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戰隊駐AIT 不如恢復台美共同防禦條約

在中共機艦頻繁繞台後,報載美國派兩艘軍艦航經台海,且正考慮對台軍購常態化,再加上陸戰隊或進駐AIT,AIT處長梅建華的「台灣有難、美國一定幫」……這對受壓力的國人看來是鼓舞,筆者卻擔心綠營獨派會誤讀。

要保障台灣和平,只有三座標,一是兩岸關係的和緩,只要台灣堅持憲法下的「一中各表,九二共識」(或「兩岸一家親」),兩岸自然會緊密交流,大陸鷹派也不好找藉口尋釁。二是軍事力量,只是兩岸軍事實力失衡愈加明顯。三是國際大局,當前美陸在貿易、朝核、國防、國際秩序等層面展開一波波罕見博奕,北美、歐洲、澳洲也要求中共改變「銳實力」等作法。當戰略板塊位移,對周邊國家與台灣,是機會,也有風險。

Read more

兩岸制度競爭,台灣能說不嗎?

三十一年前,面對陸方「一國兩制」的呼籲,蔣經國總統以「一國良制」回應,認為中國應該要統一在「自由、民主、均富」之下。

客觀實力如此懸殊,以制度競爭,來緩和陸方追求統一的壓力,是台灣最好的安排。不僅可以滿足台人「現時不願統一」的民意,也有最正當的理由,難道大陸同胞,就不應該適用好制度、過好生活嗎?

Read more

兩韓走近兩岸走遠?盼「良制一國,新的開始」

兩韓文金會,高舉「和平,新的開始」;台海卻愈趨緊張,二○一五年兩岸馬習會,我們錯過什麼?

作為全球僅存兩組分裂國家:南韓民眾及朝野期盼統一;但台灣民眾對統一支持度逐年下滑,統獨激化朝野對立。令人困惑:兩韓之間,政經制度差距、敵意,難道小於交流三十年的兩岸嗎?

初探差異主因,一是中華民國的國際生存空間被過度壓縮。二是兩岸交流中凸顯的心理距離,在求同存異、到化異的過程,未及時以制度切磋來正面化解。三是兩岸領導人心態。

要對症下藥、良性逆轉,筆者認為「良制一國」仍是最適解方。簡言之,「先良制」是絕對有益兩岸的「起點」、拉近心理距離根本;「後一國」是以兩岸達成良制為前提,讓人樂於選擇的「終點」。所有中華民族同胞,和平理性追求國家統一在較成熟、良善的單一制度上;過程造福百姓、貢獻國際,漸「心靈契合」。隨良制條件成熟,自主意志前提下,兩岸人民支持的統一,較易水到渠成。

就台灣,蔡政府必須以《中華民國憲法》及《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定位兩岸關係。

就北京,無論九二共識或其他「一中前提」新共識,都須回歸「一中」定義。而胡錦濤主席二○○八年三月與布希通話,新華社稿稱(中譯)「他說,中方一貫的立場是,中國大陸和台灣,應該在『九二共識』基礎上,恢復諮商和對話。他認為雙方都承認只有一個中國,但同意對一個中國的定義留有歧見。」此即一九九一年以來兩岸「對等尊嚴」互動所形成的一中各表。白宮也公開證實。

又如大陸官方近來說,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而台港澳地區「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客觀事實。」一九九一年筆者和海基會同事首訪北京面晤吳學謙副總理,就回應陸方,大陸地區也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大陸、台灣地區合起來才是一個中國;猶記國台辦主任王兆國、唐樹備隨後亦表達「台灣、大陸都是中國的一部分」。只是雙方在談到「中國」時,陸方想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台方想的是「中華民國」,這就是「一中各表」的心理狀態,是「九二共識」的當然內容。

然而實踐上,北京多少程度正視了中華民國的國際存在?國台辦素來忽視九二共識「對等尊嚴」、「各表」內涵,陸方部分人士甚至視「中華民國」為「華獨」;近來還施壓外企、民航業矮化在台灣的「中華民國」,引發美國白宮批評「胡鬧」。北京領導人須知,既堅持一中,就不可抵制「貨真價實」的「中華民國」。

