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选举,从“一国两制”到“良制一国”

香港1124区议会选举,泛民派大胜建制派。选举过程理性平和,对比选前半年街头暴力冲突,着实令人放心不少。笔者认为,相较两岸近年几近倒退的互动,香港与北京在政治与地缘上的紧密关系,更能对促成良制发挥杠杆作用。如今,香港人民已透过选举表达民意,盼北京能对港民对民主的冀望,在一国“两制”承诺内给予更大空间。果如此,两岸四地共荣于“良制”之下应能水到渠成。

综观1997年香港回归以来,历经2005、2010年政治改革、2014年雨伞运动及今年反修《逃犯条例》争议,有三点值得注意: Read more

开放空间不等于吸菸区

据报载,北市李姓孕妇因邻居二手菸从阳台飘进住处,认为侵害其健康权与居住安宁权,向被告请求赔偿慰抚金。法院认为二手菸已被世界卫生组织列为头号致癌物,且案情超过一般人所能容忍之范围,情节重大,判被告应赔偿原告精神损害1万元。

笔者认为这样一则小新闻,意义非凡!法官对于菸害防制的思维值得肯定,如此普法的判决可以带来的蝴蝶效应,令人期盼。其实,满载笔者43年回忆的事务所旧大楼即将都更,“不得不”于今年6月乔迁至忠孝东路4段新址。虽然不舍,新大楼犹如国际精品般的建筑外观,透过现代化玻璃帷幕交织出优美的建筑线条与设计,近半年来享受明亮、富含美学及功能兼具的新大楼,同事们普遍感到满意。然而这栋通过国际绿建筑认证(LEED)的住商合一大楼,却也有美中不足之处! Read more

当言而无信成为政治的新常态

国道收费员再次走上街头,这次则是要求民进党“兑现承诺”。2016年8月,民进党政府由当时的政务委员林万亿与劳动部长郭芳煜与自救会签下协议,事后林万亿则表示自己不代表政府,仅代表个人,所签署的是“君子协议”,无法律效力…。

外界听到林万亿的说法,脸上只能有三条线。如果林万亿不代表政府,或者说没有得到政府的授权,为何自救会要跟你谈判?这样的执政者,似乎是在玩弄两面手法,要安抚社运团体时,就先派一位官员出来全都买单,事过境迁再说这位仁兄“只代表个人”,这样的做法,未来民进党讲话,还有人信吗?

类似的情形,还有2016年的华航空姐罢工,上任第一天的华航董事长,对劳方诉求照单全收,只求能够结束罢工,事后却对签署的协议跳票,奠下今年华航机师罢工的远因。比林万亿好上一点的是,华航并没有说“董事长不能代表华航”,留下了一点颜面。

信用,是执政者最珍贵的资产,也是推动所有政策的前提。“民无信不立”,如果政府变成放羊的孩子,那么就算可以得逞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之后再怎么说都没有人在乎时,又该怎么办?

这样的困境,当然也会出现在国家领导人身上。2010年的ECFA辩论,当时蔡英文主席说“两岸早收清单项目若放入ECFA,就要绑进10年开放期程,九成项目都要开放”。也就是说,依据蔡总统9年前的论述,如果明年ECFA没有扩大开放范围,就必须终止。

然而,这又遭到陆委会的反驳。陆委会近日声明,有关于ECFA的10年大限,WTO“没有任何决定性的共识与标准。”这产生让人震惊的矛盾,就是9年前的蔡英文与今日的陆委会,两者必有其一出尔反尔,不论是谁,对于政府的诚信,都是重大的打击。

又如陈同佳案,也是同样的状况。在香港反送中发生前,政府三番二次希望香港把陈同佳遣送来台,等到香港反送中成为政治利多,政府竟能180度大转弯,拒绝陈同佳来台投案,直到社会舆论大譁,才表示同意陈同佳来台,但接着,却又制造假新闻说马英九的“律师密友”藉陈同佳案,去香港帮港府反送中解套,所以是“魔鬼”。这种翻手是云覆手是雨、我说了算的傲慢反复,让人叹为观止。

