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中原则才是活舞台

近日捷克议长率团来访中华民国,更在立法院里发表演说,演说的最后仿效当年美国前总统甘迺迪于1963年访问西德时,为表示对柏林人的支持所言“我是一个柏林人”,因此自称“我是台湾人”。然而,演讲完毕捷克议长也不忘特别强调虽自称台湾人,却不认为违反“一中原则”。另外,上月底所举行的美台经济合作展望线上研讨会,与会的美国国务院亚太助理国务卿史达伟在演说中强调,美国长久以来的“一中政策”并无改变,美国对台湾的主权问题也不会表示立场,会持续与台湾保持友好的“非官方关系”。

两件事情对于中华民国能见度提升或有帮助,但值得关注的是这两位“客人”都比“主人”来得清楚,一切的交流与前提仍是建构在“一中原则”之下。不是友邦、也无邦交,严格来说依旧是“非官方”的互动与交流。这些交流有总比没有好,“官方”与“非官方”也不是那么重要,重要的是交流了什么;做人也是如此,不是吗?但假如执政党借此误认互动的本质而“借机谋独”,以为外国人们的所作所为均是对“台独”背书,不仅是对于自我价值与中华民国国家认同之背叛,更把台湾推向战争的危险边缘,领导人该戒慎恐惧而非醉梦于自我想像的“外交泡泡”之中,甚至把歪脑筋动到在国际上作为代表中华民国子民的“护照”之上。 Read more

中华民国 仅此一家、绝无分号、无须加注!

近日两件事都与“中华民国”有关。其一,外交部去“中华民国化”,在官方脸书轻率明示本月索马利兰台湾代表处揭牌因未有“中华民国”国号而认为少了不必要的赘字、感到“酥胡”;其二,笔者重读去年底清华大学教授杨儒宾所撰《正视国府渡海迁台的日子》一文。

对比之下,两者对于“中华民国”的解读与观感截然不同。在杨教授笔下是一个读书人对于中华民国近代史的忠实陈述并且替看似落难的“中华民国”打抱不平。

杨教授一针见血指出假如没有国府四度迁都,民国38年4月,南京迁广州;10月,广州迁重庆;11月,重庆迁成都,12月7日经行政院会决定从成都渡过大江大海到台北,历经比共军两万五千里长征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南渡至台北,便没有这部延续自民国35年起制定于南京、象征中国现代化的首部华人宪法;没有宪法便没有“政府组织”与“基本人权”,所有今日习以为常,宛如空气般的民主、自由、法治,将因中华民国之不存,而无以安傅。国府南渡代表中华民国得以永续,否则中华民国早已是历史名词,怎能不铭记在心? Read more

从法制到法治是两岸共同的难题

据报载,本月1日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机关报《法制日报》创刊届满40周年,为使报纸名称更能体现“中央精神”,就在这天《法制日报》经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司法部同意,并报新闻出版署批准更名为《法治日报》。自1980年1月1日创刊、深具党国色彩的报纸,在庆祝办报40年之际,将“法制”一词由“法治”取代,虽仅只是一字之别,却让30年来几度期望到失望的笔者,愿意再相信一次,毕竟两岸法治若能彼此借镜、互相砥砺,才是全体华人之福,国家之幸。 Read more

莫因一党独大让民主法治成了脱缰野马

近日接连两周立法院临时会热闹非凡,前有监察委员人事审议,后有《国民法官法》漏夜表决,虽然讨论的内容不同,痛心的是这会期立法院一贯的态度可谓“使命必达”!然而,此现象让笔者细思极恐,难道在一党独大后的民主进步党许多该有的程序正义已沦为不必要的坚持?哪怕只是过场、走个形式都嫌多余,程序正义不复存在,民主已成为名存实亡的口号,我们离独裁还有多远? Read more

