主委陳朝建針對不在籍投票卻言:「明年總統選舉與立委選舉合併舉行,應該是沒有辦法,有困難度。」究竟中華民國的選舉制度還要落後到何時?

試想每次投票:戶籍設於高雄、北漂的大學生要返家投票,首先他必須提早搶購往返北高的車票;接著他必須承受舟車勞頓,還必須在法定投票時間趕至投票所投票。而上述情境若是在行動不便的長者身上,想必又更加艱困不便。 Read more

阿扁保外就醫是法律問題不是政治問題

 

前總統陳水扁(下稱扁)在總統任內涉嫌貪汙,除有5案停審外,已有3案有罪定讞,合併執行20年刑期。按理,扁既未經特赦,應在監服刑,縱使他曾貴為總統,但如今他的身分單純就是受刑人,與其他受刑人所獲待遇理應相同。然雖為受刑人,並不表示就不能獲得適當的醫療照顧。依《兩公約施行法》之意旨:自由被剝奪之人,仍應受合於人道及尊重其天賦人格尊嚴之處遇。故所有受刑人都有權利獲得符合人權的醫療保障。

 

扁自2015年在馬總統任內獲准保外就醫後,迄今已獲第18次展延,理由是基於《監獄行刑法》第58條「在監內不能為適當之醫治」。然究竟何謂保外就醫,又扁保外就醫究竟是法律問題或政治問題,都值得探究。

首先,由監所醫療制度談起,再探討扁保外就醫爭議。 Read more

五四運動百年,究竟帶給我們什麼?

1919年,北大學生因「山東問題」而興起「外爭國權,內除國賊」的愛國運動,「德先生(democracy)、賽先生(science)」兩大價值也被引進。今年,正逢五四運動100周年,海峽兩岸舉辦各種回顧活動,也藉此機會反思五四運動的價值。

邁向5G、AI世代的今日,賽先生已是全球盛行,全球人的生活都難以脫離科學。然觀察世界與兩岸,「德先生」與「愛國精神」的發展又是如何呢? Read more

中選會可以有「愛黨主委」嗎?

國際比賽中,裁判往往被要求必須是「第三方國籍」,就是要避免瓜田李下、「愛國裁判」之嫌。體育競賽都知道要避嫌,民進黨卻硬要強推李進勇任中選會主委,到底動機為何?

李進勇曾經擔任民進黨副祕書長,在扁政府時代當到政務次長,也多次代表民進黨參選。李進勇從進入政壇以來,就與民進黨緊緊綁在一起,與「政黨中立」無緣。而中選會主委並不是一個著重雄才大略的職位,需要的是處理爭議時的信譽資產。李進勇擔任中選會主委,只有「不適任」3字可以形容,不適任的原因與能力無關,而在於中選會主委絕對不可讓選民有「瓜田李下」的感覺。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