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问李进勇主委:印尼能,为何台湾不能?

 

月前,印尼政府在台湾及海外多处设下为数众多的投票所,方便海外印尼人参与印尼大选。印尼,让国人普遍认为仍是“发展中”的国家,却有比我们更前瞻的选举方式─不在籍投票。相比台湾,之前的中选会代理主委陈朝建针对不在籍投票却言:“明年总统选举与立委选举合并举行,应该是没有办法,有困难度。”究竟中华民国的选举制度还要落后到何时?

试想每次投票:户籍设于高雄、北漂的大学生要返家投票,首先他必须提早抢购往返北高的车票;接着他必须承受舟车劳顿,还必须在法定投票时间赶至投票所投票。而上述情境若是在行动不便的长者身上,想必又更加艰困不便。 Read more

阿扁保外就医是法律问题不是政治问题

 

前总统陈水扁(下称扁)在总统任内涉嫌贪污,除有5案停审外,已有3案有罪定谳,合并执行20年刑期。按理,扁既未经特赦,应在监服刑,纵使他曾贵为总统,但如今他的身分单纯就是受刑人,与其他受刑人所获待遇理应相同。然虽为受刑人,并不表示就不能获得适当的医疗照顾。依《两公约施行法》之意旨:自由被剥夺之人,仍应受合于人道及尊重其天赋人格尊严之处遇。故所有受刑人都有权利获得符合人权的医疗保障。

 

扁自2015年在马总统任内获准保外就医后,迄今已获第18次展延,理由是基于《监狱行刑法》第58条“在监内不能为适当之医治”。然究竟何谓保外就医,又扁保外就医究竟是法律问题或政治问题,都值得探究。

首先,由监所医疗制度谈起,再探讨扁保外就医争议。 Read more

五四运动百年,究竟带给我们什么?

1919年,北大学生因“山东问题”而兴起“外争国权,内除国贼”的爱国运动,“德先生(democracy)、赛先生(science)”两大价值也被引进。今年,正逢五四运动100周年,海峡两岸举办各种回顾活动,也借此机会反思五四运动的价值。

迈向5G、AI世代的今日,赛先生已是全球盛行,全球人的生活都难以脱离科学。然观察世界与两岸,“德先生”与“爱国精神”的发展又是如何呢? Read more

中选会可以有“爱党主委”吗?

国际比赛中,裁判往往被要求必须是“第三方国籍”,就是要避免瓜田李下、“爱国裁判”之嫌。体育竞赛都知道要避嫌,民进党却硬要强推李进勇任中选会主委,到底动机为何?

李进勇曾经担任民进党副祕书长,在扁政府时代当到政务次长,也多次代表民进党参选。李进勇从进入政坛以来,就与民进党紧紧绑在一起,与“政党中立”无缘。而中选会主委并不是一个着重雄才大略的职位,需要的是处理争议时的信誉资产。李进勇担任中选会主委,只有“不适任”3字可以形容,不适任的原因与能力无关,而在于中选会主委绝对不可让选民有“瓜田李下”的感觉。 Read more

不用怀疑,蓝绿就是“关说共同体”

桃园地检署爆发关说案件,承受长官压力,坚持不退让的承办检察官说,“希望自己不做让人欺负的绵羊,而要做能够惩凶除恶的牧羊犬”。这是一个有趣的分类,相信大家非常好奇,检察体系内有多少是绵羊,多少是牧羊犬?

从本次桃检的关说案来看,请托/命令的顺序是被告友人→前法务部长→桃园地检署检察长→襄阅主任检察官→公诉主任检察官→承办检察官。

结果很遗憾,4位现职检察官,除了最基层的承办检察官,其他4人全是“绵羊”,全都成了关说司法的共犯,绵羊的比例占了80%。 Read more

陆生有工不能打、有病不敢医,蔡总统有心解决吗?

近日据报导,台大一位陆生因重感冒气管严重发炎而开刀治疗,却因无健保给付花费约8万元医药费。事后虽然台大表示学生的团保与商业保险尚足以理赔,但试想若是更加严重、所需金额更钜的病症,这位陆生该如何应对?这样的困境对陆生而言近乎是天天上演,而陆生所能做的却只能坐等台湾政府愿意正视陆生权益的一天,然而这样的人权保障真的称得上“欢迎”陆生吗?

Read more

速修戒严思维的两岸人民关系条例

1月3日新党主席郁慕明在新党青年委员会,表态愿到中国大陆协商和平统一方案,并表示:“有报导说去谈就要关5年,那就关吧!”2月21日陆委会主委陈明通召开记者会,点名警告郁慕明:“该行为最重可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不要以身试法。”2月25日郁主席已以〈正告陈明通们,中华民国是有法律的〉为题投书。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