致有心无力的蔡总统

许玉秀前大法官投书,指蔡总统于今年3月接见司改倡议团体时,因沟通不良把现任大法官、司法院前祕书长吕太郎找来“喝斥”,引发各界议论,法界譁然。许前大法官对此诧异,没有办法想像如此场景会发生在包括她在内的任何一位前任和现任大法官身上,认为此举显已逾越总统该遵守的“宪政分际”。当天与会的民间司改会董事长林永颂亦表示,“我不是没有看她那么凶过,但当天口气真的很不好”。

笔者拜读投书,内心百感交集,一则对许前大法官的一语中的深表赞同;另一方面纳闷蔡英文身为法律人总统,不可能不知道宪法下总统职权与宪政分际的要求,竟对“现任”大法官呼来唤去、喝斥责备,不难想像近期蔡英文对于国家治理“有心无力”的那分着急。笔者想藉箸代筹提醒总统,您是以817万高票当选的总统,选举的桂冠已经拿到,现阶段最重要的是即刻调整心态、做出成绩,才能不辜负全国无论是否投票给您的人民之期待。 Read more

于情、于理、于法都应让小明回家!

自2月(农历新年假期)至今,部分具中华民国血缘的学童仍滞留大陆无法回台,也就是陆委会主委陈明通口中的“小明”。这些“小明”是台湾地区人民与陆籍配偶在大陆所生的小孩,他们在台设有学籍、加入健保,以居留方式在台湾生活。他们只是在年假期间到大陆探亲,却因为疫情爆发已长达半年无法回台团聚。无论各界如何声援,仍唤醒不了陈部长、苏院长、蔡总统的同理心。日前多位小明的父母至疾管署陈情,看着这些为人父、母的在大热天里高举“防疫不断亲情、两地相思好无情”、“总统部长解禁令、孩子平安回家聚”,让笔者感叹疫情已趋缓到部分地区商务客都能在近期解禁,近日更已开放2238名境外生返台,台湾地区人民的骨肉回台团聚为何仍遥遥无期? Read more

与未知共处,成为无限可能的自己

又到一年一度毕业季,恭喜各位同学完成人生阶段性目标!因为新冠病毒的侵袭,不只毕业典礼有别于以往,校园外的世界也格外动荡不安。全球近八百万人确诊、四十余万人丧命,封境更使经济停滞、企业停业或破产,衍生劳工失业等问题。严峻就业环境、计划被打乱或许令毕业生们焦虑沮丧,但笔者却要鼓励大家:在展开人生新阶段之际,将这份未知及挑战,视为人生的一份礼物!因为身处逆境更可能激发潜力,认真思索人生方向。往年常寄语毕业生,谈到抱持热情、好奇心以及慎始慎终的重要。今年除了鼓励同学积极向上,老师有另外两点期许和祝福,希望与即将踏入社会、面对更多未知和变量的各位共勉。 Read more

香港的事,就是我们中国人的事!

据报载,人民代表大会于5月28日在北京通过关于制定“港版国安法”的决定,未来预计最快6月将正式通过立法,并纳入香港《基本法》附件三之中。2003年,港府曾欲依《基本法》第23条制定国安法,引发港人抗议而未果,此时人大直接制定国安法的决定再次令争议浮上台面。此外,由于《基本法》第39条规定,对香港居民权利与自由之限制,不得违反《联合国两公约》(特别是《公民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这也使外界担忧人大通过国安法会否影响公约所保障之言论、集会与新闻自由等权利,逐渐改变邓小平上世纪对“一国两制”的承诺。

香港1997年脱离英国统治、主权移交北京时,邓小平曾于《中英联合声明》承诺: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现有资本主义生活方式五十年不变。作为与香港比邻、血脉相连的台湾,我们该对此事件高度关注的立场有二:一是基于维护法治与人权的角度,假若人大未来立法确定有侵害法治与人权之虞,则我们应当仁不让与港人站在一起;再者,更重要的是基于同为“中国人”的这层历史、政治甚至情怀因素,使我们比起世上其他国家更该加倍关注港人的福祉问题:香港的事就是台湾的事、更是全中国人的事!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