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2020蔡英文连任总统…

2020大选在即,两岸关系剑拔弩张,大陆当局取消大陆观光客来台自由行,让已萎靡不振的台湾观光业又面临另一场寒冬;中国国家电影局接着禁止大陆电影参加金马奖,而香港电影业也跟进,无疑让艺术成为两岸关系交锋的牺牲品。

在蔡英文2016年当选总统时,笔者拟文公开鼓励蔡英文应站在前总统马英九的肩膀上,努力推动两岸关系的进展,除承认“九二共识一中各表”,更要说服独派支持者放弃台独,以确保两岸和平共荣发展。然事到如今,笔者不仅对蔡总统的期许完全落空,更目睹两岸关系陷入前所未有的冲突之中。

Read more

没把握的起诉或上诉,是检察官的“罪过”

江元庆先生所著《流浪法庭三十年》是笔者近年手不释卷阅读的报导文学书籍,其中的司法悲剧让身为法律人的笔者惭愧,也为司法制度对人民造成的伤害感到无力。以现行法而言,虽有《刑事妥速审判法》与《刑事补偿法》分别处理审判时间过久与冤错案补偿问题,但冤错案的受害者却绝不仅只有受羁押后获判无罪者,也包括因检察官滥诉而心力交瘁的被告(和家人)。观察近日两起无罪定谳的刑案,笔者认为,若要减少司法悲剧,须先从刑事案件的起点─遏止检察官滥诉做起。 Read more

外籍渔工人权问题未解前,谈何成功?

欧盟于今年6月27日解除台湾“打击非法捕捞渔业不合作国家”的黄牌警告,蔡总统欣喜表示:“我们达成了解除黄牌警告的目标!守护年产值400多亿的渔产外销,我们成功了!”然蔡总统似乎高兴太早,对于台湾远洋渔业的亮丽光环背后,至少16000名境外雇用渔工的血泪,竟视若无睹。

Read more

化解送中争议,关键在法治不在两制

 

香港修订《逃犯条例》引发的诸多争议,大致可分为两类:一、对港府仓促修法的不满;二、对大陆人权法治的不信任。就仓促修法,港府已宣布无限期暂缓修订条例;但港人对大陆长期不信任的主因,其实并非两制本身,而是大陆在实行两制下是否有追求法治的坚定决心。

《逃犯条例》修订争议起因于港人在台涉犯杀人罪,犯后潜逃回港。但香港法院碍于管辖权限制,无法审理境外发生之杀人罪,又因现行条例禁止香港将犯罪嫌疑人移交至“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任何其他部分”,故无法将嫌疑人交由台湾审理。此次修订的草案拟使香港得个案将犯罪嫌疑人移送至大陆、台湾、澳门。综观条例本身,问题或许不大,然为何会引起港人如此激烈反应,其症结与香港、大陆之间的时代背景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Read more

请问李进勇主委:印尼能,为何台湾不能?

 

月前,印尼政府在台湾及海外多处设下为数众多的投票所,方便海外印尼人参与印尼大选。印尼,让国人普遍认为仍是“发展中”的国家,却有比我们更前瞻的选举方式─不在籍投票。相比台湾,之前的中选会代理主委陈朝建针对不在籍投票却言:“明年总统选举与立委选举合并举行,应该是没有办法,有困难度。”究竟中华民国的选举制度还要落后到何时?

试想每次投票:户籍设于高雄、北漂的大学生要返家投票,首先他必须提早抢购往返北高的车票;接着他必须承受舟车劳顿,还必须在法定投票时间赶至投票所投票。而上述情境若是在行动不便的长者身上,想必又更加艰困不便。 Read more

阿扁保外就医是法律问题不是政治问题

 

前总统陈水扁(下称扁)在总统任内涉嫌贪污,除有5案停审外,已有3案有罪定谳,合并执行20年刑期。按理,扁既未经特赦,应在监服刑,纵使他曾贵为总统,但如今他的身分单纯就是受刑人,与其他受刑人所获待遇理应相同。然虽为受刑人,并不表示就不能获得适当的医疗照顾。依《两公约施行法》之意旨:自由被剥夺之人,仍应受合于人道及尊重其天赋人格尊严之处遇。故所有受刑人都有权利获得符合人权的医疗保障。

 

扁自2015年在马总统任内获准保外就医后,迄今已获第18次展延,理由是基于《监狱行刑法》第58条“在监内不能为适当之医治”。然究竟何谓保外就医,又扁保外就医究竟是法律问题或政治问题,都值得探究。

首先,由监所医疗制度谈起,再探讨扁保外就医争议。 Read more

五四运动百年,究竟带给我们什么?

1919年,北大学生因“山东问题”而兴起“外争国权,内除国贼”的爱国运动,“德先生(democracy)、赛先生(science)”两大价值也被引进。今年,正逢五四运动100周年,海峡两岸举办各种回顾活动,也借此机会反思五四运动的价值。

迈向5G、AI世代的今日,赛先生已是全球盛行,全球人的生活都难以脱离科学。然观察世界与两岸,“德先生”与“爱国精神”的发展又是如何呢? Read more

中选会可以有“爱党主委”吗?

国际比赛中,裁判往往被要求必须是“第三方国籍”,就是要避免瓜田李下、“爱国裁判”之嫌。体育竞赛都知道要避嫌,民进党却硬要强推李进勇任中选会主委,到底动机为何?

李进勇曾经担任民进党副祕书长,在扁政府时代当到政务次长,也多次代表民进党参选。李进勇从进入政坛以来,就与民进党紧紧绑在一起,与“政党中立”无缘。而中选会主委并不是一个着重雄才大略的职位,需要的是处理争议时的信誉资产。李进勇担任中选会主委,只有“不适任”3字可以形容,不适任的原因与能力无关,而在于中选会主委绝对不可让选民有“瓜田李下”的感觉。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