相對地,蔡政府與民進黨,也應嚴肅珍惜中華民國的歷史認同,執政者不能沒有絲毫保留「良制下統一的情懷與可能」,而被批評借殼上市。

若能循良制一國:當大陸往習近平宣示的「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嚮往」前進,而台灣擱置統獨,兩岸各自內政精進外,更要切磋良制;而當北京正視「中華民國」的尊嚴與生存,兩岸外交修睦。果如此,台灣的民意板塊,在全球化時代,自然對兩岸未來形成真誠認同;以大陸如今的「自信」,怎需拖過一代又一代?這才符合北京所說王道以德服人,才是兩岸自己解決問題。

因此,回顧馬習會,馬英九若倡議良制一國,誰說習近平完全不可能接受?馬沒做到,不意味蔡英文就做不到。如今大陸內部布局趨穩、國際格局及地緣政治劇變,蔡總統、習主席,有責任以高遠基點思考這一選項。

稍退半步、坐下來談,回歸國家本質。以良制為新起點,正視「中華民國」為支點,兩岸新路何往,就在轉念之間。請蔡總統和習主席為了中華民族的永續發展為念,則人民幸甚。

(作者為終身志工/海基會首任祕書長)

【2018-05-14 人間福報 1070514】

 

冒進台獨 是以人民為壑

民調長期低迷的蔡總統接受專訪大吐苦水,原來年改、缺電,都是「馬政府沒有提早準備」,成績單不是沒有,只是還沒拿出來。

這樣將責任推諉給馬政府,說服力如何,民眾心中自有一把尺,難以辯駁的是,民進黨的所謂「改革」,代價如此巨大,過程如此粗糙,已經違背了蔡總統選前的承諾。

社會記憶猶新,選前蔡總統被問到許多政策的規畫,言必稱「凝聚共識」,時至今日,民進黨的所做所為,有在乎過一絲一毫的「共識」嗎? 選前的「溝通」與「謙卑」,只是欺騙選票的手段,這才是傷害蔡政府執政根基的原因。

兩岸政策,也是如此。

Read more

當王希哲和馬英九談一國良制

媒體報導,大陸異議人士王希哲作為中共政治局常委的「密使」,拜訪馬英九前總統,傳達「北京希望台灣接受一國良制」的訊息。

說密使,可能性不大。王希哲的立場不等於北京的立場,目前中共把立場踩在「一國兩制」而不是「一國良制」,同時,馬英九也不是現任的總統,說真的,也沒什麼政治上的需要,來台灣和馬英九談「一國良制」。

筆者也偶而往來兩岸,到大陸的時候,如果對方願意聽,會闡述自己的看法,回台灣,也難免把在大陸的所見所聞分享,王希哲充其量就是這樣的一股使命感。但對王希哲認為「一國良制是最適合兩岸關係的做法」,筆者深有「所見略同」之感。

Read more

當人民不再信任政黨之後

民主政治,離不開政黨政治,因為政黨是一個理念的「品牌」,讓為工作、家庭忙碌的選民,可以有個初步的歸納。

譬如說,在美國,如果支持民主黨,大致就是支持高稅收、高福利、槍枝管制,共和黨則相反;而英國的工黨/保守黨,則有左派與右派的差別。總之,政黨的基本原則確定了,就可以擴散到細部的政策上。

而台灣的政黨政治,顯然是以統獨光譜來分類,對於中國大陸的態度,決定了從上到下幾乎所有重要政策。例如對中國大陸友善,就會支持兩岸經貿,就會傾向開放、鼓勵競爭的經濟制度,而主張台灣獨立,就不得不依賴美、日的保護,同時對於與中國大陸的一切接觸抱持著猶豫與敵意。

自總統民選後二十年來,台灣人民一直是以此分類的,但是日前的一份民調,有超過百分之五十二的民眾沒有政黨傾向,而國民黨雖然是支持度最高的政黨,也僅有百分之十九點一,略高於民進黨的百分之十八點一,而第三大黨的時代力量,則是百分之六點二。

是什麼原因,讓每個政黨的支持度都大幅下跌,而讓人民不再信任政黨,在被問到支持哪個政黨時,以留白應答?

