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國界法小教室〉索馬利蘭「建交」事件:從承認到認清自己

9月9日,索馬利蘭共和國(下稱索國)駐台代表穆姆德大使(Amb. Mohamed Omar Hagi Mohamoud)在台北揭牌「索馬利蘭共和國駐台灣代表處」,繼中華民國駐索國代表羅震華公使8月17日在索國首都哈爾格薩揭牌「台灣駐索馬利蘭共和國代表處」後,啟動雙邊關係。

回顧事件始於7月1日,外交部長吳釗燮於記者會宣布我國早於2月26日(4個多月前)與索國外長簽署「議定書」,雙方互設代表處並將依1961年《維也納外交關係公約》處理外交人員禮遇等。記者提問時,吳部長答覆與索國「不是正式邦交,沒有使用中華民國」、「代表處方式最符合彼此利益」、「高度官方性質代表處關係」。而外交部臉書貼文揭牌台灣代表處無「中華民國」,認為少了「贅字」、感到「酥胡」之輿論風波,讓關心超國界法問題(transnational law)、國家定位及兩岸關係的筆者關注此事,爰分享淺見。 Read more

兩岸重開機只需要一個小朋友

民進黨籍的考試委員提名人吳新興,在立法院接受詢答時,坦承「民進黨不是台獨黨」,這可以說是公開戳破了民進黨的國王新衣,接下來考驗的反而是國民黨該如何應對。

一直以來,民進黨的兩難困境是:推動台獨,國際框架不允許;不推動台獨,又會引來基本教義派「背叛」的質疑。蔡英文總統上台後,終於找到解決的方法,她一方面維持「終極統一」、「兩岸一中」的憲政體制;一方面找到機會,就與北京當局互嗆,來讓青年族群覺得民進黨是站在北京的對立面。

除了轉移獨派壓力外,「仇中」對於民進黨,還有兩大好處: Read more

捐款之外,還需要你的同理心

兒童福利聯盟(下稱兒福)自民國80年底成立至今已28年,全台共計29個據點,長期關注兒少人權、協尋失蹤兒童及收出養服務等,對兒少福利有重大貢獻。報載今年11月兒福以新台幣3.7億元,在台北市內湖區購置一整層辦公室,有民眾質疑善款用來「幫忙繳房貸」,因而湧入要求退款的電話。兒福表示北區辦公室年租金近600萬元,還要面臨漲價與搬家的壓力;再者,願意將大坪數近捷運站的建案賣給社福團體者也少。兒福從1998年開始陳報教育部提撥部分所得轉為購屋基金長達21年,終於才在今年得以購置辦公樓層。

據了解,上述兒福事件在理性溝通後已經落幕,但報章媒體上部分情緒性發言和報導卻已造成了傷害,相當令人遺憾。筆者對此感同身受。 Read more

爺們不必憂讒畏譏

管中閔
台大校長當選人管中閔。(中時報系資料)
蔡英文領導的民進黨政府對台大的圖謀,逐漸圖窮匕現,雖然口口聲聲「適法性監督」,但所提出的「獨董揭露」云云,與法規完全無關,如此睜眼說瞎話,台大師生,乃至於台灣社會,應該如何應對?

一個社會,只要有輸不起的人,就永遠會有爭議,所以制度的確定是重要的。大學法的規定很清楚,公立大學經校長遴選委員會遴選出校長後,教育部只有聘任的義務,沒有核准的權力。

Read more

馬無罪 重新檢視黃世銘案

馬英九
前總統馬英九被台北地檢署起訴洩密案,台北地院今(25)日判決馬英九無罪。(圖/資料照片,趙雙傑攝)

 

前總統馬英九被控洩密案,台北地院一審判決無罪,無論讀者是否贊同結果,判決理由具憲政高度的創新思考,值得肯定。

判決主要理由有二:第一,「馬教唆黃世銘向江宜樺洩密」的指控,台北地檢署不足以證明教唆洩密的意圖與意思表示。此部分無罪,不令人意外。除了筆者3月投書〈北檢四論據推不出權鬥犯意〉;資深媒體人夏珍更為文直言「起訴書『羅織』完備,最大的敗筆是以『權鬥』動機為論罪基礎」。第二,「馬口頭告知江、羅二人」雖符合洩密的構成要件,但總統得依憲法44條「權限爭議處理權」阻卻違法。

Read more

不死小強挑戰 柯P別小看

羅智強擬參選北市  找年輕發言人玩創意
宣布三階段投入台北市長選舉的前總統府副秘書長羅智強(中)6日公布競選團隊兩位年輕發言人蔣豐懋(左)和黎毓(右),盼借重他們的創意活力打造新氣象。中央社記者劉麗榮攝 106年8月6日

 

小強和國民黨許多政治人物的特質不同。首先,國民黨一直有個撕不開的標籤:權貴。

柯文哲調侃羅智強是「小強」,羅智強有EQ又有IQ的回應:「我就是小強,而且是不死的小強。」在我的眼中,羅智強確實是不死的小強,他是我指導過的學生,曾當過我的研究助理,加入馬團隊後,我看著他在政治路上樓起樓塌。常覺得,他像個活著的勵志小說。

政二代、富二代也有很優秀的人,但國民黨確實給人沒有雄厚的家世背景,較難在國民黨出頭的印象,而工人家庭出身的小強是例外,或者,是意外。由於出身寒微,也讓他擁有比別人更多的韌性、勇氣與同理心。

Read more

蔡總統就職周年:陳長文》歸零和解 攜手為台灣前進

歸零和解 攜手前進
蔡英文總統(見圖,本報資料照片)

 

蔡英文總統520就職屆滿1周年,容筆者野人獻曝,代擬講稿一篇。

 親愛的中華民國國民,大家好!
去年此時,我在這裡宣誓成為中華民國總統,而今天,我並不打算去重覆過去1年,執政團隊做了什麼。

這並不是說,我們的成績不好,從總體經濟表現、進出口數字上揚,台灣並不是像有些人一開始擔憂的「地動山搖」。雖然經濟成長速度不快,也有人說是國際環境因素,但我們的確是努力在求進步中。

此刻的我最想說的是,我要向全國人民道歉。過去1年來,執政團隊有些作為是需要深刻反省的。鬥爭太多,合作太少,把在野黨當作仇敵,把軍公教視為異己。

政治紛擾,演變成為整個社會的互不信任,曾經有過的「生命共同體」,如今處處出現裂痕,這一點,我身為中華民國的總統,要負最大的責任。

我想,不只是我,民進黨的執政夥伴、在野黨的政治人物,以及全國人民,都應該要開始思考,如何放下彼此的爭鬥,重新出發。

因此,我想用「歸零和解、攜手為台灣前進」,來談談我的520就職1周年。

在接下來的任期當中,我最迫切要做的是三件事:和解、和解、再和解。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