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们不必忧谗畏讥

管中闵
台大校长当选人管中闵。(中时报系资料)
蔡英文领导的民进党政府对台大的图谋,逐渐图穷匕现,虽然口口声声“适法性监督”,但所提出的“独董揭露”云云,与法规完全无关,如此睁眼说瞎话,台大师生,乃至于台湾社会,应该如何应对?

一个社会,只要有输不起的人,就永远会有争议,所以制度的确定是重要的。大学法的规定很清楚,公立大学经校长遴选委员会遴选出校长后,教育部只有聘任的义务,没有核准的权力。

Read more

马无罪 重新检视黄世铭案

马英九
前总统马英九被台北地检署起诉泄密案,台北地院今(25)日判决马英九无罪。(图/资料照片,赵双杰摄)

 

前总统马英九被控泄密案,台北地院一审判决无罪,无论读者是否赞同结果,判决理由具宪政高度的创新思考,值得肯定。

判决主要理由有二:第一,“马教唆黄世铭向江宜桦泄密”的指控,台北地检署不足以证明教唆泄密的意图与意思表示。此部分无罪,不令人意外。除了笔者3月投书〈北检四论据推不出权斗犯意〉;资深媒体人夏珍更为文直言“起诉书‘罗织’完备,最大的败笔是以‘权斗’动机为论罪基础”。第二,“马口头告知江、罗二人”虽符合泄密的构成要件,但总统得依宪法44条“权限争议处理权”阻却违法。

Read more

不死小强挑战 柯P别小看

罗智强拟参选北市  找年轻发言人玩创意
宣布三阶段投入台北市长选举的前总统府副秘书长罗智强(中)6日公布竞选团队两位年轻发言人蒋丰懋(左)和黎毓(右),盼借重他们的创意活力打造新气象。中央社记者刘丽荣摄 106年8月6日

 

小强和国民党许多政治人物的特质不同。首先,国民党一直有个撕不开的标签:权贵。

柯文哲调侃罗智强是“小强”,罗智强有EQ又有IQ的回应:“我就是小强,而且是不死的小强。”在我的眼中,罗智强确实是不死的小强,他是我指导过的学生,曾当过我的研究助理,加入马团队后,我看着他在政治路上楼起楼塌。常觉得,他像个活着的励志小说。

政二代、富二代也有很优秀的人,但国民党确实给人没有雄厚的家世背景,较难在国民党出头的印象,而工人家庭出身的小强是例外,或者,是意外。由于出身寒微,也让他拥有比别人更多的韧性、勇气与同理心。

Read more

蔡总统就职周年:陈长文》归零和解 携手为台湾前进

归零和解 携手前进
蔡英文总统(见图,本报资料照片)

 

蔡英文总统520就职届满1周年,容笔者野人献曝,代拟讲稿一篇。

 亲爱的中华民国国民,大家好!
去年此时,我在这里宣誓成为中华民国总统,而今天,我并不打算去重复过去1年,执政团队做了什么。

这并不是说,我们的成绩不好,从总体经济表现、进出口数字上扬,台湾并不是像有些人一开始担忧的“地动山摇”。虽然经济成长速度不快,也有人说是国际环境因素,但我们的确是努力在求进步中。

此刻的我最想说的是,我要向全国人民道歉。过去1年来,执政团队有些作为是需要深刻反省的。斗争太多,合作太少,把在野党当作仇敌,把军公教视为异己。

政治纷扰,演变成为整个社会的互不信任,曾经有过的“生命共同体”,如今处处出现裂痕,这一点,我身为中华民国的总统,要负最大的责任。

我想,不只是我,民进党的执政伙伴、在野党的政治人物,以及全国人民,都应该要开始思考,如何放下彼此的争斗,重新出发。

因此,我想用“归零和解、携手为台湾前进”,来谈谈我的520就职1周年。

在接下来的任期当中,我最迫切要做的是三件事:和解、和解、再和解。 Read more

试拟总统国庆讲稿-三会一想 台湾活路

今天是中华民国国庆,在这个中华民国的大喜之日,我想把重点放在“两岸关系”。

首先,我要先说两个对不起。

第一个对不起,是对在台湾的中华民国人民说的,这一段时间,两岸僵持、对立上升,让大家担心了。不管造成僵局、衍生不安的原因有多少个,我说过“政治之道无他,就是承担”。因此,千万责任,我要扛起。所以,我要告诉全体人民,从今天起,我会努力当一个“让大家免于担心的总统”,从今天起,会是两岸新象、台湾再兴的开始。 Read more

【转载】名家观点-红十字会最不该砍

中国时报时论广场谢英士)

新政府上台后,转型正义第一刀瞄准红十字会,立法院已备妥5份废法提案,行政院及内政部也表示同意,废止《红十字会法》看起来是箭在弦上。

针对废法理由,红十字会分别提出解释与对案,也有立委提出修正而非废止法案的提案,但尚未见执政党回应。如果转型正义是为了正视历史、建立更和谐的社会,过程就应该经过充分讨论,否则只会制造更多社会冲突。 Read more

马英九这八年 综论篇》马英九这一课 让历史品味

马英九:服务的心 永不退休
在位8年的马英九总统,19日晚间结束最后一个公开行程,马总统上车后,特地摇下车窗向民众及媒体挥手致意,马政府的时代也正式谢幕。(黄世麒摄)

谈马英九8年的功过,我先说我的结论,我认为马英九“功大于过”。但谈这个结论,我想从一个“反向”的问题问起,来看为什么我觉得马总统功大于过?这8年,马总统做错什么?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