最让人民不能接受的是,民进党在野时痛击“鸟笼公投”,把公投奉若神主牌,于是执政后修法大幅降低了公投门槛,然而,只因去年1124公投过程与结果对民进党不利,干脆大刀一挥,就抹了公投的脖子,修法规定“公投拆大选”。因为依照《公投法》规定,公投要通过必须同意票超过不同意票,且有效票必须超过最近1年总统投票,有投票权的总合格选民数的1/4,换算起来,也是要有将近500万选民出来“投票”,而且是投“同意票”,没有“公投绑大选”几乎不可能有这么多人出来投票。

民进党此举,等于创造了一个比国民党更小的鸟笼、实质地“送终公投”。而更让人讶异的是,当民进党自毁公投神主牌后,当年所有唱公投入云的政治人物,只剩下甫宣布退出总统选举的吕秀莲,还曾苦口婆心地发出异音,说这是“背叛民主”。

凡此种种,皆让人们对于政治的不诚无信,感到错愕灰心。难道,政治就必须是满口谎言?难道,政治就必然是今日之我否定昨日之我,说话不算话?

当然,类似这种在野时反对,执政时转弯,或者执政时赞成,在野时反对的转弯例子,民进党并非特例,国民党也有。

例如国民党在野后,对于《劳基法》修法时,以劳团主张的“两例”,去对抗民进党的“一例一休”。但当民进党的“一例一休”怨声载道,既没有发挥保护劳工的功能,又限制了产业的弹性,现在国民党又来批“暴冲”,也同样自我矛盾。

只是国民党也许皮鞋穿惯了,频率相对较低、情况相对轻微。然而,为反对而反对,为权力而转弯的本质,却是雷同。

当失信成为了政治可被接受的“新常态”,台湾的民主还有前途吗?是为忧,却更期待所有从政者守信。共勉之。

(作者为法学教授、律师)

20191104中国时报

〈超国界法小教室〉别让傲慢与偏见蒙蔽了良知

在生活中我们常不经意为自己与他人贴标签,“民主/专制”、“自由/不自由”等偏见在贴上标签的那刻即产生。近来,从两岸乃至国际都急于以标签评断他人,先是美国总统川普要少数族裔女议员回去其腐败无能的原籍国,被批评为煽动种族主义。另外,因香港反送中争议发酵,两岸间也隐约有将大陆地区概括为“反民主、自由”的趋势,令人担忧。

Read more

翻转民主,才能人人有未来

近日,在笔者大学同学网络群组中,见到同学们相约出游,召集人贴心提及会协助大家申请“秋冬旅游补助”。笔者一方面感动于同学们多年来不间断的同窗情谊,但心中却也升起对蔡政府旅游补助政策的感慨。此政策美其名是嘉惠于民,但其实只是政府的选前利多买票,将人民的钱从左口袋放到右口袋。这样的民主究竟能带给我们什么?

Read more

司法为民,先由热情、良知、本事做起

笔者在《法律人,你为什么不争气?》一书中,提醒律师、检察官、法官、法学教授们,应肩负维护正义与社会关怀的使命。然而,一晃眼本书已出版13年,先不论法律人治国乱象仍未止息,近日,前公惩会委员长石木钦涉嫌未守回避分际,多次与官司缠身友人饮宴之新闻,不禁令人联想公惩会月前对管中闵校长的惩处判决才生波澜,身为“法官中的法官”的石委员长又陷争议,再度减损司法公信力。(参考笔者投书〈超国界法小教室─公惩会赢了管中闵,扼杀了公务员言论自由〉) Read more

〈超国界法小教室〉公惩会赢了管中闵,扼杀了公务员言论自由

管案判决全台瞩目,公惩会认为管中闵担任公职期间曾在《壹周刊》匿名撰写社论,违反公务人员兼职规定且“有碍其职务尊严”,有惩戒必要。判决一出,立刻引起争议。然综观本案症结其实是“公务员是否有匿名投稿的言论自由”? Read more

〈超国界法小教室〉言论自由的真谛

近日全球烟硝味弥漫,不论是中美贸易战的白热化(包括川普命美企业撤出大陆)、日韩贸易恶化及军事情报合作终止、或是始终未解的香港《逃犯条例》争议,都让笔者感触良多。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