筆者以為原因只有一個,就是每個政黨的「跳票紀錄」,都是多采多姿、「罄竹難書」。 從國民黨來看,馬總統的聲望低迷,絕大部分也是來自於「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的不如人意。事實上,「一個中國、各自表述」只是兩岸接觸的一種妥協,並不包括各自對外接觸(否則就是雙重承認了),但國民黨把九二共識講得過度美好,到了執政後,遇到北京打壓國際空間,就顯得有苦難言,這雖仍可說是一個最務實、對台灣最有利的兩岸政策,但卻因為「高期待」,反而有了低滿意度。

民進黨的故事顯然是反過來,選前舉起「台獨」大旗,「我是XXX,我主張台灣獨立」,在野時一切逢中必反,鼓勵了台獨支持者的情緒,結果執政之後,除了耍耍嘴皮以外,能夠做得跟以前一模一樣,就像陳前總統說的「做不到就是做不到」、「不能騙自己也騙別人」。

而民進黨除了在兩岸政策消風,在勞工、能源議題上,也一再破功,這當然會讓支持者失望。

至於第三大黨的時代力量,顯然是「素人從政」之後,當家才知柴米貴,才感受到廚房的熱度。作為公民,可以高舉理想的大旗,把標準提高到聖人乃至神人的程度,但是掌握權力之後,就也要接受「聖人標準」乃至於「神人」的檢驗。黃國昌罷免案的同意票遠高過不同意票,受人奚落,即在於此。

但是,一個政黨不好,可能是那個政黨的問題,每個政黨都不好,那就有些有趣的原因了。為什麼每個政黨寧願政見跳票,也要在選前高畫大餅?是不是他們知道,選民就吃這套,寧願當選被罵,也不要落選被笑?

還是要回到,民主政治,離不開政黨政治。「選人不選黨」是一句空話,因為選民的注意力是有限的,能夠記得總統、自己市長的候選人已經不容易,誰能記得所有立委、自己縣市所有議員的名字,試問,多少人知道自己的里長是誰?

除了像馬英九、柯文哲這種個人魅力破表的少數外,絕大多數的政治人物,都必須歸納在政黨的座標之外。

與其對政黨不支持、不信任,不如發展一個,好的、誠實的政黨可以生存有土壤,一個說謊、毀諾的政黨會受到懲罰的環境。

政黨政治,在今日此時,仍然是民主的必要元素。

(作者為終身志工)

2018年02月14日人間福報

 

失了人權心 人權之衣也將毀

有一位慈善家,走到哪裡都受到人們的敬愛。他的一位鄰居希望能和他一樣受人尊敬,於是買了一件和慈善家一模一樣的衣服穿著上街,但大家對他還是不理不睬,他很生氣的咆哮:「我和慈善家穿的一模一樣,為什麼你們還是不理我。」這時,一位長者告訴他:「我們敬愛的是慈善家的心,而不是他的衣服。」

從一九八七年解嚴後,這三十年來,中華民國的民主不斷進步,而所謂的「進步」,其核心的指標,就是我們對人權一天比一天的重視。我們不只是民主國,更是「人權國家」。

然而,我們現在還是「人權國家」嗎?在政黨輪替後的這二十個月,我擔心,也愈來愈沒有把握。這麼說吧,我們即便還不能說是「非人權國家」,但我們對人權堅持的信念,卻一點一點在流失中,繼續下去,我擔心,有一天,我們回頭一看,會忽然驚覺,我們已成了一個不講人權、不在意人民自由與尊嚴的國家。

這些擔憂,並不是無所本的。 Read more

沒有藍圖,人民當然「茫」,該覺醒了

二○一七年即將到了尾聲。《聯合報》選出今年的年度代表字為「茫」。這一年,整個台灣「從內到外」都「茫茫然」,我覺得「茫」作為今年的代表字十分貼切。

台灣的民主曾經是世界人人稱羨的制度。解嚴三十多年過去,人民也漸漸體會到民主的優點與其局限。透過定期選舉,人民能夠用選票「換人做做看」,展現責任政治,是民主的優點;但當政黨只有選票的藍圖,沒有施政的擘畫時,民主理想中選賢與能的功能也就沒辦法落實。討好各方的結果,政策反覆,讓人民「無感」,也讓人無所適從。這就是為什麼人民「茫」的原因。

Read more